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治理“小金库”,必须要“放大招”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人参与 评论

在治理现行体制下的“小金库”问题上,相关争议难以避免。十八大之后力度空前的反腐动作,加之相关制度的渐次初现,让7月底由中央各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入开展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

在治理现行体制下的“小金库”问题上,相关争议难以避免。十八大之后力度空前的反腐动作,加之相关制度的渐次初现,让7月底由中央各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入开展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引起广泛关注。

按照通知所要求的,财政、审计部门要加大财务监督和审计监督力度,强化专项检查,抓好“三公”经费、会议费等预算管理,进一步治理“小金库”,切实严肃财经纪律,真正从源头上斩断不良作风的“资金链”。的确,整治小金库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更不是某一个环节遏制就可以获得成效。

小金库的现象主要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条块分割的“单位制”在澎湃涌入的市场经济背景下,财政上“分灶吃饭”,形式上“政企分开”,导致了各部门各单位有能力有条件积聚属于自己的一笔隐性资金。在此之前,尽管也实施单位制,但是由于缺乏市场供给,所以大部分单位即便有小金库,数额也不会很大。但改革开放之后,很多产权不明确的领域甚至包括公权私用现象难以遏制,使得许多单位迎来了小金库的“黄金季节”。

早在1989年,中央就曾首次出面整治小金库,但效果难称理想。此后的1995年和2009年,又有两轮全国范围的清查治理。有关小金库的规模,一直处于各执一词之状。一种较为权威的说法是2006年时任审计署总审计师孙宝厚曾透露的:1998年-2006年上半年,全国审计机关共查出“小金库”(含挤占挪用)金额1400多亿元。孙宝厚大致推算,在审计机关的审计范围内,每年“小金库”数额可能高达800多亿元。这一规模相当于2006年全国财政收入的2%。

每年近千亿资金未能纳入预算统一口径,使得官员“三公”消费也屡禁不止。以近期中纪委准备彻查的“培训中心”为例,大量单位在临近风景区都有着自己的“会所”、“度假村”、“培训中心”和“疗养院”等。这些单位名为对外经营,实为各机关领导提供高端消费,既享受了市场化经营的好处,又能够为体制提供“特供服务”。并且,相关的资金流向并不归向财政预算,而仅流通于单位内部。

所以,整治小金库的根本是要切断“资金链”的来源。其一是要明确单位制下的企事业单位的产权归属,诸如培训中心、疗养院这样的机构,必须实施彻底市场化;其二是明确机构的权力边界,集体性的公权私用同样是小金库的资金来源之一,假如做好权力清单的工作,小金库问题也不难解决。其三要将政府机构的所有收支统一口径,以法治的形式拒绝“私房钱”的存在。

从大背景来说,小金库的问题有被根治的利好条件。首先是普通民众痛恨政府官员肆意消费的行径,整治小金库,发动民间监督,能够获得广泛的支持与良好的口碑;再者中央政府也不愿意各地方单位“损公肥私”,在税收增长幅度放缓,中央集权强化的背景下,通过回收预算口径外的“小金库”,对于抑制失控的官僚作风和树立中央权威,都是十分奏效的。

当然了,正如一般公众的犹疑眼神所暗示的,小金库问题由来已久,又深植各系统单位之中,光庞大的培训中心在全国就数不胜数,整治之后该如何处置,这些具体的细节都拷问着整治者们。毕竟,小金库从来都不小,没有“大招”恐怕真的难以根治。

[责任编辑:石玉]

标签:小金库 孙宝厚 三公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