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蒋劲松:生命不是可以买卖的商品

2011年11月26日 10:31
来源:新京报 作者:蒋劲松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新京报》近日报道,北京存在一个由多家中介操控的“卵子黑市”,形成了包括体检、取卵、代孕等多个环节的黑色产业链。他们瞄准北京高校女生,对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女生卵子更是出价数万元。在中介牟取暴利,参与各方看似各得所需的背后,充满了健康、伦理、法律的巨大风险,生命尊严和价值受到的伤害更值得关注。

伦理悲剧的多重风险

出售卵子者以及购买卵子者的权益,如果受到损害,难以依法维护。

在非法卵子买卖活动中的“取卵手术”,和做试管婴儿取卵手术是一样的,需要用激素类药物抑制卵巢活动,同时将闭锁的卵泡“催熟”,促进排卵,这一过程存在引起多种并发症的风险,比如卵巢过度刺激症,引发水肿、腹水、肺栓塞等,严重的甚至可能致死。一般情况下,女性在22岁以后,卵细胞才完全发育成熟,过早或频繁的“催熟”,甚至还有提早绝经的可能性。

由于中介的违规操作,私下里进行手术,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卖卵者很难维权。同时,由于中介审查等机制相比正规医院十分薄弱,在“买卖”双方互盲的情况下,存在发生非常严重的伦理悲剧的风险。

对购买卵子者,其实风险可能更大。中介以及相关医院在暴利的诱惑驱动下,很有可能不认真地检查出售卵子者的健康状况,不调查甚至隐瞒出售卵子者的家族疾病史,所以孩子未来的健康究竟如何,其实是有高度风险的。一旦发现问题,孩子早已出生,很可能早已过去多年,又是非法交易,很难获得赔偿。

卫生部2003年重新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明确规定,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供卵行为。赠卵只限于试管婴儿治疗中的剩余卵子;对赠卵者必须进行健康检查;严禁买卖卵子;每位赠卵者最多只能帮助5名女性怀孕。

然而,由于客观上存在着大量需求,使这一规定并不能禁止非法交易的产生,只是迫使其走入地下,更加无法监管。出售卵子者以及购买卵子者的权益,如果受到损害,难以依法维护。当事各方如果发生利益纠葛,难以处理,容易影响社会稳定与和谐。

捐赠还是交易?

美国多所名牌大学的美丽女生正通过互联网暗中推销她们的卵子,并在网上大做“卖卵广告”。

几乎在所有的国家,即便是对那些自愿的卵子捐赠者,她们得到的“必要补偿”,也要比精子捐献者高出许多。这本来很正常,但当补偿高到一定程度时,事情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就会变成金钱交易。

虽然大多数国家明令禁止卵子买卖,但各国监管严格程度不一,在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非法买卖卵子的现象并不罕见,也有许多人专门到监管不严的国家购买卵子。

“我们如何创造人类”组织的负责人约瑟夫·甘达瓦尔,对卵子买卖的行为提出了严厉谴责,“如此一来,卵子捐赠就成了一个人们用于牟利的行业。美国对此更是来者不拒。但是那些妇女们应该清楚,她们捐赠不仅仅是一个细胞,卵子最终会演变成一个生命,一个与她有血肉联系的孩子……你愿意用15000英镑出售你的孩子吗,当然不!”

2006年年初,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德波拉·斯帕通过专门研究女大学生的“卖卵现象”后,写出了一本书《婴儿生意》。书中披露,为了赚取学费,美国多所名牌大学的美丽女生正通过互联网暗中推销她们的卵子,并在网上大做“卖卵广告”。书中说明,人们对卵子出售者的要求很高,除了健康的身体,对捐赠者的外貌、学历和人种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哈佛大学女生的卵子售价要高于哥伦比亚大学女生,而白人女性的卵子也要比黑人女性的卵子价钱更高。

由于英国的法律禁止为卵子捐赠支付任何报酬,因而很少会有人自愿捐献卵子。许多英国女性开始把注意力转到了美国。在美国最富盛名的私营“卵子捐赠者”中心,来自英国的卵子“捐赠者”的数量已经增加了25%。

面对这种局面,英国人类生育胚胎协会对该国的卵子“捐赠者”的外流现象非常担忧,认为这破坏了英国人引以为骄傲的捐赠传统。发言人约翰·保尔说,“在英国,我们在各种捐助事业方面拥有利他主义的传统”。他对卵子捐赠蜕变为交易很不安,“当我们为卵子捐赠者支付过高的酬劳总是会引起人们的非议,因为这会改变那些捐赠者的动机。而且,如果人们因为金钱的缘故反复捐赠卵子,这无疑会影响卵子的质量”。

购买卵子者,有些人是出于所谓改良基因的目的。这种想法没有科学依据。先不说名校的女大学生是否一定就会事业成功生活幸福,就算这个标准没错,成功和幸福也是多方面的因素所致,期待购买卵子来实现所谓优生的想法,最后往往会落空。

生命尊严受伤害

生命作为不可剥夺和让渡的权利,是人权最重要的内容,是不可以交易出售的。

卵子是生命的重要源头,一旦卵子成为可以交易的商品,生命自然的尊严和价值就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西方国家有发达的市场经济,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商品。一个运转良好的市场经济,恰恰需要严格地划分市场的边界。生命作为不可剥夺和让渡的权利,是人权最重要的内容,是不可以交易出售的。

卵子买卖,必然会导致生物学父母与社会学父母不同,由此可能会带来孩子的个人心理认同混乱,还会产生社会关系上的诸多问题。例如,孩子将来如何处理父母子女关系,法律上怎样判断个人身份的谱系,各种民事法律关系怎样处理等,都需要做非常复杂的调整。更为严重的是,生物学父母与社会学父母不同的现象如果大量存在,还有可能导致由于不知情而产生的亲缘婚配,这将导致遗传上的较大忧虑。

由于事实上存在着巨大的需求和市场,卵子买卖很难被法律所禁止。所以有人建议,干脆不如将卵子买卖合法化,以便加强管理。但即使将卵子买卖的活动合法化,规范管理,严格登记,也仍然不是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可以解决问题。

因为,个人隐私保护、个人行为自由与知情权之间的冲突仍然很难解决。我们不知道,人们是否愿意公开自己是“辅助生殖技术的结果”,如果不愿意,是否需要隐私保护?当人们缔结婚姻甚至谈恋爱时,怎样辨识爱人的生物学身份,怎样确知自己的配偶是不是自己生物学意义上的兄妹或者父女、母子?这无疑给人类的伦理关系带来极大混乱,动摇本已非常脆弱的现代家庭关系。

一旦将卵子的捐赠变成交易的商业行为,不仅意味着穷人等弱势群体将沦为富人的卵子提供者,受到身体上的剥削,而且由于商业的刺激,将会诱使或迫使提供卵子者不断出售卵子,一定会不断用药物刺激身体排卵,导致供卵者身体受到伤害,卵子的质量也会下降,最后导致更加严重的悲剧。在卵子交易中大量存在对供卵者的种族、肤色、相貌的要求,也会强化种族、肤色等方面的歧视,同样不利于社会文明发展。

□蒋劲松(清华大学副教授)

■ 相关链接

捐赠可补偿不能买卖

1978年,英国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各国随后展开了相关立法,旨在体现各方诉求,平衡伦理冲突与生育权利。

2004年中国卫生部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此文件规定:“供精、供卵只能是以捐赠、助人为目的,禁止买卖,但是可以给予捐赠者必要的误工、交通和医疗补偿。”

2005年韩国通过了一项生物伦理学法律,规定禁止出售卵子,只允许免费捐赠。但在2008年,韩国政府又修正了该法律,认定接受方捐赠方支付一些在捐卵过程中所必然要发生的费用,诸如食宿和交通费等并不违法。

英国也曾禁止卵子买卖,但近日出现了松动。英国政府生育监管部门称,为了解决全国范围内卵子捐赠者缺乏的问题,政府将重新考虑禁止出售精子和卵子的规定。英国人工授精及胚胎管理局的局长丽莎·贾黛表示,允许有偿提供卵子,可以让不孕的夫妻有多的机会在国内找到适合的卵子。

有偿提供人体组织在美国、西班牙和俄罗斯是允许的,这些国家年轻的女性甚至会通过提供自己的卵子偿还债务或是支付上学的费用。据报道,在莫斯科30岁以下且生育过健康子女的妇女提供卵细胞,每次可获得最高3.5万卢布的报酬。在纽约,花8000美元就可以买到年轻女性的卵子。

2011年11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认为,专门从事捐受卵子的个人、中介和单位,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中介有强迫、威胁大学生卖卵的行为,还涉嫌危害人身自由,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

 
[责任编辑:PN019] 标签:卵子 买卖 捐赠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