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浮名:度身订做的国际奖到底谁蒙谁
2009年12月30日 09:26中国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者:谢浮名

现如今,国内的不少企业和个人,有极强的“国际奖情结”,不惜跑遍全世界,到处伸手要奖。国外一些机构和个人,灵敏地嗅到了商机,为了赚取高昂的参赛费,设置的奖项很偏爱颁给中国人。有些机构,甚至为中国人度身订做了很多“国际奖”,借此赚了个盆满钵满。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传媒学教授安德斯·鲍威尔以为这是中国人迫切希望得到国际认可的焦虑感所致,从而感慨万端:“什么时候中国人的‘国际奖情结’没有了,中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大国。”(《人民日报》12月29日)

鲍威尔教授的感叹不算无的放矢。山东有个叫周鹏的女歌手,栖息国内歌坛数年,一直不怎么受待见,后来改了个极具异域风情的名字:萨顶顶,到国外走了一圈,用很少人听得懂的藏语、梵语,还有连她自己也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自语”咿咿呀呀地吟唱,获得了“英国BBC世界音乐大奖”亚洲第一歌手大奖,立刻风光无限。这名气出口转内销,回国之后,立马跻身于巨星行列,简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想从前在国内的门前冷落,恍如隔世。在这里,我不想探讨萨顶顶的实力,只是做个假设,如果没有国外的获奖,哪有今日的耀眼光芒?

然而,那些到国外跑奖要奖的人精们毕竟和萨顶顶有所不同,这一个群体,眼里只有利益,哪来的认可焦虑症?他们挖空心思弄来那些所谓的“国际奖”,绝不是为了供在神龛上,以夸示同胞,增添些面子上的光彩,而是为了丰厚的国内回报。他们揣摩准了国人的心理,只要弄来了个什么“国际奖”,不管这奖的水分有多大,也会身价百倍,社会各界,都奉若神明,趋之若鹜。当初到国外跑奖要奖的花费,比起披着一身荣光回国后之所得,简直九牛一毛。因此,即使没有老外给中国人度身订做的“国际奖”,人精们也会启发、诱导老外们凭空设置个什么奖来的。这中间,谁利用了谁,谁充当了受骗上当的冤大头,难说得很啊。

因此,鲍威尔教授以为人精们缺乏自信心,患上了认可焦虑症,也就显得太过天真。在法国混过的人,谁不知道它设置的文学奖多达400余个,许多奖项认同度非常低,也基本没什么影响。可是,因为那奖是洋玩意儿,没出过国门的人掂量不清它的分量,很能唬人。前几年国内哄传出了一名“才女作家”,在法国获得了“海外征文第一名”,很是风光了一阵,然而不久即偃旗息鼓,不知所踪。后来据知情人披露,这个所谓的才女参加的比赛,只有两名参赛者。

近年来,德国工业设计奖项——红点奖,被不少中国企业称为世界工业设计领域的“奥斯卡金像奖”。可是,这家评奖机构特设了“中国赛区”,中国企业付出了高昂的参赛费后,能轻而易举把“红点奖”抱回家。谙熟红点奖的中国企业会不知道所谓“红点奖”的含金量吗?他们愿意付出高昂的评奖费,只是用它来装点门面,忽悠国人,以此换取数十上百倍的回报而已,说白了,这只不过是一种里通外国的欺诈,哪有半点“认可焦虑症”的影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谢浮名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