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贵峰:“电大”何以成了“西大”

日前,北京广播电视大学50余分校、工作站正在进行统一的期末考试。记者暗访发现几乎每个考场都有学生作弊,考生带着A4纸以及各种小抄来回翻看。监考老师熟视无睹,甚至站在门口“放哨”防巡考,发现情况就发“暗号”。对此,一位监考官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说白了就是买文凭”,“基本没有人不抄”。(《新京报》7月11日)

北京电大如此“基本没有人不抄”的“买文凭”景象,不禁让人想起最近同样是与文凭相关、闹得沸沸扬扬的唐骏“造假门”事件。该事件中惹人注目的所谓“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据曝光就是一所专司买卖文凭、已被当地政府“勒令解散”的“野鸡学校”—该校的相关学位均明码标价出售:学士2295美元,硕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

两相对比,不难发现,北京电大与此“西大”,其实极为神似。前者虽然并没有直接为其文凭“明码标价”,但“监考老师站岗放哨”、“基本没有人不抄”的结业考试,说到底实际上仍是一种变相的文凭买卖。这正如有考生表示的,“根本就是花钱买证,每学期交2000多块钱,平时不用上课,考试拿上‘小抄’,老师也不管,就过了”。

一旦站在“花钱买证”或者说“文凭买卖”的纯市场交易角度来观察,上述种种以教育视角来看显得极为荒诞、怪异的考场“抄袭”大观,也就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了。——作为文凭卖方的学校,既然拿了考生的钱财(学费),当然就得及时给人供货(文凭),并做好各种配套的“销售服务”(如考场放哨、提供包含答案的所谓题库);而另一方面,对于作为买主的考生来说,既然自己已经交了钱、预定了产品(文凭),那么,享受商家(学校)提供的商业服务(抄袭便利),当然也就理所当然了。

“学历教育”蜕变为赤裸裸的“西大”式的学历交易,异化为一种与教育完全无关的纯经济活动乃至被大规模“产业化”,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何止北京电大如此、又何止“电大”类的成人高校如此——其他地方的电大,以及其他类型的成人高校如管理干部学院、职工大学、教育学院等,甚至一些不入流的普通高校,何尝不都是如此。

所以,对于上述北京电大发生的抄袭事件,有关管理部门再去“调查具体作弊人数”、“对违规的学生和校方人员严惩”,其实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抄袭、买卖文凭已到了如此严重、公然的程度,岂是一句简单的“严惩”能解决的?

真正有意义的是从源头上去反思: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学历教育的交易化、产业化,正规教育机构的学店化、“野鸡化”?对于这样一种一地鸡毛式的教育现状,高等教育办学体制、管理体制,乃至社会上的人才评价体制、选人用人体制,各自究竟应该担负怎样的责任?进而,我们应当怎样去做,才能根本扭转、矫正现状?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贵峰 编辑:郭刚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