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两会自由谈:行政主导的城镇化难免畸形

2013年03月06日 21:23
作者:凤凰网评论

陈志武:开征房产税的前提条件是财政公开、透明

彭晓芸:房产税一直是这几年议论的热点话题,但很多人认为房产税的推行必须跟土地所有制的改革配套,也就是说改变土地70年产权,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陈志武:我知道很多人这么说,但我觉得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必须得要解决,那就是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收到的十几万亿的财政税收,包括土地出让金等等,这些钱是怎么花的,如果这些钱是怎么花的没有明确交代,不受到实质性的民主监督制约,那么以前通过土地财政收到的这么多钱就是不应该的。

所以地方政府本来就不应该收的钱,不能够帮他们找新的钱的来源,让他们不至于在以后把以前养成的花钱的习惯得到支持。

陈志武:西方国家的房产税也是投到社区建设,回馈到教育等等一些方面。

殷冬明:房产税最大的去向是学校,最近我有一个朋友发来一个消息,说美国两个地方,一个是西雅图,一个是德克萨斯的一个城市,都要修一所公立学校,然后规模差不多的情况下,投资大概差六倍。最后发现,民主党占优势的西雅图的公立学校就很贵,因为大家更愿意把自己的税用来提升公共资源的质量,共和党占优势的地方相对来说公立学校就没有那么好。

陈志武:20%的房产增值税,我一直是反对,在目前财政不透明的背景下,不该推出任何新的税种。如果实在是要通过税收的工具去把房产泡沫降下来,其实应该反过来,买新房子的人交20%的税,买二手房的人不需要交任何税,买新房子的人要用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地,那你要多交20%的钱给政府。这样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放在现有的房产交易上面,也可以改变目前大家都抱怨的,各个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房子的空置率那么高。通过鼓励更多的二手房交易,把现有的资产、房产的价值和它的资本属性提升出来,同时让那些不断的去买新房的人多付出一些代价。

彭晓芸:让地方政府自我减少税收,这个难度非常大。

陈志武:那对不起,不能够通过房产税来解决这些问题,张三李四买房子赚的钱,每一分钱都是他的,凭什么政府就可以通过一纸文件说,本来昨天还是属于你的一百块钱,今天20块钱就归到政府的手里面。

彭晓芸:税种的设立,这个环节的透明度和论证可能还不够。

陈志武:是,所以开两会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除了享受感受一下北京的空气之外,也应该去想到十几万亿的财政开支到底是怎么花的,有哪些是不必要的,哪些应该要砍掉的,能够发挥一些实质性监督的作用。

下一个十年:人的城镇化需门槛更低的创业环境

彭晓芸:下一个十年,依赖于大型投资项目的经济增长可能将会遇到瓶颈,那么该如何释放新的经济增长活力?

陈志武:必须制约政府的权力,如果政府的权力继续扩张的话,那么民间的空间就不断的被压缩,导致民营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小。当然有很多的民营企业已经非常成功,他们的规模非常大,比如说金融行业,有很多法律法规和文件规定,都要求注册资本金要有多少个亿等等,这些对于已经成功的民营企业家来说,也不是雪中送炭,因为他们的钱本来就已经很多了。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90年代的时候房地产开发,只要能够得到一块儿地,同时就可以从银行去贷款,买地的钱不一定是自己的,自有资金的要求非常低。但是现在各个地方的要求是房地产开发商买地的钱必须是自有资金,一块儿地在北京或者其他大城市,都是几十个亿,刚刚起步的民营企业家,想要创业的人,想要进入房地产行业是不可能的,他哪里拿来几十个亿。

但是对于已经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要拿出来几十个亿或者几个亿并不一定是那么难的。这样一来,那些前提条件和行业准入门槛就越来越让国企和已经非常成功的大的民营企业变成一个既得利益群体,创业者,特别是普通老百姓家庭出身的就变得很难进入这些行业。大家都熟悉的冯仑也好、潘石屹也好等等这些房地产行业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当年做房地产的时候,自己手头的钱并不多,那时候的门槛非常低,比现在要低很多。

彭晓芸:今天创业的门槛已经抬高很多了。

陈志武:今天跟冯仑差不多的年轻人,想要重复冯仑创业的经历和过程几乎是不太可能。

殷冬明:至少在房地产领域是完全不可能的。

彭晓芸:在社会学领域我们讲阶层固化加剧了,在经济上可不可以讲,创业环境还是存在一些局限。

陈志武:所以要约束政府权力,经济机会、创业机会、社会跨阶层的流动性,都跟政府的权力有非常大的关系。

彭晓芸:到2015年中国的城镇化可能达到55%,到2020年可能将到达到60%,也就是每年可能会有一千多万人要转移到城市来,我们的城市能否有足够的就业、创业机会,使城镇化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殷冬明:如果我们把城市化的指标通过非单一的数值指标,而更多的是去关注城市化的质量,能够保持公正,能够不受到不公正利益的损害,这才是城市化的核心。

彭晓芸:今天谈的也关系到城镇化里面的人文关怀方面,在这个经济增长里头,考量到它的人文价值,城镇化也有它的人文方面的需要。

陈志武:尊重个人的选择,尊重个人的权利。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陈志武 城镇 权力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