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学者破解春运难题:城乡一体化是正确方向

2013年02月04日 09:50
来源:中国江苏网

核心提示:民工流、探亲流、学生流……短短几十天,30多亿人次奔波在路上——中国独具特色的春运,几乎相当于让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春运难,难在铁路运力的硬短缺,更难在短时间内过于集中的客流带来的压力。求解春运难题,方向在哪里?

跳出交通看春运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火车票”,每年春运,因为“一票难求”,铁路部门都会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面对买票难,铁路部门日前回应称,一票难求的根源,在于铁路运力的硬短缺。

今年,全国春运预计运送旅客总量为34.07亿人次。春运40天,全国日均运送旅客8517万人次。由于火车性价比较高,受天气因素影响小,大多数旅客出行都会首选火车。而据预计,春运期间,全国铁路日均运送旅客561万人次,仅占全部旅客出行的6.59%。

面对巨大的运力缺口,为何不能增加运力满足需求?铁道部人士指出,春运期间,客流在短时间内集中暴发,如果按春运时的需求规划铁路建设,将造成平时资源闲置,是巨大的浪费,既不科学也不现实。

有专家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解决春运难题,不能仅仅盯住运力供给,而要跳出交通看春运。

30年间,客流量从1亿到30亿

在中国,“春运”并不是一个新词。

改革开放后,外出务工人员大幅增多,“春运”二字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的标题上是在1981年3月。当年,铁路春运两个月运客1.21亿人次。

此后,春运成为春节期间的一个关键词,而春运的客流,也随着经济的发展持续走高。1994年,春运期间的全国客运量超过10亿人次,2006年这个数字突破20亿,2012年突破30亿。

春运可谓当今世界也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人口迁徙。近两年,我国春运旅客总量都在30亿人次以上,几乎相当于要在40天内帮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放在哪个国家,这都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

除了客运量巨大以外,春运客流单向性显著的特点,也给这样的大规模迁徙增加了难度:每年春节前,数以十亿计的客流大多是从东部向中、西、北部单向流动,节后则正好相反。

削峰尝试难敌回家“刚需”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认为,中国人的乡土情结,是春运客流集中暴发的原因之一。在这个变迁的时代,在外工作的游子们,选择在春节回家团聚,重温家庭的价值。

正如歌里唱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和“回家”的紧密联系,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里。

1月4日,在东莞实铭五金厂工作的王文国为了保护工友,被机器砸伤了脚,需要住院治疗。大家都劝王文国别回家过年了,但是王文国态度坚决:在外打工一年,回家过年,是他大半年的盼望。

和王文国一样的打工者还有千千万万,加上探亲流和学生流,汇聚成巨大的春运客流。有专家指出,解决春运难题,不能只靠增加运力,还要从疏解客流上想办法。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在广东等地出现了春节期间“逆向而动,反向团圆”的现象。

在广州从事广告行业的凌浩,今年将再次把在湖南的父母兄弟接到广州来过年,这是他们全家第四次在异乡“反向大团圆”了。春节前夕,广东地区北上回家的客流汹涌澎湃,逆春运客流来广东过年的旅客也络绎不绝。

记者从南航等航空公司获悉,春节前后,一些航空公司还推出“广东团圆”机票,在指定时间经广州和深圳两地的往返机票甚至低至2.5折。

一些企业也针对自身情况出台了鼓励措施。广东明朗生活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朗介绍说,他们的产品主要外销,春节期间也会留下一部分员工,因此他鼓励员工的配偶、孩子来广州过年,公司为来广州的员工家属报销路费,还组织游览活动。

然而,这种“反向团圆”毕竟不是主流。据统计,去年下半年,珠三角各地企业外来务工人员约2670万人,预计返乡人数约2200万人。

同样是出于疏解客流的目的,有人提出,应当调整假期,落实带薪休假制度,让劳动者可以更灵活地安排休假。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就曾多次提出,春节假期过短是造成客流量集中的重要原因。国外的圣诞假期有10多天,而我们人口多,国土面积大,春节假期却只有7天,造成客流量集中。

有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说,反向团圆等疏解客流的措施,恐怕很难从根本上改变春运的格局,对于很多人来说,春节回家相当于一种“刚需”。

城镇化能不能缓解春运难题?

春运难题如何破解?一些学者将春运难题的形成归于区域经济发展失衡、城镇化程度低等深层次的原因。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说,生产力要素配置的不均衡是导致春运出现的直接原因。东部沿海地区拥有大量的资金、技术和市场,而中西部地区则出现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化解春运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尽可能实现生产要素的均衡配置,将大量的资金、技术转移到中西部地区,吸纳当地的就业人口。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叶裕民特别指出,目前的城乡二元体制使得外来务工者很难融入打工地城市,影响他们享受到包括居住、子女教育等在内的公平待遇和公共服务,他乡无法为家,遑论在工作地团聚。

中国社会科学院王春光教授认为,解决春运难题,需要依靠正在进行中的城镇化,尤其是就地推进城镇化。如果能推进产业转移、加大公共投资,创造就业机会,更多人就可以在本地就业,平时就和父母妻儿在一起,也就不存在春节回家的问题了。

而周孝正则认为,如果城镇化只是让农民上楼,扩大城市的范围,不破除城乡分割,给农民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就无法阻止流动人口涌向几个大城市打工。他认为,城乡一体化才是正确的方向。

叶裕民说,春运是个综合的大系统问题,要使其良性运转,并不能靠单一因素作用。而每一影响因素也自成一个小系统。例如,城镇化本身就是综合问题,推进城镇化,不仅仅是农民上楼、扩大城镇规模,公共服务均等化也是题中之义,相关制度建设和改革必须跟进配合。如果我国最终达到高度的城镇化,制度跟进,加上铁路运能合理提高、管理服务改善,春运或许就将不是难题。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春运 城乡二元体制 城乡一体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