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燕农:弟弟要睡了,我们不能只有眼泪

2011年10月24日 08:05
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燕农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燕农

近日,一张《弟弟要睡了》的照片,在微博上被疯转,许多人称感动得想哭,还有人试图对口资助女童。该照片摄影师说,照片是在湖南凤凰县山江镇好友小学课堂上拍到的,女童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要干农活,所以带着弟弟上课,因弟弟闹困,正在听课的姐姐抱起他。负责当地支教联络的老师说,这种状况在当地十分普遍。(本报今日9版)

当贫困、无助、留守儿童等诸多为人长期牵挂的元素,汇集于一个画面当中,确实令人心生悲酸,刚刚读二年级的稚幼女童,肩膀上扛得东西委实太多。尽管只是一张图片,却勾画出了今日某些贫困农村的社会图景,给人以凄凉的想像和无尽的思索。农村空心化或许是这组照片最直接的镜头表达,但是,正如有经济学者所论证的,几乎所有的经济贫困,都缘于权利的贫困。

在城乡差距无可缩减、人口红利逐渐减弱的社会背景下,农村空心化几乎是我们绕不过去的一个阶段。一定程度上,农村空心化不是问题的实质,甚至于我们很多人都曾有过一种美好的畅想:在我们不再工作的年龄,带着聊以养老的积蓄和社会保障,在农村的青山绿水旁,能够安然而居。事实上,这种画面,在西方的影视片中,并不少出现。所以,通过《弟弟要睡了》这张牵动人心的照片,更需要思考的是农村老幼的权利保障。

之于女童以及营养不良、头比较大的弟弟,或许有太多缺失的权利可以观照。比如他们作为随迁子女跟在父母身边的权利,无需增加经济负担在迁入城市接受教育的权利,或者是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农村接受政府部门保护的权利,最起码不至营养不良和无人看管。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指出: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基于此,在一些发达国家,儿童的社会福利远超越了成人的社会福利,涵盖了营养、衣着、住房等多个方面。

理论上,农村留守的“弟弟”,显然不只有“睡觉”的权利。但是,社会保障的触角,并没有伸向社会的每个角落,于是属于儿童的福利,很多就成了纸上的描述。尤其在贫困的农村,所谓儿童的福利,直接与家庭个体的经济状况相挂钩。这种情形下,即使农村不出现空心化,疲于奔命的父母也未必能够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孩子,姐姐带弟弟上学的悲酸一幕依然不可避免。

之于女童的爷爷奶奶,同样有诸多缺失的权利可以观照。比如老有所养的权利。与城市职工不同的是,农村老年人没有“退休年龄”,归根结底,是薄弱甚至于空白的社会保障,让这个群体没有能力放下耕作而颐养天年。一定程度上,“幼无所依,老无所养”的农村,才是《弟弟要睡了》这张照片所传递出的最催人泪腺的问题。

当我们的GDP已雄居世界第二,当我们的财政税收连续增长,甚至于超过GDP增长速度近两倍的时候,我们相信构建一个人人共享社会发展成果的福利型社会有了基础支撑。所以,农村的弟弟要睡了,我们不能只有眼泪,而应该从制度上给他一张铺满幸福感的床。

[责任编辑:PN019] 标签:人口红利 留守儿童 眼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