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期 2013.03.06

自由谈
古井贡酒

导语:“城镇化是最大的内需,要把这个潜力发挥出来,还要靠改革。”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2012年12月一次调研工作座谈会上这样说。2001年写入国家五年计划纲要的城镇化战略,从未被如此重视,并被置于如此高的地位。特别是中共十八大召开以来,全国上下对于推进城镇化的热度前所未有地高涨。
[2013年全国两会专题][网友评论]

城镇化

古井贡酒

两会自由谈独家对话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经济学家陈志武先生以及城市规划学者殷冬明先生,一起来谈未来十年,我们所期盼的城市化。

城镇化应当以“人”为核心

在过去五年里,中国转移农村人口达到8463万人,城镇化率也从45.9%增长到52.6%,副总理李克强也曾提到,他希望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而不是造城。但是在河南一些县,新的城镇化运动变成了在一个县里面选择四五个集中的居住地,把农民从他们传统的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宅基地里边,强制性的搬迁出来,然后集中到这四五个地方,所谓的把农民赶上楼。在很多的县、市一级,新的城镇化运动实际上变成了赶农民上楼。[详细]

城镇化不能沦为“造城运动”

即便再强调核心是“人的城镇化”,但到了地方政府层面,基础建设的冲动还是这么强。而地方政府发展的核心模式是基于土地财政,政府首先从农民手里收购土地,这是一种完全垄断性的收购行为,农民只能以农用地的价格向当地政府的土地中心去出售土地,经过城市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转性以后,作为城市土地再向开发商出售,这个过程中的垄断性利润是非常惊人的。[详细]

陈志武

现在又要通过行政权力推动城镇化,千万不要再造出更多的像北京、新德里、巴黎这样的城市,因为这样的城市非常不利于人们的居住。

城镇化

过去五年里,中国转移农村人口达到8463万人,城镇化率也从45.9%增长到52.6%,副总理李克强也曾提到,他希望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而不是造城。

古井贡酒

陈志武:现在又要通过行政权力推动城镇化,千万不要再造出更多的像北京、新德里、巴黎这样的城市,因为这样的城市非常不利于人们的居住。

行政权力主导的城镇化非常不利于人的生活

如果大家去苏州、无锡、佛罗伦萨或者是威尼斯,这些靠市场自然发展出来的城市,往往街道很小,城市的建筑不是那么宏伟,都是非常的小而精。从经济学里面讲交易成本的角度来讲,完全可以理解,那个时候没有汽车,人们靠马车和自己推的木板车,要是把街道都弄的很宽、很长,对于市场交易的深化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现在又要通过行政权力推动城镇化,千万不要再造出更多的像北京、新德里、巴黎这样的城市,因为这样的城市非常不利于人们的居住。当然有人会说,有了汽车也无所谓。但是这样一来就使得空气污染更加严重,人们每天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在路上,开着车享受高度污染的空气。[详细]

资源高度集中模式经济效益高,但污染效率也高

资源的过度集中造成了北京大量的空气污染、水短缺、教育资源短缺,实际上更糟糕的后果不在北京城里,而在北京城外,在北京周围方圆大概二三百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空洞,北京强大的吸力效应把周边所有的优质资源,不管是人、还是物、还是财,都吸到了五环内625平方公里当中,以至于周边出现了阴影效应,就像大树底下的一大片阴影一样。经济的这种极化发展和资源的过度集中实际上已经对经济发展产生了阻碍。

所以政府权力的集中度高还是低,对于整个国家的城镇化过程最后的落脚点、结构上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当然也包括对收入差距、收入分配的结构上也必然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权力越集中,资源配置越集中,收入会越集中,财富也会越集中,当然污染也会越集中。[详细]

尊重个人的选择和权利才是城镇化的核心

如果政府的权力继续扩张的话,那么民间的空间就不断的被压缩,导致民营企业的空间越来越小。当然有很多的民营企业已经非常成功,他们的规模非常大,比如说金融行业,有很多法律法规和文件规定,都要求注册资本金要有多少个亿等等,这些对于已经成功的民营企业家来说,也不是雪中送炭,因为他们的钱本来就已经很多了。

但是对于已经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要拿出来几十个亿或者几个亿并不一定是那么难的。这样一来,那些前提条件和行业准入门槛就越来越让国企和已经非常成功的大的民营企业变成一个既得利益群体,创业者,特别是普通老百姓家庭出身的就变得很难进入这些行业。大家都熟悉的冯仑也好、潘石屹也好等等这些房地产行业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当年做房地产的时候,自己手头的钱并不多,那时候的门槛非常低,比现在要低很多。

如果把城市化通过非单一的数值指标,而更多的是去关注城市化的质量,能够保持公正,能够不受到不公正利益的损害,尊重个人的选择,尊重个人的权利,这才是城市化的核心。[详细]

城镇化

政府权力的集中度高还是低,对于整个国家的城镇化过程最后的落脚点、结构上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农民工

权利平等问题,不可能用福利分配的做法化解。意识不到这一点而错过改革的时机,必将为未来埋下隐患。

古井贡酒

城镇化大格局下,如果不关注每一个个体的命运,必定会埋下诸多问题隐患。

城镇化要捍卫农民的自由意志和财产权

当春晚正式结束了赵本山时代,小品相声清一色关注城市题材时,有人欢呼新人新气象,也有人感叹“白云黑土”生活体验的从此遗失,令人惆怅。

从鸡犬相闻的熟人社会,到对门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社会;从遵循古老村规民约、人情世故,到彼此建立冰冷晦涩的法律关系。一代人身上完成这样深刻的转变,问题会有哪些,值得打上问号。

从《乡村爱情》系列电视剧的连年热播可以看出,印象中人人渴望的跃出“农”门,不会是一致的选择。人有对自身生活方式的选择权。这个权利必须受到尊重。是否进城,成为城镇中的市民,应当尊重农民的自由意志。这不仅事关权利保护,也事关由此形成的城镇是否病态。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因为政治等非自发因素形成的城镇,总是充满了各种不利于生活的城市病。

而要保障农民的自主选择权,农民的财产权必须首先得到捍卫。农民最宝贵的财产——土地,不可以像过去一样被轻易征收改变用途。 [详细]

城镇化要预防阶层撕裂

有人说如果没有在2012年买房,等于一年白干。了解春节后的房产新闻,你会知道此言不虚。限购政策带来的短暂房价低谷看起来已经过去。涨,成了今天人们普遍的心理预期。 而房租也正同时以惊人速度上涨。单位里每天在同一张桌上吃饭的年轻人失去了共同语言。一些人在讨论新一轮涨势下,这个月自己的资产增加了多少,另一些人却在讨论还要不要续租,要不要再在这个城市坚持下去。

城市中的竞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竞争中的不公平。户籍等因素对人群的粗暴划分,对年轻人发展前景的阻滞,蕴含着巨大的风险。第一代进入城市者对社会差别待遇的耐受力较强,但是第二代人对不公平却要敏感得多。推己及人,同样出生成长在一个城市中的年轻人,不可能接受自己因为户籍的差别而在享受城市资源中的差别待遇。

权利平等问题,不可能用福利分配的做法化解。意识不到这一点而错过改革的时机,必将为未来埋下隐患。 [详细]

城镇化需要有限政府

巨大的蛋糕面前人人都想分得一杯羹,但事实是总是只有极少数人笑到最后,人人都有种被剥夺感。因为没有一个真正健康的市场被建立起来,市场的参加者们随时受到来自不受制约的公权力的压制和剥夺。

一方面愿意接受城市化的农民在土地征收过程中毫无话语权,进城农民因为户籍等问题而不得不承受差别待遇;另一方面,开发商除了要承担高额土地出让金、税费之外,还要承担严厉限购政策的风险;甚至二手房主和买主,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承担着飞速变化的限购、税负等政策风险。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公开推荐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托克维尔写道,“一方面是一个民族,其发财欲望每日每时都在膨胀;另一方面是一个政府,它不断刺激这种新激情,又不断从中作梗,点燃了它又把它扑灭,就这样从两方面推促了自己的毁灭。” [详细]

张晓山

全国人大代表张晓山认为,城镇化是个渐进的过程,而不是单纯的、疾风暴雨式的“造城运动”。

城镇化

城市中的竞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竞争中的不公平。户籍等因素对人群的粗暴划分,对年轻人发展前景的阻滞,蕴含着巨大的风险。

2013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到国家粮食局科学研究院考察调研时指出,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此时,距离他以《农村工业化:结构转换中的选择》的论文获得北大经济学硕士,已过去了24年。

凤凰网评论频道出品 欢迎收藏
编辑:彭晓芸 魏巍 郭刚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