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

603
2012.10.11

导语:10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此为中国首次就司法改革问题发布白皮书。毋庸置疑,自改革开放后,中国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恢复重建了司法制度,制定和修订了一系列基本法律,几十年的成就有目共睹。但司法改革并没有终点,仍然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详细][网友评论]

司法改革
东南汽车特约关注

在中国法治化的进程中,司法改革历来都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被民众寄予了太多的期许。其效果如何,不仅成为评判司法质量的重要因素,更成为世人衡量法治水准的重要指标。

司法对公民个体影响无处不在、无微不至

10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该白皮书旨在“全面、系统”地向国内外介绍中国司法改革的情况及所做诸项工作,申明“中国致力于推进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态度和决心”。以白皮书的形式直面并综述中国的司法改革问题,是为对法治中国理念的又一次重申,尤其是在文中大篇幅论及人权保障等内容,对司法改革而言,是总结,更是督促。

司法之于普通公众,多数时间或仅是诸种宏大主题之一,而深究其社会肌理则不难发现,司法对公民个体之影响,无所不在且无微不至。可以说,司法改革于中国法治进程而言,是具体制度的渐进推演,更是普遍社会心理的点滴变迁。不独那些引来热议与围观的个案值得倾注心力,整个司法领域所正在进行的诸项变革,实为公民关心国家走向与个体福祉不可或缺的一端。[详细]

司法与整个国家的发展与命运从来一体

司法与整个国家的发展与命运从来一体,中国的司法改革几近同步于1978年以来的这场事关整个国家走向与未来的改革开放历程。一路走来,倾注了几代法律人的智慧与心血,念兹在兹,不乏坎坷与颠簸,更没有理由停顿。制度建设之于司法改革,事关权力合理配置的努力仍须继续。

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在改革的目标方向上已形成了广泛的社会共识,就是保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建立公正高效权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为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提供坚强可靠的司法保障。[详细]

中国司法在实践中还存在诸多问题

进入社会转型期的中国也面临更复杂的利益冲突和矛盾纠纷,在整个国家政治体制改革尚未到位的背景下,单兵突进的司法改革显然难以承载全社会的正义期待。尤其是近年来,一系列被舆论放大后成为影响性案件的个案,背后折射出民间对司法运作现实的不满,以及对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的诉求。

司法改革的启动与推开,其逻辑起点与依归在于清理和修正旧有司法体系中不适应国家政治进步、经济发展的理念与陈规。司法改革现有进展的得来,其难易程度,公众亦于此时代中作了同步见证。是改革便一定有阻力,更何况司法制度的改革关涉国家权力的核心配置与运转,诚如10月9日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所言,存在着诸如“不愿意放弃权力”以及“在改革中扩张权力”等问题。[详细]

10月10日,备受关注的重庆彭水县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转发负面微博被劳教申诉案在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而劳教制度改革也是整个司法改革中最令人关注的部分之一。

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志铭看来,十年来,中国法治的主线唯有一条:限制公权,保障私权。

限制公权:“真刀真枪”地监督制约权力

十年间,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法院全面实施量刑规范化改革,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不再像“橡皮筋”一样松紧由人;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就可以委托辩护,控辩双方力量更加均衡;建立刑罚执行变更的同步监督机制,防止缓刑、假释和保外就医在执行时与不服刑、提前释放画等号……

除了这些进步之外,仍有一些制度继续改革,譬如劳教。早在2004年,在要求改革或者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议案上签字的全国人大代表即达到420名,占总代表的十分之一。2005年初,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取代劳教的“违法行为矫治法”列入了当年立法计划。但是,草案发给各省、各部委及相关部门征求意见时,阻力颇大。

推进司法改革的动因,本质上是现行司法还不能完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正义需求,现实中司法力量的相对软弱、司法权威的相对匮乏,并不能很好地发挥其保障人权、制约公权、维系正义的功能。因而,司法改革的最终目标,就是通过司法体制的更新,以公正、权威而有效率的司法来满足人民的上述正义诉求。[详细]

保障私权:尊重人权是最基本的法治理念

2003年的农历正月初七,27岁的湖北青年孙志刚背着两个大包离开老家,千里迢迢奔赴广州打工。在广州收容遣送站,他被8名收治人员殴打致死。这个陨落的生命成为中国法治进程中的一个加速器。2003年6月20日,《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40天后,饱受争议却实施20年之久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孙志刚用一种壮烈的方式将“公民权利”带进了百姓视野。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司法改革白皮书”全文逾1.8万字,而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篇幅落脚于“加强人权保障”部分,人权保障之于中国的司法改革,实为一个渐强的音符。2004年“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2007年《物权法》通过实施,2012年的刑诉法修改,直接指向人权保障目标的多项理念与制度成为国家意志。其中,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终得成为法律原则,中国的刑事司法对非法证据排除的努力得到体现,以及在保障律师辩护权方面与《律师法》进行的辩护权细则对接,“提升人权保障力度”方面的个中进展得到司法改革领域专家的积极评价。[详细]

2007年,历经八次审议的物权法草案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会上高票通过。而物权法也被视为“私权保护神”。

一个独立和高度职业化的司法界可以成为民主不沦落为多数人暴政的前提条件。

以司法职业化履行运送正义的使命

中国的司法之所以无从履行运送正义的使命,不是因为它的职业化,恰好是因为它的非职业化。所谓司法职业化,要体现在许多方面,比方说,真正把司法权力当做不同于行政权、立法权的特殊权力。

首先,行使这个权力的人,应该具有良好的专业训练,具有精湛的法律思维和法律分析能力,以及运用法律回应社会需求的能力;第二,我们需要努力地让司法权力能够独立运行,不仅是说法院要独立于外部干预,也要在内部设定规则,保证每个法官的独立,这个时候就要分析法院内部的权力运行、权力架构应该怎么去设定。

法治要求不同的司法机关,公检法相互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是职业化的。同时律师在这样一个职业化的过程中,也能够特别深入地参与。所以,随着法律职业化的提升,律师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这对于最大程度保障公民权利是特别重要的。[详细]

以司法独立制约权力的滥用

如果一国的司法缺乏必要的独立性,那么期望司法权能够公正地行使也是徒劳的。温家宝总理在9月14日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就提到了有关“司法独立”的问题:坚持依法执政、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是党领导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宪法和法律是神圣的、至高无上的,具有任何人必须严格遵守的不可侵犯的力量,是执政和治国的基石。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尊严、权威,坚持司法独立和公正,是依法执政、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

“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司法改革的价值取向”,而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在抛却“人治”迷思之后,所必须直面的是,怎样的司法权力配置与程序运转,才能实现具有法治意义的正义目标?白皮书第二部分所涉及的司法权力配置问题,是司法改革最本质的问题,是司法改革的深水区,也是未来司法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司法的运转需要更加尊重专业知识、遵守程序规则,司法各端“分工负责、相互制约”尤待更进一步的制度明晰。[详细]

让宪政变成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

现在中国的法律内部混乱、冲突,规则不清晰、不明确,权力的行使不受限制,这也使得政治变得混乱。不仅老百姓没有预期性,权利常受损害,政府的权威也无从确立。比如说,如果新上任的官员是一个很糟糕的人,老百姓会觉得我们倒霉了;如果来的是一个有能力又廉洁的人,就是上天给的福份,如此,命运就变成一种偶然的因素,而不是通过民主和法治使得官员的行为都依照法律的规范。

或许这是一个由前法治状态向法治状态转型的阶段性状况,但还是需要更大的诚意来改变现状。无论官员还是国民,都要追求法治、宪政、民主,而不是将这些当作幌子、当作应付压力的东西或一种工具。宪政不是高高在上的,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如果我们能够容忍冲突、差异,尊重不同的东西,而不是趋同上级,那么这种文化观念就会使宪政的实现水到渠成。[详细]

2012年9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清华大学演讲说:“……宪法和法律是神圣的、至高无上的,具有任何人必须严格遵守的不可侵犯的力量……坚持司法独立和公正,是依法执政、依法治国的根本要求。”

西方谚语谓“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法治罗马城的建设恐怕更要费尽移山心力,但从长远来看,法治已经是中国的不归路。

法治天下:现代国家不可或缺的公共愿景

纵观以往的司法改革举措,更多地体现为渐进式的增量改革,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很大程度上局限于司法系统本身,难以超脱现有司法体制的桎梏而发生质变的效应。时至今日,司法增量改革已越发接近自身功能的极限,更加趋向于体制性的蝶变。直面司法改革论争,凝聚朝野上下共识,在以往增量改革的基础上,寻找司法体制改革的突破口,乃是今后中国法治建设必须要趟的“深水区”。

中国首次以白皮书的形式总结司法改革问题,此处所标注的,注定只是一个再出发的节点。实践将不断发展,司法改革仍旧“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司法正义与“法治天下”,不独为法律人的职业理想,而已然是现代国家不可或缺的公共愿景。或谓庆幸的是,人类文明历程中那部分“最不坏的”理念,正在与这古老国度实现着对接。由“依法治国”写入宪法所开启的这段“兴法治而弃人治”的征程,已然无法阻挡,且不会停歇。[详细]

期待以司法改革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司法改革的关键有两项,一是从根本上实现宪法赋予的司法机关独立行使职权的原则,二是通过大幅提升司法机关的政治地位和宪法地位来树立司法权威。司法机关独立行使职权是宪法的基本原则。无司法权最终对法治的守护,法治必将成为溃决的堤坝和无牙的老虎,其是无法阻拦“权力”这只洪水猛兽的。

司法机关独立行使职权原则与民主制度是同时诞生的,也是民主的内在要求,它具有普遍性的价值。环顾现代法治国家,在政府体制上虽有议会内阁制、总统共和制、委员会制之别,在议会体制上虽有一院制、两院制之分,但在坚持司法机关独立行使职权原则上却有着惊人的相似。这不是偶然的,根本原因在于,无论是具体纠纷的解决,还是权力分工制约的需要,都要求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职权。

以司法为中心设计国家法治和长治久安的框架,这是政治体制改革代价最小、成本最低的一种路径。而司法改革亦能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口。[详细]

司法正义与“法治天下”,不独为法律人的职业理想,而已然是现代国家不可或缺的公共愿景。

司法无权威,即法律无权威,法律无权威,即无法治。而无法治,不可能长治久安。中国的司法改革,依然任重而道远。

凤凰网 评论频道 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魏巍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