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期 2012.08.01

  • 1十年国家队,十年没回家过春节,“说实话谁愿意这么训练?”
  • 2体育精神的本质是干好本职工作
  • 3退役后“不至于像张尚武那样落魄吧”
  • 4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从事16年击剑,不能去参加一届奥运会
  • 5当初我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是想着给自己有一个交代,然后为国家争得荣誉

中国男子花剑队运动员黄良财

回顾伦敦奥运会前,中国奥运代表团确定名单之初,落选的湖北籍女子举重选手田源和新加入名单的周俊,都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在媒体报道中,田源并未过多表达个人情绪。

而同样落选的男子花剑选手黄良财,则在7月12日的个人微博上直抒愤懑。他对自己的入选一直抱有信心,“因为从选拔赛开始就说以积分来确定奥运名单,这两三年我基本保持在队内前三的位置。”

据国际剑联官网2011至2012赛季男子花剑选手个人排名榜显示,黄良财积66分列第22位,是中国男花队内世界排名第三位的选手,在他前面的分别是世界排名第四的马剑飞和世界排名第九的雷声。

7月10日,即名单宣布日当天,教练员王海滨把黄良财带到房间,告知其选拔结果。名单上分别是马剑飞、雷声、朱俊、张亮亮,前三人来自广东,后者为安徽选手。黄良财当场质疑:这个名单主要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定的,有没有数据?“当教练员拿出来数据,我看着跟之前的记录完全是不一致的。”

黄良财无法接受个人积分排名第三却“被拉下”的事实,他甚至为此和教练王海滨发生肢体冲突。而后者曾被黄良财视为“偶像”,两人关系一直不错。

对大多数击剑运动员而言,30岁是职业生涯最后的黄金岁月。现年28岁的黄良财加入国家队已十年,将击剑视为生命,而参加奥运会是他“最大的梦想和目标”。

国家击剑队领队赵春生回应此事:根据各选手在资格赛期间参加团体赛的次数、上场次数、胜场率、关键场次的表现等的综合评定,雷声、马剑飞、朱俊和张亮亮占有较为明显的优势。

名单宣布3日后,黄良财回到老家汕头。他决定退出国家队,给自己放个长假;安慰因此事受惊晕倒的老母亲,陪伴十年中见面不过两百天的妻子,希望他们“不要再为这件事情睡不好”。

7月18日下午,黄良财接受凤凰网对话,他正在陪伴未满周岁的孩子午睡。陌生人的铃声响过三轮,他接起电话,声音疲累,“我至今还没有就此事得到完整说法。”

对话主持:李杨

“我至今还没有就此事得到完整说法”

自由谈访谈:自己落选伦敦奥运会名单,你觉得很意外也不公平?

黄良财:从一开始我是很自信的。从我个人的积分,包括我的团体赛表现,教练是最清楚的。奥运会前无论训练或者比赛,整个周期也都是领队从头跟到尾的。

自由谈访谈:领队赵春生曾作为官方言论回复此事,称个人积分和状态并不是选拔的唯一标准。

黄良财:那就把团体赛中所有的参赛人员的参场数和胜场率都拿出来。在这次的选拔结果公布中,我们只看到了一个结论,而没有看到参场数和胜场率的详细记录。

自由谈访谈:有媒体提到奥运选拔涉及地方名额分配的问题。

黄良财:作为运动员,我只把我的精力放在训练和比赛上。关于地方的利益,或者是其他什么,我们也左右不了;而且这一点也不是我去关注的。

“击剑是我的生命”决定退出国家队

自由谈访谈:如果入选的话,这次是你人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资格选拔?

黄良财:对。因为2008年的时候我们没有团体赛,个人赛也是按照积分来,谁的积分排在前面谁就去参加。2008年的时候,我的确在各个方面,经验也好实力也好都不是最出色的,当时我落选,也是当陪练,练到他们参加比赛。

自由谈访谈:接下来你会怎样打算?

黄良财:我现在决定退出国家队,然后想给自己放个长假,在家里好好陪着我的家人,感觉这么多年来亏欠他们太多了。

自由谈访谈:退出国家队,这是一个冲动的决定么?会不会考虑下收回这样的言论呢?

黄良财:不可能的。击剑就像我的生命一样,既然我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不反悔。

自由谈访谈:你说击剑像你的生命,其实你是真正地喜爱击剑这个运动,还是说它给你带来的那种荣誉呢?

黄良财:都有。我是很喜欢击剑,同时也是因为喜欢上击剑,然后我得到了荣誉。

自由谈访谈:奥运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良财:我最大的梦想和目标就是能够参加奥运会,能够在奥运这么大的舞台上展现出我自己的姿态。

国家队十年没回家过春节

自由谈访谈:你在国家队度过多少年了?

黄良财:在国家队十年。

自由谈访谈:每天的日常安排大概是怎样的?

黄良财:运动员训练是很枯燥的,每天的生活三点成一线。一点点业余的时间,就是干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说实话谁愿意这么训练?

自由谈访谈:每天早上大概几点钟起床?

黄良财:7点钟起床,7点半去食堂吃早饭,接着就开始训练。8点半或者9点开始,一直持续到11点,最迟到12点。然后接着吃中饭,完了会是一个午休。有时候我没有睡午觉,1点半左右又开始训练。平时还得上网问教练的训练计划。

晚上有时队里面会组织学习,如果没有的话,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干一点自己喜欢的事,不要违反队里面规定的事就行了。

另外就会有一些文化的学习。我们会请一些专家老师来上课,譬如心理课、养伤课。

自由谈访谈:春节能回家吗?

黄良财:没有。因为我们这个项目往往在春节的时候,就是每年第一个赛季的开始。这场比赛在法国巴黎。

自由谈访谈:多少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

黄良财:好多年了。

自由谈访谈:能记得起来吗?

黄良财:我已经想不起来多少年了。来了北京之后,就基本上没回来过。

自由谈访谈:这十年你还完成了成家的大事。

黄良财:对,我的爱人是我在汕头体校时候的队友,她是我师姐。大概从2003年开始谈恋爱,那时候谈恋爱还是偷偷摸摸的,怕被教练知道。就一直那样异地恋。

自由谈访谈:十年中你们朝夕相处的时间有多久?

黄良财:十年加起来有半年吧。那些年,一个周期的赛事或者训练完了,也会让我们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看看家里人。近4000天有差不多200多天能够见面。

自由谈访谈:妻子和父母亲会过来探亲吗?

黄良财:比较遗憾的是我的父亲、母亲从来都还没有离开过他们居住的城市,所以我下面最想要做的就是先在家里陪陪他们,把他们各方面都先安住、稳住。然后下面稍微抽点时间,陪他们出去散散心吧。首先第一点可能我会带他们去北京,看看北京的天安门、长城、故宫是什么样的。

自由谈访谈:从18岁到现在的28岁,这十年你自己改变最大、收获最多的是什么?

黄良财:主要是对击剑这个项目规律的认识。

因为一开始练击剑的时候,就觉得练好了就行了,比赛好了就行了,就没有具体的去分析对手,做一些赛前的准备什么的。所以这么多年来,最大的收获是不能光靠训练,其实有很多前期工作需要做的。

自由谈访谈:这十年你最留念的是什么?

黄良财:最留念的还是我那帮兄弟吧。跟他们相处十年了,就像我所说的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大家能够在一起并肩作战这么多年。

自由谈访谈:平时和队友相处如何?

黄良财:这么多年了,在这个圈子能看得懂的人其实也都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比赛作风和我的训练作风,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不想对自己做太多的评论。

自由谈访谈:如果你决定退出国家队,这些感情就得放下了。

黄良财:现在不放下,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吗?

因为落选,不知道流了多少次泪

自由谈访谈:据闻听到你落选奥运选拔的这个消息,父母的反应?

黄良财:这几年我父母亲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们一直关心我是否能参加奥运会的事情。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北京买药,寄回来给我的老母亲。包括我的爱人她也是定时定点地把我老母亲接过来看老中医。我母亲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受到打击太大了,一下子就晕倒过去。

自由谈访谈:我看到你的微博上曾写过这样的话:人生有两种境界,一个是痛而不言,一个是笑而不语。你觉得自己现在属于前者吗?

黄良财:算是吧,可能通过这件事情之后,让我自己变得更加成熟。

自由谈访谈:成熟是指你会继续讨回公道,还是说隐忍呢?

黄良财:反正事情现在也闹到这样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吧,我也不想去做太多地回应。我不想一些行为举动给我的家庭带来更大地影响。目前我最想要的就是好好陪陪家人,安慰我的家人,不要再为这件事情睡不好。

自由谈访谈:有为这件事流泪吗?

黄良财:不知道多少次了。

自由谈访谈:男儿有泪不轻弹。

黄良财:但自己的委屈只可能自己知道。

自由谈访谈:现在看来十年的击剑队努力,值得么?

黄良财:我觉得值得,因为目前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击剑给赋予我的。

自由谈访谈:这次的落选是一次失败吗?

黄良财:我觉得不失败。因为我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我家人,其他的因素我是无法去改变的。首先我付出过、努力过、珍惜过,是不是?

“体育精神的本质就是干好本职工作”

自由谈访谈:你怎样看待个人名誉和团队精神。

黄良财:个人也要融入到团队精神。每个运动员如果没有实力的话,如何更好地融入到这个团队中去呢。

自由谈访谈:对于你的落选,给你的理由如果是为了整个团队的建设,为了顾全大局,你能够接受吗?

黄良财:我可以接受。但是关键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跟我说出这样的事,也没一个正式的一个通知跟我说大家好好坐下来聊一聊,到目前都没有。换成是你当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自由谈访谈:你在接到落选通知的那一天,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图:是一副面具。文字写着:要为一个人卸下面具。为什么?

黄良财:为什么我要为一个人卸下面具,我自己或许有什么不公平待遇也好,我都一次次的服从一次次地听从指挥,尊重配合教练员工作;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我不想再那样。

我要让我自己的面具摘下来,让人家看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自由谈访谈:几乎在同时,媒体报道了落选奥运举重项目的湖北运动员田源。你们的遭遇由共通的地方么?

黄良财:我也不想去评论别人。因为别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我只做好我自己的事情。

自由谈访谈:那你觉得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体育精神的本质是什么?

黄良财: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自由谈访谈:具体说?

黄良财:就是训练、比赛,那你还想别的吗?那你也没有那么多别的选择。

自由谈访谈:有人认为体育是为了获得自身的快乐,或者是为一个团体、为国家争得荣誉。对你而言哪个更重要?

黄良财:我觉得都很重要。当初我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是想着给自己有一个交代,然后为国家争得荣誉。

自由谈访谈:当时为什么想成为一个职业的击剑选手呢?

黄良财:一开始其实我也不知道击剑到底是什么。最开始是由亲戚的介绍,然后到了启蒙教练的训练房里,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它了。那还是96年的事情。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说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好好的走下去,哪怕是我跪着也要把它走完。

这十几年来击剑就像我的生命一样,我每一天的每一秒,都在为了它。

感谢举国体制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一个平台

自由谈访谈:你知道举国体制吗?

黄良财:我不知道举国体制是什么。

自由谈访谈:举国体制大意是国家集中有限的人力、财力、物力,尽可能地调动各种积极性,用最好的竞技体育资源,来培养国家的“专业运动员”。

黄良财:首先感谢举国体制给我们提供这么好的一个平台。我也随时为击剑事业而作出牺牲。

如果说我能够去参加这一届奥运会的话,也就是我的最后一届了。既然我坚持到最后了,而结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提前离开吧。

其实中国运动员也是比较苦的,因为随着年龄增大,慢慢地从训练的各方面都不一定能达到教练的要求。在训练上没有得到一定的保证,你想作出更好的成绩也不太可能。

自由谈访谈:我能否认为你的运动生涯高峰就此到头了呢?

黄良财:目前我只是选择退出国家队,接下来给自己放个长假吧。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再来制定下一个新的计划和目标。

自由谈访谈:决定退下来的话,心理落差大么?

黄良财:现在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

自由谈访谈:退役之后又怎样的打算?

黄良财:我想还得听广东体育总局这边领导的安排吧。

我现在关注的是接下来广东领导会对我作出怎样的决定。大家知道我的事情以后,广东的领导都比较关心我,也抽空看望了我的家人。所以我还是挺感谢他们的。

退役后“不至于像张尚武那样落魄吧”

自由谈访谈:之前,不乏有媒体报道某些退役奥运冠军的生存窘境,最近的有张尚武乞讨卖艺的例子。你怎样看待这个?

黄良财:我觉得我不至于那样落魄吧(笑)。也许今天在这里我不能闯出一片天地,我会换个环境,重新制定目标。

因为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我自己不会选择那种比较极端的。

自由谈访谈:在击剑项目中,有没有也有类似网球选手李娜那样脱离体制、单飞成功的选手?

黄良财:从事击剑这么多年,目前我还是没有看到在击剑项目有像李娜这样的运动员代表个人参加比赛的。

自由谈访谈:也有若干中国体育明星,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加入外国国籍。你考虑过么?

黄良财:我现在没有想那么远。而且以我目前的状况再到国外去打的话,已经不太可能了吧。

自由谈访谈:那你觉得你现在生活幸福吗?

黄良财:我很幸福啊。每天睡到自然醒,也不用定个闹钟。

自由谈访谈:这样听起来有点像赌气。

黄良财:也不是赌气啊,本来就是嘛。在队里面的时候,每天要求你定时定点地起来吃饭,定时定点地去训练,一切行动都跟部队一样似的。但在家里倒是不用,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起来,想几点吃饭就几点吃饭。

自由谈访谈:到现在为止,觉得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黄良财: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从事16年击剑,不能去参加一届奥运会。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嘉宾介绍

黄良财

中国男子花剑运动员

1984年生于广东汕头市,2002年进入男子花剑国家队。曾获2010年广州亚运会男子花剑团体冠军。2012年7月,因落选伦敦奥运会而选择退出国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