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子弟就地升学启动 随迁子女升学应分两类
2010年06月09日 17:35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因不能就地升高中,自强实验学校初三班的许多打工子弟学生或辍学或返乡,课堂里虚席过半摄影/本报记者 陈柏

政策

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后有望在当地升学,《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中的这一规定引发社会热切关注,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也纷纷就此建言献策。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进城农民工数量已超2亿,这2亿人的背后,有1400多万名随迁子女,他们的高中入学问题尤为复杂。目前,这些随迁子女初中毕业后往往只有三条路可循:留城念高中,但需交高昂的择校费;在城里读中职,也许从此与大学高等教育无缘;回老家念书,却要常年与父母分离。《纲要》的出台,能不能给这些随迁子女带来更多的人生选择,全社会都拭目以待。

两会前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要制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的办法,这引起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和委员们的热切关注,一些代表、委员还专门就此提交议案、提案。同时记者获悉,这项调研已列入“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2010年度重点课题”并开始招标。按照进度,中标单位今年6月前后就会启动调研。

解决问题需地方政府配合

教育部基础教育二司司长郑富芝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当地无论是参加中考还是高考,都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我国区域之间教育资源分布很不均衡,如果升学率比较低的地区考生都到北京、上海去读高中,这些大城市也承受不了。要解决这个长期遗留下来的问题,需要政府多个部门、农民工流入和流出地协同合作,不是教育部一个部门能解决,也不是个别省市能单独解决的。《纲要》将这个问题摆上了议事日程,就需要先拿出一个办法来,再考虑启动试点。

位列重点课题今年启动研究

北师大教育管理学院院长、《纲要》起草小组成员褚宏启昨天告诉记者,“农民工子女流入地升学问题研究”在今年1月就已列入“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2010年度课题”,而且在10项国家重点招标课题中排第二,仅排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标准研究”后面,足以说明国家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记者了解到,本年度全国教育科学规划立项课题要求在1至3年完成,其中应用性研究应在1年内完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领导小组目前正在受理申报,申报截止时间是3月31日。通常4至5月结束对申报单位的审批,中标单位6月前后就会启动调研工作。

褚宏启院长表示,目前他还没听说国内哪个城市就此问题专门进行过试点。但他认为,如果要试点,应该选择那些城市化进程比较典型的城市,而不是北京、上海等城市化进程特殊的特大城市。以北京为例,现在北京已经处在郊区化、逆城市化过程中,外来人口包括北京的远郊人口在向近郊聚集,而不是城市中心区聚集,这样的状况是北京快速发展造成的,并不典型。“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当地升学”的试点还是应该在东西部各选择几个正处于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城市进行。

随迁子女升学应分两类人群考虑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纲要》起草小组成员韩民认为,对于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的解决方案,应该分两部分人群来考虑。一部分是低收入、在城市低纳税或不纳税的群体,通常是农民工,他们的子女在城市接受义务教育后如果要升入高中,面临的问题是:高中阶段不是义务教育,一个地方的高中教育主要靠地方财政投入,于是没有纳税或低纳税人群就要占用当地的高中学额。而且,如果全部放开,这个占用比例将会很高。教育部2007年的统计数字是:义务教育阶段,全国在校生中有随迁子女766万人,半数以上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小学中随迁子女占在校生59%,初中占49%。各地小学中随迁子女占当地在校生比例最高的是北京,其次是上海、浙江,三地的比例都在20%以上,初中的比例北京、上海、浙江也都超过了10%。这么多人如果都在当地升高中,当地的教育资源再丰富,压力也难以承受。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另一部分是城市非户籍人口中有稳定工作甚至住房、在当地正常纳税的群体,即通常所称的白领。韩民认为,这部分人群既然在当地纳税,按照在哪儿纳税就在哪儿得到公共服务的原则,有权利享受本地的教育、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他们的子女也应该分享当地的教育资源,包括高中。从大方向上说,我国的户籍制度会越来越宽松,随迁子女在当地升学的办法,应该通过规范的户籍制度改革,由多个部门合作研究,逐步解决。(来源:北京青年报雷嘉)

问题8个人的打工子弟初三班

昨天是朝阳自强实验学校正式开学的第二天,该校初三仅有的一个班中虚席过半,只有8名学生继续在读。对此,该校校长韩海学感到很无奈:“打工子弟没有北京户口、学籍,不能通过中考升入本市高中,所以多半学生在初二以后就陆续离校,或辍学,或返乡,其中绝大部分都不能继续学业,而是过早地进入社会。”

学校没出过一个大学生

上午第二节是语文课,初三班不大的教室内仍显得有点空,教室内半数的桌椅空着,只有8名学生坐在正对黑板的一侧,随老师朗读着新学期的第一课《乡愁》。课堂上没有毕业年级的紧张气氛,学生们稚气的脸上透出几分“无所谓”。一名女同学的桌上摊着报纸,以便在老师书写板书的间隙瞟上两眼。

班主任姜维义告诉记者,从初一开始,他就带这个班的语文课,眼看着学生越来越少,他心中有说不出的失落和无奈。姜维义说,在初一时,班上有34名学生,到初二就剩下20多名,初三上学期还有13名,现在就剩下这8名了。对于这一递减的数字,从业多年的姜老师并不惊讶,而是觉得“已经比前两年好多了。初三学生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好多打工子弟中学甚至没法开设初三年级”。

姜维义说,按照北京的政策,这些没有户籍、学籍的孩子在北京不能通过中考升普通高中,上中职的话也享受不了和北京孩子一样的助学补贴,为此,不少家长就不让孩子念了。绝大部分学生离校后就是进入社会打工。“可他们才是十五六岁的孩子啊!”姜老师不禁感慨。

“能留下读完初三的,多是家长有点儿想法的,打算让他们继续在北京念中职。现在中职招生不景气,就读基本不用看成绩,所以毕业班的学习压力并不大。和北京的孩子不同,这儿的孩子犯愁的不是中考,而是以后的人生路。”姜维义说。

校长韩海学告诉记者,该校自2000年应务工人员的要求建起初中部,而能读完初中的孩子一直在个位数。尽管打工子弟中不乏聪明、成绩优异的孩子,但近10年里,由于政策的限制,该校还没有出过大学生。“走向比较好的,就是读中职、升高职,然后做一些技术性的工作,而大多数人初中都没读完就进入社会,成为新一代的打工者了。”他说。

“我长大了,也只有打工的命!”

张玉婷是初三年级中学习成绩最好的,尽管老师都说她“考普高、升大学都应该没问题”,但由于户籍所限,从小立志当医生的她不得不因现实“矮化”理想,给自己定位在中职的护士专业。既然无法在京走通“读普高、上大学、当医生”的路,她但求离理想近一点儿,希望日后成为白衣天使。“可现在医院对护士的学历要求也都高了,以后我们这种文凭不硬的,可能也就只有打工的命。”张玉婷显出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张玉婷告诉记者,在11岁以前,她一直和姑姑一家生活在甘肃景泰,后来父母把她带到北京读初中。由于父亲开菜店、母亲在工地帮厨,都很忙,她不但要独立照顾自己,每天还肩负着给家里买菜、做饭的任务。来北京快三年了,她只去过天安门、动物园,对北京一知半解的了解都是通过广播、报纸知道的。所以与其说她对北京充满眷恋,不如说她对北京充满向往,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在北京有份有别于父母的、比较稳定的工作,可以在这座大都市里打拼、长见识。

张玉婷说,由于从小体弱多病,当医生就成了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但由于没有北京户口,她如果想上大学就必须回老家参加中考,上高中,再考大学,而“离开北京、远离父母、在老家没人照顾、老家的好中学难进”等一连串的现实问题“堵死”了她这条上大学的路。“我只能现实点,先读个中职的护士专业,以后再找机会读高职什么的。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都难,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她说。

一向学习努力的张玉婷在新的学期里有点“厌学”,由于成绩上中职院校绰绰有余,所以她有些迷茫。“我其实挺羡慕那些准备参加中考的北京孩子的,他们拼是因为他们还有理想,而我的理想已经折了。”她说。

返乡就读“进退两难”

韩海学告诉记者,随着社会对学历认知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打工者希望孩子可以圆“大学梦”,为此,是否返乡参加中考就成为这部分学生和家长举棋不定的事。尽管学校为与外省市“接轨”而特别选用“人教版”教材,但各省市的教学差异仍让返乡的孩子在参加中考时感到力不从心,同时“在老家找个学校落学籍”对这些外出打工多年的家长也并非易事。

王翠玲是个内向而有主见的姑娘,正读初三的她最近时常在就寝后因“感到困惑,压力大”而睡不着。三年前,她随父母从安徽老家来京,当时老家的兄弟姐妹都很羡慕她到“祖国的心脏”生活。而今,与她同岁的堂兄、堂妹都正在老家的中学每天熬夜备战中考,想要考到省高中,以后上大学,而她在京却只有读中职的份儿。“以后他们要是上了大学,就都比我有出息。可我现在回去,爸妈也找不到学校收我,我自己也怕中考考不上,那样还不如能留在北京。”她说。

与她的父母相比,同班的于文艳的爸爸为女儿多留了一条“后路”,以每学期100多元为“代价”在福建老家为女儿保留了一个学籍。于爸爸说,这学期他本打算让孩子回去参加毕业考试,拿到初中毕业证,然后尽量考个普高。可是女儿不同意,一方面是因为她从小在北京长大,不愿意回老家,另一方面因为北京与老家的教学差异很大,女儿的成绩并不出色,怕回去了也考不上。

对于女儿以后的路,于爸爸感到很为难:“我当然希望她可以读到大学,如果能,我们无论如何都供;可是如果考不了,就读个中职,我也怕这文凭不顶用,以后就业难。她的好多同学初中没毕业就开始卖服装、打工什么的,也能积累点社会经验。所以我现在也没想好,她应该怎么走以后的路。”

解决可通过名额分配来实现就地升学

对于《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的“制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的办法”,著名学者、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建议,虽然目前实现这一目标有诸多困难,但是可以通过名额的调控来实现。

葛剑雄认为,目前,流动人口的子女在迁入地升学之所以困难,一是教育经费的问题,二是输入地不愿让本地的优质教育资源被流动人口挤占。而如果让流动人口子女回乡考试,对父母来说有可能会被迫放弃工作,而对孩子来说,可能会面临考非所学的问题,事实上影响了流动人口子女在居住地享受教育平等,甚至可能葬送掉流动人口子女的前途。

葛剑雄建议,流动人口子女在迁入地升学,具体的实现路径可以通过名额的调控来实现。举个例子,来自河南的流动人口可以在北京考试,将来名额分配的时候,把它再算到河南的名额中去,这里面可能会涉及到考试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但这可以通过综合评判来实现,还可以通过分数的折算,或者回到河南再通过面试来实现。在更远的将来,还可以通过高校的自主招生来实现,最后总是要过渡到全国自由报考点阶段。

此外,葛剑雄认为,制约流动人口子女就地入学和升学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教育经费的问题。他认为,在义务教育阶段经费的问题上,可以在第二代或者第三代身份证上录入教育信息,或者实行教育卡制度,在属地受教育就凭这个卡,离开属地后就应该去登记,国家应该把它的义务教育经费转移到所在地。而在非义务教育阶段,可以考虑有适当的经济补偿,流动人口并不一定都是穷人,北京、上海也有不少白领没有本地户籍,他们的孩子理应就地升学,如果他们本身富裕的话多出一点,困难的话就给予补助。凡是属于全国统一性的补贴或者拨款,无论他来自哪里、待了多长时间,都应该享受到。另外一方面,属于地方性的补贴或拨款可以有一定的条件,比如说你在这里定居了多长时间,你在这里纳税多少时间,你就可以享受了,有些可以通过一些必要的经济补偿,比如说刚来的流动人口的子女要进优质的学校,可以适当交一些费,对那些负担不了的,可以通过社会救济的方式,例如慈善和奖学金等方式。(孙昌銮)

评论:别让打工子弟的求学梦过早“折翼”

中考,对于北京的孩子而言意味着人生新阶段的开始,而对于众多打工子弟来说,却往往意味着一场告别。

根据国家现行规定,原则上考生须在户口所在地参加中考。为此,升入本市普通高中的学籍、户籍问题和升入私立高中存在的高学费问题成为横亘在打工子弟面前的两道难以逾越的门槛,使为数过半的孩子不得不就此告别学业,流入社会,成为新一代的打工者。而他们的子女是否还要重复同样的命运呢?

当“上大学”对于多数北京孩子而言已经容易的不值得再被称之为梦想的时候,“大学梦”却因为现实存在的种种问题而令在京的打工子弟“可望而不可及”。也许“上普高、考大学”并不是打工子弟挣脱命运束缚的必由之路,也许中职毕业生与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难度不相伯仲,也许即使户籍限制“解禁”后,不少打工子弟仍会选择提前就业。但作为在同一片蓝天下的花季少年,打工子弟也应被赋予拥抱梦想的平等权利,不要让他们本已坎坷的求学路过早中断,让他们并不算远大的理想因政策的限制而过早“折翼”。(来源:北京青年报陈凯一)(综合)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郭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