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何时春运不再难

2013年02月04日 10:02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城乡差距,是中国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但《纽约时报》却告诉我们,中国缩小城乡差距的“试验”,为欧洲提供了良好的借鉴。

写这篇文章的,是清华大学教授丹尼尔 A 贝尔。他提到了“重庆模式”,但没有太多赞誉,反而是更推崇四川的做法。

文章认为,成都是过去10年中国唯一在经济高增长的同时缩小收入差距的城市。贝尔分析说,成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改善周边农村的生活条件,而不是鼓励农民大规模向城镇迁徙。政府已经将其30%的资源投入农村地区的开发,鼓励建立开发区,以使农村居民获得较高工资并享受城里人的教育、文化和医疗服务。通过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和较好的福利待遇,让农村居民享受到了各种权利,进而提高他们的购买力,这有助于拉动中国的内需。

其实,如今的城乡已经不再是泾渭分明的二元社会,城市化是趋势,农民工将在城市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如《联合早报》所言,农民工将成中国工人主体。

该报1月5日的文章说,截至2010年底,农民工在加工制造业、建筑业、采掘业及环卫、家政、餐饮等服务业中已占从业人员半数以上。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占中国2.3亿职工人数的近一半,并将成为当代中国工人的主体。如何让数以亿计的中国农民工真正融入城市,再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项调查显示,约84.5%的新生代农民工没有从事过农业,92.3%不愿再回农村。

近些年来,舆论对农民工难以融入城市的批评之声越来越高,中国高层也表态要进行户籍改革,要求各地逐步解决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就业和落户,许多中小城市开始降低户籍门槛,吸纳农民工成为市民。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等地方大员,还呼吁取消“农民工”这一带有歧视性的称谓。

不过,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农民工要享受当地市民待遇仍困难重重。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之所以难以推进,主要因为城市户籍与教育、就业、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等权益和福利密切相关。如果北京、上海大城市放开户籍,意味着大幅增加在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的投入,城市财政难堪重负,因此这些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迟迟没有实质进展。

而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导致的问题之一,就是春运形势一年比一年严峻。

中国的春运,被视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迁徙”活动。今年的春运是46年以来最早的一次,也是春运历史上客流量的新高峰。为缓解以往春运火车购票难的问题,中国铁道部今年首次推出了实名制和网上购票两项举措。但是,要彻底改变春运难,恐怕还有待时日。

德国之声的文章认为,实名制和网络购票,并没有改变往年春运购票难的问题。其根本在于改变中国城乡分割的社会制度。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告诉德国之声,无论是实名制还是网络购票,都无法解决中国铁路运能与需求严重脱节的根本问题。于海说:“中国的城市化是土地城市化,而不是人口城市化。那么多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到了过年死活都要离开城市,因为城市不是他们的家乡。他们在上海工作十年,对他们来说,上海依然不是家乡。过年一定要回家乡。”

要解决春运难问题,首先要解决城市中农民工的民生问题。民生问题的解决才会根本缓和中国铁路运力的不足,这样,相关的票贩子、买票难等问题,才会淡出中国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春运 农民工 试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