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浅析微博“自我净化”功能的利用和提升

2011年08月07日 20:4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海威、范以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朱海威 范以锦

去年12月6日发生于微博的“金庸被去世”事件,兼具时效性、重要性、显著性等新闻价值要素,所以,作为一条爆炸性新闻,短时间内在微博上大范围传播。事后证明,这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假消息。

然而,我们不能因为看到微博“传谣”的消极方面,就否定微博的积极作用。在微博这个舞台上,真相和谣言的角力在不断上演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发现谣言被无数理性的微博客用确凿的证据和雄辩的逻辑击溃的情况,从中看到微博“自我净化”功能正帮助真理赢得胜利。我们应培育和利用好这种“自我净化”功能,并不断提升,使微博能在有序地推动社会的进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自媒体人辟谣彰显微博“自我净化”能力

在微博这个140字的平台上,发生过许多诸如“宜黄血拆”等重大战役,有些事件极有可能被某些不当权力所封杀,成为外人无法知晓的黑幕。微博上的不少战役,其实是真相的胜利。毫无疑问,微博有积极意义,但微博上一旦发生“谣言”大范围传播的消极情况时,对微博的非议则接踵而至。其实,微博平台的开放性决定了参与者的多样性,不论有意还是无心,言论水平的参差不齐和真伪差异难以避免。在这些纷繁的言论中,许多有社会责任感的自媒体人也会自觉地协同作战,共同抗击谣言,创造一个良好的微博环境。略举两例——

1.“金庸被去世”——一个言论浪花的起落

去年12月6日晚8时左右,“金庸去世”消息引爆了微博。半小时后,凤凰卫视主持人闾丘露薇通过微博透露,金庸昨日曾出席树仁大学荣誉博士颁授仪式,同时她批评造谣者“太不专业”。随后有香港记者打电话求证,据悉,金庸先生正在吃晚饭,对于去世的假消息,老人家并没有生气。

这条消息从出现到被澄清,总共不超过一小时,这是微博里一个浪花的起落。“起”是微博这个高度自媒体的“自由传播”,而“落”是微博的“自我净化”。随着这条消息被认定为谣言,用户们纷纷在第一时间删除了与此相关的微博。许多之后登陆微博的人,已完全见不着这个消息的踪影,浪花起落间,言论的大海又恢复了平静。

2.日本大地震——微博成为谣言过滤器

2011年3月11日13时46分,日本发生里氏9.0级地震。微博成为第一时间发出声音的媒体,从东京发出的Twitter消息数量瞬间达到了每分钟1200条。许多在地震现场的群众通过微博开始现场直播,向网民传递日本地震的最新消息,一时间“日本地震”成了国内各大微博的头条关键词。在这些海量的信息中,许多是未曾得到求证的,一些微博使用者自觉承担起了揭露不实消息的责任。比如,在地震发生的当天,当时核电站并未发生爆炸,但有人却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号称“日本核电站发生爆炸”的视频,一时间大量转发。而随即就有人指出,这是日本某地一个炼油厂发生爆炸的视频,并非核电站。约一个小时后,微博内所有关于这则视频的消息都变成了“日本地震后炼油厂爆炸”,谣言成功被击破。3月14日有微博消息称日本自卫队直接进入反应堆核心,以手工截断控制棒的12人已全部死亡。其他微博用户纷纷指出,国际各大通讯社和日本各大媒体均无此报道,消息并不可信。随后“微博辟谣”不仅在官方发表了辟谣声明,还给用户发了私信,以提高辟谣的力度。在随后的抢盐风潮中,微博大众不断转发有关“中国食盐库存充足”和“盲目补碘无助于防辐射”的辟谣消息,与传统媒体一起形成多渠道、大面积的辟谣舆论。《新周刊》的官方微博在3月16日发表主题为“谣言粉碎机”的微博,罗列了日本地震以来的5条谣言消息并进行纠正。

在大灾难面前,信息爆炸般涌出,而微博作为一个开放的、参与度极高的平台,正好让各种信息得以接受大众的检阅。大众互补性的微观知识通过参与微博形成了一个宏观上完备的知识体系,因此,虚假与非科学的谣言在它面前难以遁形,微博像网一样,对谣言进行强有力的过滤。

微博的“自我净化”功能是怎样实现的

那么微博的“自我净化”功能又是怎样实现的呢?它的使用主体是“意见独立”的人,它的载体是“开放且多元”的互联网,微博的“自我净化”功能则受到人类社会生态系统和互联网特性的双重影响。

1.微博生态会受到人的社会生态系统的影响

美国社会学家查尔斯·扎斯特罗把人的社会生态系统分为三个层面:微观系统(micro system)、中观系统(mezzo system)、宏观系统(macro system)。微博的生态系统与此类似,微观系统对应着个人用户,中观系统对应着一个用户的粉丝群,而宏观系统对应着整个微博生态。

我们不妨对一个谣言的产生过程进行分析。首先,谣言产生于位于微观系统的个体,某个人发布了一条谣言;随后,谣言在中观系统传播,即该用户的粉丝全部可以看到这条谣言消息,然后部分粉丝对这条信息进行转发,于是谣言进入粉丝群们的下一级中观生态系统,谣言在循环中扩散到整个微博的宏观系统。

可以看到,在谣言到达宏观系统这个过程中,它要经历一个“二级净化”过程。第一级发生于从微观系统进入中观系统的过程中,即谣言发布者的粉丝群对谣言的真伪进行辨认。可以预见,这一级净化能力的大小与该用户粉丝数量有关。一般来说,粉丝越多,知识互补性越完备,对谣言的辨识能力越强;粉丝越少,谣言越难被攻破。但是这里却存在一个相反情况,就是当谣言发布者信任度极高时,粉丝群容易忽略对信息真伪的判断,谣言的传播阻力较小;而且,发布者的高信任度往往伴随而来的是数量庞大的粉丝群,这又造成谣言的传播范围广。第二级净化发生于中观系统的循环中,即谣言在离开微观层面之后的每一次转发,都会进入一个新的中观体系之中,接受新的检阅和监督。在这个范围内的参与人数极大,成分多元,知识互补完备,专业领域意见多。所以这级发生的净化,次数多、范围广,净化能力十分强大。倘若第一级净化没有完成或造成反作用的,第二级净化能以强力出击,完成辟谣。

2.微博作为自媒体人多元参与的平台,大家平等享受发言权,在无数点对点的传播中总会有人出来澄清是非

自媒体一说来自于美国作家丹·吉尔默(Dan Gillmore)提出的journalism 3.0的概念,它指的是网络点对点(peer to peer)的传播方式,加上分享(share)与链接(link)的两大特性,由此受众不仅仅是被动、单向地接受媒体所“喂食”的新闻,也可以主动成为新闻传播者"。2002年journalism 3.0正式被叫作“We Media”,解释为“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由普通大众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他们本身的新闻的途径。”#

微博某种程度是“We Media”一词的中译,它是目前最典型的自媒体,相比以往的互联网平台,它更具吸引力。首先,它是多元化的参与平台。任何会使用互联网的人,都能注册微博账号,与所有微博客一起平等享受发言与浏览权利。这与传统媒体的言论精英化相比有着显著的草根性,是一个多元化的参与平台。其次,个性化的传播内容。微博上的传播是以“自我”为主体的传播,许多微博客习惯于分享身边发生的事;就算是对公共事务的关注,也是以“自我意见”为表达形式,形成各种不同的公共意见。相对于传统媒体的议程设置和舆论导向,微博的传播可谓个性化十足。再次,它有轻松的参与形式。微博虽有140个字的单条局限,却提高了受众的参与度,相比博客来说,家常琐事也完全有理由编织成“围脖”,而不需要面对博客长篇大论的压力。第三,自由化的传播模式。微博的传播主要由“转发”承载,一条被人认可的信息,可能会被多次转发,而每一条转发的信息就会被更多的人所看到并认可,依此形成第二波转发、第三波转发……如此循环往复,信息得以被大众知晓。这样的转发十分自由,完全根据受众的兴趣来完成一波又一波的传递。“金庸被去世”的事件正是在短时间内被无数波层转发传递,形成巨大的传播面积。相比传统媒体的大众化传播,“点对面”的单向模式在微博中被无数“点对点”的传播所取代。如此,“多元意见”和“自我意见”的共同作用削弱了“沉默的螺旋”理论的效果,意见的单极化难以形成;而“点对点”形成的传播网使得总会有人出来澄清是非。

3.谬误和真理得到同等传播,真理在自由的讨论中越辩越明,这与人类公认的生存法则“优胜劣汰”有相似之处——“真胜假汰”

自媒体的最大特性在于“自主”,即非组织性的传播形式。微博“自我净化”的动力同等程度上源于“自主”。微博只是工具,传播谣言与辟谣的都是微博的使用者,南辕或北辙的差异是他们在自我价值观和知识构成范围内判断信息“正确或错误”的自主实践。因此,在这个开放的言论市场中,既然有传播谣言的人,必定有看破谣言的火眼金睛。微博是一个观点的大市场,它的生存法则与人类公认的生存法则“优胜劣汰”有相似之处——“真胜假汰”。真理会在验证后得以留存,而谣言在短暂的生存之后,必然被抛弃无踪。

从理论层面来看,英国的约翰·密尔顿在《论出版自由》一书中最早提出“意见的自由市场”理论。他认为真理在自由的讨论中越辩越明,谬误将自动被淘汰。

事实上,相比密尔顿时代所提出的“意见自由市场”,微博是一个扩大了无数倍的意见市场。它打破了传统媒体承载的局限,有着更直接、更广泛的参与性。按照密尔顿的理论,我们可以探究出这样一个逻辑:真理之所以能战胜谬误,是因为真理被辨明的力量远比谬误传播的力量要大。那么,在这个扩大了无数倍的微博意见市场里,谬误的传播力量不可否认也被扩大。但更重要的是,真理的辨识度相应被无数倍扩大并远远大于谬误的传播力量。

从实践层面来说,首先,微博上发起的话题会有各个不同阶层和观念的人参与,每个话题都会形成多元化的解构,在传播中事件的细节得到多方面与多角度的构置,再形成一个完整的事件概况。在这个形成的过程中贯穿始终的主体就是不同言论之间的互补和纠正,也就是说,事件在传播中的多方解读让其更接近正确与真相。此外,微博架构于拥有海量信息存储能力的互联网,绝大多数微博内容得以长期保存,这就为言论对错提供了宝贵的证据——所有言论均记录在案,狡辩在这里已经失效,事实与逻辑才是唯一证明。

从经验层面来看,中国网民有着良好的“质疑”传统,自媒体人中不乏专业领域的高手。比如陕西华南虎事件、云南躲猫猫事件等,都是起源于网民的“质疑”,并通过多方面、多角度的分析,推动揭开事件真相的进程。

加强引导,提升微博“自我净化”功能

我国正处于深刻的社会转型期,复杂的形势和多发的矛盾让政府管理负荷重重。在当前形势下,微博上谣言的传播可能对社会形成不良的影响,因此,我们不能因为微博有“自我净化”的功能而对其放任不管。我们应对微博的“自我净化”能力加以利用,加强引导,建立一个自觉自律为主的自媒体规范,为政府减负,为社会谋稳。

1.保持微博的开放性,倡导多元意见交流

微博以其平民性给了广大受众一个积极参与的平台,以其开放性给了大家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正因如此,微博一次又一次推动了事件的公平正义和民主参与。可见,微博可以成为建设公民社会、推进我国法制与民主进程的重要渠道。而微博上谣言的传播,又让人开始对其开放程度产生担忧。

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事实是,谣言经常是出自某个利益集团牟利的武器而非民众愚昧的产物,如蒙牛和伊利的公关大战。当舆论监管凌驾于多样化的意见市场,最有可能的就是对掌握舆论监管权的集团有利的声音成为主流。如此一来,多方的意见不复存在,被单向的主流舆论取而代之。假若监管权一方无法正确区分谣言,甚至,有意歪曲事实,那么就可能出现谣言的“合法化”传播。在这种情形下,信息的纠错机制早已失效,谣言传播真正肆无忌惮,毫无阻拦,极有可能对社会造成无法控制的混乱。

所以,真正能避免这种情况的正是开放下的言论市场里多方意见的存在,这才能避免出现信息单极化的趋势。这就要求保持微博言论有较大的开放性与自由度,本质上是把信息置于所有参与者的监管之下,每个人都是监管者,每个人的言论却又受到他人的监管。

2.保持微博的实时性,提供“即时纠错”渠道

微博的便捷性让现场声音得以第一时间传达,而这个难能可贵的实时性来源于微博的较为宽松的环境。不论是发布还是评论,让意见得以即时碰撞效果明显。当谣言发出,广大受众能第一时间指出其失实或错误,辟谣人角色无需彩排和等待,即可立即投入。谣言的纠正,越快越好,若能扼杀在第一级净化体系,谣言也就无法成为谣传。

3.倡导道德型自律,也需规范型他律

微博的言论没有传统新闻界的行业规范与约定俗成的规则,责任意识比较淡薄。微博言论绝大部分是基于自觉自律的个体行为,因此人们把网络道德称为“慎独型道德”$。“君子慎独”原本是指做人时时、处处、事事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在众人面前或自己独处的时候也是这样。这里即指网络的匿名让每个人都像是“独处”的状况,应该以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道德的自律还需结合他律做保障,比如技术上对一些不雅词汇进行过滤与屏蔽;规范上对发表触犯他人利益或违法的言论出台惩罚措施;运营商组建专业的辟谣团队,对可疑的言论进行确认,比如新浪微博里成立了官方账号“微博辟谣”,粉丝已经达到15万之多。3月19日,央视新闻频道播出了“微博谣言”的专题新闻,新浪微博辟谣小组解释了谣言如何产生和清除,他们的辟谣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果。

4.培养自媒体意见领袖,提升自媒体人的媒介素养

许多传统媒体都开设了官方的微博账号,其中有焦点访谈、南方周末等影响巨大的传媒,他们的微博粉丝数目多,转发率高,容易成为自媒体中的意见领袖。这些媒体因为有行业责任,信息求证渠道广,传播谣言的概率极低。自媒体人在发布或转载微博过程中,应多向这些意见领袖学习,提升自己的媒介素养,多些质疑与求证的精神,这无疑对提升信息真伪辨别力、减少微博谣言流传有莫大好处。

微博作为典型的自媒体,本身拥有强大的自我净化能力,再加上微博用户日益提高的自律精神,完全可以避免成为谣言的温床。如果我们继续给微博一个开放的环境,引导其良性发展,将其“净化”能力培育壮大,这里一定可以成为淬炼真理的钢厂。■

(作者分别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注释:

①高欣:《寻找Web2.0时代自媒体的把关人——看自媒体背景下的把关人》,《价格月刊》2009年第8期.

②叶捷思:《浅论”自媒体”的法律规制》,《法制研究》2009年第11期.

③钟瑛:《网络传播伦理》,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责任编辑:袁训会] 标签:媒介素养 自主实践 新闻价值要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