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从个人魅力到国家软实力:中国如何打动世界?

2013年03月28日 18:52
作者:凤凰网评论

适当放低身段能够提升国家形象

凤凰网:中国现在是不是有比较成形的公共外交战略或曰政策?

檀有志:我的理解是目前还没有。我们从政府的治理体系里面,你看不到公共外交达到了那个层次,因为只在外交部下的新闻司里面有公共外交办公室,它本身的行政序列里面他的地位其实就是没有非常高的,美国是国务院下面有一个专门的公共外交与公共事务局,相当于是局或副部级单位。(编者注:1999年美国新闻署并入国务院之后,国务院专门设立了负责公共外交和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

然后我们还有很多主体,文化部、教育部以及其他多个部门等等都要参与。他们职能上有交叉,内容上有重叠,多头治理往往导致政出多门,一是内耗,二是低效,第三个牵涉到部门利益,有时候不够很好的发挥互相补台的效果,出了事可能你找不到到底谁直接负责。

即使是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或者公共外交办公室,这些东西当然是表明在进步在发展,但是我总感觉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是大国,要处理的事务非常多。我们可能没有成形的,但是正在一步一步朝那个方向去努力,试图有一个新型的发展战略。

凤凰网:说说孔子学院这个案例。好像一提到中国走出去和开展公共外交,可能孔子学院就是第一个被想起的案例,您对这个孔子学院怎么评价?

檀有志:实际就是说你花钱了,能不能赚来吆喝?从2004年开始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开办到现在已经9年了,这与韩国对中国人的国家形象认知有没有直接相关的比较强的逻辑联系?他的效果到底怎么样?目前欠缺效果评估,没有一个特别科学的评估机制。

办孔子学院,我们从初衷论上面说,出发点是推广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是有声音说我们搞文化侵略,文化殖民主义,我觉得这就恰恰反映了对方对孔子学院扭曲的认识。2012年美国曾产生外交纠纷,让我们孔子学院的教师限期离境,最后是通过有关方面的努力解决了。但是这实际上就是发出了一些值得引起我们重视的信号。

第二层就是你教会了我汉字,我是不是一定对中国印象好,这中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有时候知华派不一定是亲华派。就是他对你的了解多了的话,他不一定对你产生亲近感。

我觉得这方面的话可能需要进一步琢磨细化,要因时因地制宜,在美国和在俄罗斯开孔子学院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的模式是不是能够做到更加本地化。

凤凰网:像您刚刚说很多研究公共外交的学者一提起案例就想起孔子学院,其实这从另一方面也反映,咱们现在这个手段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匮乏的。

檀有志:可以这么说,我们一方面说多边交流双边交流挺多的,但是真以一种规模的形式产生比较明显的集群效应还是挺难找的,这样的形式发掘的还是有限。你很难找到一种非常讨巧的方式,让人家不烦,又能够真的把你讲的东西听进去。因为你多少还是希望人家通过了解对你产生亲近感。

凤凰网:就是中国其实还是处于一个学习的过程中。

檀有志:对,因为我们在这方面是属于历史包袱比较重,所以有时候有些事情上不一定放得开手脚。

凤凰网:您所谓的历史包袱是什么?

檀有志:因为历史很长是你的优势,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恰恰是惯性使然,约束了你在这方面的大刀阔斧的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这就变成了所谓的历史包袱。他不一定说因为历史上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侵略或者认错态度不好,而是以一种文明古国甚至天朝上国的思路在那里,俨然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不是平视。要么就是另外一种角度,一下子把自己的位置放在很低,对人家就是有一种仰视,这就是两个极端。

实际上你要改变人家的看法,就要在他的角度而不是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换位思考。你肯定不能够以己度人,老是想当然完全没用,你只能是说换作我是他我会怎么看,我能接受多少。我们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容易让别人不把我们当回事。我觉得有时候适当的放低身段能够提高形象。就跟我当老师一样,我每天非要在那摆出一个师道尊严的样子,我不觉得这能够有利于我的教学,放到国家的外交姿态也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够以一种更亲近的方式,何乐而不为呢。

凤凰网:所以这方面是不是也有心态的问题?比如我们一直提倡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可能你有了自信你才能放下身段去跟人更平等的。

檀有志:这三大自信,其实我觉得就是指人的自信,无论是作为决策者,还是一般的参与者、普通的公众,你先把自己放在人的位置上,你才有可能以一种比较平和的心态去展示。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心态,要么无限的膨胀,老子天下第一这种,要么就是把自己踩到了泥里。从上到下,你只有自己先是一个平等的人,你才有可能去打动别人。

我愿意把人与人之间的社交网络应用到国家之间当然有类比,有不完全对应的地方,但是大部分地方我觉得可以有借鉴。你可以淡化一些差异,人之为人,为什么前面你问我印象最深的片段,我说的是彭丽媛去莫斯科寄宿学校看孤儿,你说是母亲的光辉也好,说是公益也好,这里面属于最普遍的,容易接触的人性。

有人认为我不会说英语,我不敢跟老外交流,怕丢了中国的脸。他也不会中文啊!这个不是说你不好学、不上进。我们都是平等的普通人,你把心态放平,身段放平,最后那个效果就会走高。所以我说大家都是那种比较对等的情况下,当两个都是直立的“人”的时候,你才能形成一个“从”,也就是我们强调的软实力,让人家追随、跟从。

凤凰网:所以其实一个国家的外交跟个人是有很多同构的东西。

檀有志:没错。你相当于把人放大了,可能某种时候我们容易把国家拟人化,也相当于他作为一个理性的人,在这样的时候他们的交往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你要把看成是异类,那样的话你就没有交流的可能性。

凤凰网:要找共同点。

檀有志:对。你要找CommonGround,找共识,大家能够找到一个对话的机会,不然鸡同鸭讲,自说自话。那就属于东西也做了,但是没有效果。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软实力 第一夫人 孔子学院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