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谈

601
2012.09.18

导语:9月11日,日本政府不顾中方反对,与钓鱼岛所谓的土地所有者签订了“购岛”合同。11日起,大陆至少有85个城市民众举行反日游行,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部分地方还出现民众打砸日系车、日资商店事件,舆论普遍对此表示了失望和否定。[资讯专题:钓鱼岛争端再次发酵] [历史专题:暴民是如何炼成的] [评论]

暴民

本指向日本政府所谓“国有化”钓鱼岛举动的抗议行动,却毫不留情地将暴力施加在大陆平民的私有财产和日资在华企业身上,中间不乏打砸抢掠行为,这向无辜弱者施暴的做法,完全配得上暴民的称号。

暴民再现不完全是人的素质问题

针对大陆平民私有财产和日资企业的暴力抗议,让人们在周末感到愤怒和沮丧,愤怒的是光天化日下嚣张的暴行,沮丧的是100多年过去了,在日益文明开放的大陆城市还是出现了义和团式乱局。

单纯暴力还不足以让人如此难过,宣扬仇恨、鼓吹屠杀、对无辜者弱者的凌虐像极了历史上的历次大悲剧。由不得早已是惊弓之鸟的人不惊恐,不警觉。

网上的照片显示,示威者高举的标语上大把的错别字、错标点,有些甚至搞得抗议语义完全颠倒,让人哭笑不得。

是施暴者的素质问题吗?

不完全是,人的情智修养和自律固然重要,但比照其他国家,暴民多年来周期性的发作像阴魂不散,必然有其重要的社会因素。

当暴行没有代价或付出代价的可能性很小时,就必然成狂欢

一件事无论多么违背人所共知的法律与道德,一旦人们发现实施它不需要付出代价,或付出代价的可能性很小时,它一定会成为一场狂欢。

这种情形并不罕见,人们熟悉的哄抢高速路上事故货车物资的事经常见诸报端。

地方泼水节等民俗活动上,有人乘机大肆揩油,侮辱妇女的现象也过去不久。

暴民从来可以以任何名义出现 “爱国”只是其一

当非法的行为披上神奇的道德外衣,便拥有奇怪又似乎无可辩驳的神圣性,暴民的出现就更加顺理成章。

爱国就是这样。

藉爱国之名,行欺人、侵权、违法之实。远如“五四运动”之火烧赵家楼,践踏曹汝霖家的财物;近如近年来多次发生的保钓游行,对日货、日系车、日本店进行打砸抢。

警察

媒藉爱国之名,行欺人、侵权、违法之实。远如“五四运动”之火烧赵家楼,践踏曹汝霖家的财物;近如近年来多次发生的保钓游行,对日货、日系车、日本店进行打砸抢。

仍在空中像幽灵一样游荡的暴民之乱,时不时就降临一次,让人们惊恐万状,担心历史重现,梦魇挥之不去自然有它的道理。

诉求多元本是社会的常态

所谓“复杂中国”其实不是什么解释社会问题的像样理由。没有哪个国家的问题是单纯的。诉求多元本就是当代社会的特征。游行队伍中各种指向的口号和心态,都不值得大惊小怪,倒正是一次大展示,值得重视。

复杂中国,诉求多元,都是正常的,应当正视的情况,而不是什么暴民作乱的原因。相反认为这是出乱子的原因的思维,恰恰会导致出乱子。

法律丧失权威才让暴民有机可乘

2011年“两会”中,吴邦国委员长庄严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基本建成。如何从有法可依,向有法必依转型,即如何从法制向法治转型,是新时期朝野达成共识的攻坚目标。

在有人眼里法律不是挡箭牌

但是在某极为正式的场合,却出现了个别官员宣称“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的事,这一表态令人震惊侧目,也令人深深体会法治转型的艰难。

法律被当成工具 想用就用想丢就丢

“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也许只是一时口误,但却表现出的某些官员的潜意识,令人担忧。这一表态极大的伤害了社会对法律的信仰。

它给人的印象,似乎中国的法律体系只是一个口号和装饰品,可以选择性适用。需要法律时,法律就是必须遵守的强制性规范;觉得法律碍手碍脚时,就可以弃如敝屣。

当法律被道具化,在人们眼里的已无任何神圣性可言。就可以随时随地揣测它的弹性,随时随地逾越它。[详细]

抗议

网上的照片显示,示威者高举的标语上大把的错别字、错标点,有些甚至搞得抗议语义完全颠倒,让人哭笑不得。

在历史不断往复的悲剧面前,如何彻底免于恐惧?

天大的事在法律面前也没有例外

一种违法行为,无论它被赋予以何种神圣的包装,只要超越法律的界限,就应当一视同仁的加以惩罚。

打砸的暴民必须依法得到严惩,被侵害的日系车主、日资店主,他们的权利同样必须依法得到维护。

贝卡里亚名言:刑罚的威慑力不在其严酷性,而在其不可避免性。 只有在法律的适用上首先做到公平,才能反过来保证法律的权威。

法律就是法律,法律的严肃性必须得到维护,不能因为中间复杂的利益计算,政治考量而打折扣。

英国当代最为著名的法官丹宁勋爵说得好:法律不允许以利益影响判决,不论这种利益是多么巨大,“实现公正,即使天塌下来”,这是法治的要求。

让法律成所有人的挡箭牌和保护神

善法之治中的法治,法治就不再是手段,而是人民共同的生活方式,是任何人也无法抛弃的生活方法。

法律不是道具,政治家用法律治国,更要受法律的约束。只有当对法律的信仰能够深入人们的骨髓,法治才可能生根,才可能从根子上杜绝选择性执法,法律才不会起到助纣为虐的反作用。

法律必须神圣,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它公正而无所偏私地同等保护所有的人,它是所有社会成员基本权利的挡箭牌,包括罪犯——即便是罪犯,其基本权利国家法律也是一体保护的。即使追究其刑责,也是依照法律框架进行的;追究的工具、保护的工具,都是已经设定的法律,而不是让相关法律靠边站。[详细]

平和堂

位于长沙的平和堂在所谓的抗议活动中被洗劫一空。

唯有建立对法律的信仰,社会才能真正免于恐惧。

凤凰网 评论频道 出品 欢迎收藏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