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姆斯基到底想要怎样
2010年08月15日 21:0621CN新闻 】 【打印共有评论0

除了在语言学本行业做到了爱因斯坦级(另外一位大师索绪尔被称为哥白尼级)外,乔姆斯基还写了七十多本有关政治和哲学的书。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稍微让我有点释怀的是,他的这些书相当部分其实只是小册子,相当于几万字的论文。语言学方面的一本书,他可能要写上二十多年, 比如那本《句法结构》,而政论性的书,半个月就可以写完,比如《9.11》。

尽管久仰他的大名,读过他的一些文章,甚至在自己的文章里引用,但是我真正看完过的他的书,也不过是其中的两本小册子,还是别人送给我看,强迫我看的。

那是在伯克莱大学的一间咖啡馆里,一个书包里似乎总是塞着刚刚从图书馆借出的一大堆书的美国女研究生,专门从自己家里带了这两本书来借给我看,书扉上还写着她的名字。令人失望的是,等到要回国了,我才看完了其中一本。一齐还她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把我没看完的那本送给了我。她的意思很明白:你应该看看这两本书。而且,很好读,“因为他是语言学家”,她说。

乔姆斯基的文字干脆利落,倒不一定跟他是语言学家有多大关系,更主要的是内容的驱使。这些内容充满激情,极具煽动性,像是政治传单,自然就不可以让语言多么学究气。所以,看他的文章已经很痛快,看小册子真是刺激,虽然旁征博引,但是一气呵成,高声怒喝,就算一个人躺在被窝里看,也恍然是在万人聚集的广场听演讲。

这两本书,一本是《媒体控制》,另一本是《美国权力的保护伞》。大师就是大师,政治传单也写得那么扎实,至少看上去是这样,都是挖掘一段历史,罗列一堆事实,进行一阵分析,得出一个结论。事实和分析已经令人愤怒,结论则是让人绝望。总的意思就是,美国不仅不是好东西,而且坏透顶了。

《媒体控制》从李普曼时代开始说起。他说,就是这个人,李普曼,这个被尊为时事评论鼻祖的人物,先人为主,歪曲事实,控制媒体,为资产阶级利益阶层服务。这些媒体人,自大,狂妄,心狠手辣,欺骗读者,最终又被政客欺骗和利用。

《美国权力的保护伞》揭露,从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签署时开始,到1998年的50年间,美国政府不仅违背这个宣言,还把它用作武器,去对付自己明里暗里的敌人,其中当然包括前苏联和中国。把用语和段落稍作调整,就可以用作中国政府的人权白皮书了,也就是说,美国不仅自己不讲人权,还以人权为幌子,干涉别国内政。

读乔姆斯基的文章上瘾――也许读一切骂人的文章都上瘾――我在读第一本书的时候,住在曼哈顿西八十三街的一家小旅馆里,不能上网,竟然花了两个半天,溜进不远处可以免费上网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中心,用移动硬盘拷回来几大包从网上搜索来的乔姆斯基文章。跟很多名人一样,他的文章很好找,有很多粉丝义务做的网站里,分门别类的搜集得很全。

这中间最令人刺激的是,你可以读到他在六七十年代的檄文,比如《美国是怎样变成饿狼的》,跟现在的语气,比如“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原来一个人可以骂一个强权政府几十年不变,而且其魅力也几十年不减。据说乔姆斯基的演讲,每次都是人满为患。

六十年代还没有出生的那个女研究生,显然认为这是了解美国的必读书,简直是要用这两本小册子让我对美国彻底绝望――媒体是我的本行,也是呆在美国访学的对象。而人权政治,正是美国当作普世价值观到处叫卖的东西。

但是我却很不配合地想到了另外的问题:这个诺曼·乔姆斯基,他从哪里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套用他的一篇文章标题“山姆大叔到底想要怎样”来说,乔姆斯基到底想要怎样?

“9.11”之后,和乔姆斯基一起强烈抨击美国政策的文化名人,还有已经辞世的萨义德。萨义德早已告诉人们,世界上有一个真实的东方,还有一个虚拟的东方;西方世界里的东方,就是那个虚拟之物,是殖民者的想象。

尽管大半生都呆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里,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找到萨义德创建东方学的精神源头。尽管他宣称自己从小就和环境格格不入,但是我总是认为,他更多的是和西方世界格格不入。在《格格不入》这本自传里,他回忆起在中东地区的童年,那些温暖的细节,那些动人的怀念,很容易让人想得明白,他是多么痛恨西方人对于东方的意淫。

奈保尔在《幽暗国度》里说到了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甘地为什么能够看得清印度。那时印度人喜欢随地大便,公然蹲在铁路两旁、海滩、山坡和大街上,而且男女同解,互相聊天,若无其事,不以为臭,只有甘地看得清。甘地说,“散布在这片土地上的,并不是一座座景致优美的小村庄,而是一坨坨粪便。”其他人都不承认。

奈保尔说,为什么甘地看得清楚呢,正是因为他有着在殖民国家所受的教育,在西方养成的卫生观念和习惯。甘地说,“我们能够,而且必须,向西方学习的一门科学就是公共卫生。”

但是乔姆斯基并不属于这两种情况,他出生在费城,在本州的宾夕法尼亚大学从本科一直读完博士,随后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教书,过的是典型的优越的学院派知识分子生活。他没有凄迷的童年回忆,更没有一个远方的情愫,也不是从更先进的地方走了一遭回来。

那么他到底为什么,又怎么能够,狂骂三十年不歇口?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一个美国女学生,会送这样两本痛骂自己国家的书给外国人看,作为入门的政治读物。

凤凰网评论频道基于传递新闻价值之必要,特补发2006年3月9日标题为《乔姆斯基到底要怎样》文章,以飨读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长平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