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春阳:我们为何要“捧红孙老伯”
2010年08月03日 07:39青年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社论

我们要捧红的并非孙老伯个人,而是其“良苦用心”——“这秀,是做给那些冷漠看客的”;我们最看重的,是要通过孙老伯“做好事求表扬”这样一个另类事例,引发人们对道德行为方式的思考与讨论

“我们就是要捧红孙老伯!”——7月31日本报头版曾如此鲜明表达本报立场。孙老伯也确实“红”了,国内媒体争相关注,报纸、电视台包括央视争相采访报道,媒体评论与网上论坛、博客、微博争相讨论……而本报之所以要“捧红孙老伯”,则诚如本报负责人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的,我们要捧红的并非孙老伯个人,而是其“良苦用心”——“这秀,是做给那些冷漠看客的”;我们最看重的,是要通过孙老伯“做好事求表扬”这样一个另类事例,引发人们对道德行为方式的思考与讨论。

孙老伯受到网友与公共舆论的一致力挺,反面的声音相当零星,这一点让人欣慰,因为它见证出时代的进步,人们的道德观、价值观,以及观察思考问题的能力与角度,都在与时俱进。而若是将孙老伯“做好事求表扬”放到10年前来讨论,社会的反应恐怕会与今天大异其趣。

值得一荐的是8月2日《南方都市报》署名彭远文的一篇评论,该评论提到了“躲避崇高”四个字。崇高本来人人可以企及,中国古人说“人人可以为尧舜”,但当道德标准被无限拔高、求全责备,那么它或者让人感觉遥不可及,或者让道德与虚伪难分彼此,或者逼人对“崇高”敬而远之,而那随之而来的结果便是“冷漠的看客”。该评论还提到“扬善”是媒体的重要责任之一,而本报正是要通过“捧红孙老伯”这一过程,唤回人们对“崇高”的亲近,鼓励更多的人展示美的内心,让“助人”真正成为一种赏心乐事。

不能不指出的是,尽管我们“捧红孙老伯”带有极其明显的道德倾向,但这种道德倾向依然是建立在尊重他人价值观、道德观的前提之下——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道德观与价值观,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如果说舆论对孙大伯“做好事求表扬”表现出了难得的宽容与开放,那么个别评论与网友对那位发帖女士的极端指责与攻击,则未免失之于苛刻,也偏离了本报报道的主题——本报报道旨在对孙老伯的行为进行权利评判而非道德评判,而若从权利的视角,那么该女士通过网帖表达自己的意见,也是其正当的权利。

平心而论,这位女士身上也未必没有闪光点可以捕捉,不受传统道德(如忘恩负义)的束缚而勇于表达真实想法,就是其闪光点之一——孙老伯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如果我们反对对孙老伯进行道德绑架,那么就应该同样反对对这位女士进行道德绑架。任何人都不应该被道德绑架,任何美德善行都不应演变为“放贷”,让受惠者成为欠债者同样会让人“躲避崇高”。一个好的社会,应该多从权利的视角评判人的言行,对于人类文明的维护来说,人与人之间尊重彼此的权利是比“互助”更为重要的前提。

孙老伯“红”了,然而毋庸讳言,一切都将过去,“新闻”终会成为“旧闻”。但孙老伯“做好事求表扬”所引发的讨论与思考,必然会留下印迹。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翟春阳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