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著名乐评人李皖 列侬是永恒的偶像人物
2010年12月08日 03:45广州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长江商报:可以说,列侬是崔健、许巍等内地知名音乐人的启蒙者,但现在有种说法是,列侬在大众文化领域的影响力,远大于他在音乐上的造诣,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

李皖:列侬在音乐史上是一个象征意义的人物,其实更大程度上是一个因缘际会的结果,这跟他的两个时期和几个事件有关,不纯粹是他的创作。披头士是雅俗通吃的一支乐队,在商业和音乐上都获得了很大成功,作为乐队的代表人物之一,这是奠定他名声的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披头士解散后,列侬采取的姿态和音乐转向,对当时的众多音乐人和观众是有冲击力的,披头士直到解散,音乐中的意识形态色彩都不是非常明显。列侬单飞之后,表现出了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且执行得非常坚决,这些行为,更强烈地塑造了他的形象,打动了世人。在我看来,他是极端的和平主义者,他不考虑任何政治因素,要求无条件的和平。在这个时期,他的音乐作品是意识形态色彩特别浓烈的、更加纯粹的形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些事件,包括他和小野洋子恋爱后古怪的行为艺术,还有就是他被枪杀,歌手被枪杀是比较少见的。各种综合因素,确立了他在音乐史上的形象,他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特点,当时正处在纸媒时代和电视时代交接的时代,信息传播对他的形象塑造有绝对贡献,可以说,他不全是由作品塑造起来。

长江商报:也正如此,有人甚至评论说约翰·列侬并没有真正的音乐风格。

李皖:我不能同意,我认为,他后期的个人作品里,音乐风格相当明显。

长江商报:他离开披头士,从音乐上来看,是正确的选择吗?不少人都认为,在解散前,保罗·麦卡特尼创作的那首《get back》意有所指,乐队并不希望列侬离去。

李皖:其实他们乐队成员之间的关系,外围的探讨几乎都是错的(笑),我觉得一个乐队从成立到最终解散,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很能理解。但从音乐上来讲,我觉得(乐队的解散)是件坏事。披头士作为历史上成功的组合,是天作之合,每个乐手的个性,对其他人都是一种助力。他和保罗·麦卡特尼是天作之合,几个乐手合在一起形成的风格也是。分开后,每个人倒是都变成了自己,更纯粹了,更清晰了,但跟披头士相比,缺陷是明显的——都缺少了那种魅力。列侬失去了保罗·麦卡特尼,极端一点来说,音乐变得很干瘪。列侬后期的音乐冲击力变强了,但灵感不够,缺少余味,能够让人反复倾听、迷醉的恒久魅力没有了。保罗·麦卡特尼独立了,他也单薄了,变得只有音乐上的才能,缺少了力量和音乐的内核。

他的影响是永恒的

长江商报:虽然每年对约翰·列侬的纪念活动都在持续,但有种比较偏激的说法是,对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而言,列侬已经开始符号化,他可能是偶像的偶像,但对于年轻听众本身,已经逐渐失去了影响力。

李皖: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有点过于强调年代意识,我们这个时代比较奇怪,社会和时代的更替比较快,导致大家对“代”的分野过于强化,很多人一听到列侬,会觉得“这是你们那代人的东西”(笑)。这其实是狭隘的观点,对于文化来说,重要的是事物本身的品质,而不是时间,时间没有任何意义,人应该跨越时代去认识最美好的东西。列侬那一时代,是特别出优秀人物的时代。反而是20世纪90年代后,处于文化的低潮,这个年代倒真没太多可以和当年相提并论的人物出现,都显得过轻。

长江商报:在您看来,他对于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意味着什么?他的影响力,是否能用时间进行衡量?

李皖:我觉得从某种抽象意义上来说,他的影响是永恒的,我们个人可能会把他忘掉,但某某某是不是被忘掉,是一种过于功利和市侩的想法,列侬是永恒的偶像人物。他给世人树立出了一种形象,夸张地说,他代表着音乐的形象,所以列侬死的时候,《纽约时报》的标题是“音乐死了”。他对现实的关注、面对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当时的草根、下层民众来说,意义非常强烈,足以成为永恒的楷模。

长江商报:但是张楚曾经在接受访问时说,列侬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因为爱他的人太多。他更喜欢保罗·麦卡特尼式的人生。

李皖: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很尖锐,张楚非常尖锐地表达了一种倾向和愿望。保罗·麦卡特尼的生活更接近当代人,生活质量很高,既在从事艺术创造,冲突性又不那么强,也没有一直生活在尖锐的冲突和痛苦里,可以说,是一种愉悦的贵族生活。相比之下,列侬是一个悲剧艺术家,做的音乐也不是让人愉悦的音乐,他期望能够震撼你,能够揭露一些东西。我们可以想象,列侬是一个曾经精神受挫的人,他是在对自己疗伤的同时,想给世界一些引导。张楚精神养成上更接近列侬,往往人们张望的幸福生活都在自己的另一面(笑),所以才会这么说吧。

长江商报:列侬的悲剧真是因为爱他的人太多?

李皖:这……我觉得是一样多的吧。难道爱保罗·麦卡特尼的人不多吗?只不过有些时候,极端事件会改变一种喜好的势力对比,使某些东西更放大、更强烈。在列侬时代,大家都经常讽刺保罗·麦卡特尼温吞的生活状态,但到了现在,大家对他的评价又都开始走高了(笑)。

长江商报:刚才您也提到,披头士是一个因缘际会的结果,在现在这样一个文化低潮期,是否不再有可能出现披头士式的乐队了?

李皖:对。起码在2000年之后,世界的风气都是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的,文化欣赏者和消费者跟过去都是两回事。在这种状况下是出不了了不起的偶像的。我们生存的是一个享乐时代,没有多少意识冲突、思想冲突,人人思考的不过是追求更好的生活、更大的物质和文化享受。在这个语境下,我觉得不可能出(披头士式的乐队)。

洋子不是列侬背后的女人

长江商报:提到约翰·列侬,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就是小野洋子。很多乐评人认为,列侬离开披头士后,音乐风格的巨大转变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小野洋子。

李皖:不能说是谁影响谁吧。从思想史的意义上来看,列侬和小野洋子是最佳婚姻之一,他们真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促进、互相支撑,各有各的方向,又没有完全被影响,可以说是相得益彰,这非常罕见。

长江商报:从列侬的后期一些专辑封套和写真上看,他对小野洋子非常依恋。

李皖:小野洋子的年纪比较大,从精神分析上,她可能有母性的一面,给了列侬一种安稳,这是别的女人不能带来的。列侬之前也有过婚姻,但和小野洋子结合之后,他们的婚姻非常稳定,虽然中间也有过一些出轨事件,但两个人都处理得非常好,列侬最终回归了家庭,成为了家庭价值的捍卫者。一般的列侬爱好者,都会讨厌这个人物,但在我看来,在生活的角度,小野洋子是列侬的支柱,她给了列侬充满巨大痛苦的人生一个家。

长江商报:在艺术成就上呢?很多列侬爱好者都认为小野洋子是在依靠列侬谋取名声,所以一直非常厌恶她。

李皖:我不同意这个观点,过去我们总把她看成是列侬背后的女人,这其实是有点颠倒的,在和列侬结婚前,她就是非常成功的艺术家,很有眼光和颠覆性。很多东西的产生,她是发源,当然,列侬的加入为之提供了一定的化学作用,但小野自身的力量是不能低估和轻视的。作为先锋艺术家,她的思想观念比列侬更有前瞻性,对一些事情的理解更深刻,如果你听过列侬那张《塑胶洋子乐队》的专辑,会发现那其实是先锋艺术,而不是作品,咆哮、尖叫、哭泣、惨叫的形态是小野自身拥有的,而非列侬,在他们的合作中,列侬有他的纯真,音乐家的敏锐和才华,比较感性,小野则更有思想,比较理性,这跟其他家庭是反的(笑)。当然,列侬还是很自己,并没有完全被一个女人改造,他们结合后产生的作品都是良性的,艺术到达极致后,开始对自身的启悟、觉醒。他们在一起,两个人都逐渐变得更好,既释放了自己,也吸收对方,他们互为盟友、互为导师,在结合之前和结合之后,都没有改变过。

作为流行音乐的指标性人物,约翰·列侬将于明日迎来他的七十冥诞,列侬在音乐史上的地位,并非没有争议。有人认为他在大众文化领域内造成的影响,远大于在音乐上的造诣,甚至有人认为列侬的音乐并无风格。但无论如何,无人否定对列侬的崇敬。更多的质疑和鄙夷,都被转移到列侬带有传奇色彩的爱侣小野洋子身上。昨日,本报专访著名乐评人李皖,他表示约翰·列侬成为音乐史上的象征性人物,是因缘际会的结果,无论他离开世界多久,列侬的音乐形象还会永恒无限的存在,因为在如今的音乐环境,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一支披头士、一个约翰·列侬。

本报记者 邹啸宇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邹啸宇 编辑:郭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