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士兵:中产阶层 先告别脆弱再谋求壮大
2010年07月19日 07:51北京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不管你喜不喜欢“中产阶层”这个称号,这顶帽子都经常地扣在中国许多人的头上。一项研究报告称,北京中产阶层在社会阶层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40%,约540万人。另一项由国际研究机构所作的预测则称,随着中国经济大踏步地向前,中国的中产阶层的队伍仍将继续壮大,到2020年,在经济的强大驱动下,这一数字将达到7亿,占总人数的近半。(7月18日《法制晚报》)

真是看上去很美呀。要知道,中产阶层的加速崛起,承载着社会良性发展的巨大期待。毕竟,理想社会应该呈现“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占人口多数的中产者将成为稳定社会的超级力量。不难想象,要是中国中产阶层顺利实现大扩军,“橄榄型”的理想社会结构,也就成了可预期的前景。

问题是,这种中产大扩军有坚实的社会基础吗?换句话说,现在的中产阶层能充当起这种大扩军的底座吗?

目前确认的中国中产收入标准是11800-17700美元/年。这意味着,我们所说的中产阶层,不过就是年薪10万左右的人群,他们多是城市里所谓的白领。即便是这样的人群,还是不到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而在中国许多大城市诸如房价、教育、医疗以及其他生活成本过高的语境下,这样的中产阶层自然会被人们习惯性贴上“脆弱”、“易碎”的标签。

很多表面看来尚属体面光鲜的中产阶层,其实根本经不住生活风雨的轻易击打。很多时候,他们自己都不敢想象,房子、看病以及衣食住行,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一根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可以说,尽管实现中产阶层大扩军是一种强大的社会诉求,但事实上,易碎的、不断透支的中产阶层,本身就面临着“缩编”的危险。

况且,“中产阶层”的内涵,也绝对不应该仅仅体现在经济收入的层面。它本身还体现并负载着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领域的价值。比如,在一个健康稳定的社会中,中产阶层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认同和传承及因此而具有的某种“保守”立场,均使中产阶层承担着“社会稳定器”的功能。可以说,没有中产稳定,当然也就没有社会稳定。业已初具雏形且可能继续扩大的中国中产阶层,也必然将承担起类似的功能。但由于当前中国中产阶层的独立性较弱,其本该享有的各种权利与福利,常常不能得到制度化的保障。况且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尚不十分健全的保障机制的双重挤压下,中产阶层的境遇,可能轻易就因住房、教育、看病的压力,而出现重大的变数,使其滑出中产阶层的队伍。在现有的“队伍”尚且不够稳定的局面下,中产阶层的“扩编”,也就缺乏足够坚实的基础。

而上述不安定、不安全的危机感,则可能使中国的中产阶层,无法对未来前景形成稳定的预期,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相对成熟、稳定的价值观体系。即使中产阶层在物质上进入了有房、有车的中产状态,但由于其群体性的心理脆弱和价值观摇摆,其作为“社会稳定器”的功能并不健全。

中产阶层大扩军,在现实语境下,多少只是“看上去很美”的事。要真正实现中产阶层队伍的壮大,并使其在社会发展中起到相应的作用,首先应该正视当前中产阶层面临的困境,找到办法先让这个群体告别脆弱。

单士兵 (重庆 编辑)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