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方:曹操墓考量学术人的学术品格
2009年12月30日 08:19青年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者:陈方

针对有关方面宣布“曹操墓在安阳”的结论,12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著名鉴宝专家马未都均提出了质疑。对此,安阳曹操墓项目考古领队潘伟斌表示,不愿就质疑回应,因为袁、马二人不是考古专业人士。(12月29日《新京报》)

有意思的是,质疑方和被质疑方都将双方推到了“炒作”的嫌疑中。袁济喜认为,搞国学研究要实事求是,不能炒作,类似“发现曹操墓”的事情前几年也出现过,但经过研究发现也不是那么回事;而安阳曹操墓发掘领队潘伟斌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人没到过现场,也没有调查,质疑没有丝毫根据。之所以质疑,是想借曹操墓炒作自己。国家为什么不请他们当考古专家,因为他们的水平还不够火候。

这一番口水仗剑拔弩张。多数情况下,质疑的正当性和炒作无关,即便是质疑者们的考古专业知识不够火候,但从“曹操墓”的出炉情况来看,真伪确实有待考究。据报道,在安阳发现曹操高陵,电视上10时播出的新闻是“疑似发现魏武大帝墓”,时隔两小时,在未提供新证据的情况下,12时新闻便成了“确认发现曹操墓”。对“曹操墓”质疑的不光是袁济喜和马未都,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方北辰在三国文化研究领域颇有名气,在方北辰看来,光凭目前公布的资料也难以判定“西高穴村”墓主人就是曹操。作为考古专家,上海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宋建也持谨慎态度。

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曹操墓”该不该被很快确认,这确实考量着学术人的学术品格。按照多数专家的意见,比较能认定墓主人身份的是墓志,如果没有墓志出土,就只能根据文献记载作猜测。或者从更多有文字的器物、从文字记载的事件称号等进一步判定墓主人的身份。而“曹操墓”的发掘过程中,发现的证物只是出土刻铭“魏武王”石牌和“曹操”头盖骨等,关于这些证物的真假尚待进一步研究,此时便匆匆认定“曹操墓”确实草率了一些。

关于“曹操墓”的发掘,目前只是阶段性成果。在这个阶段,其实完全可以用“可能”“基本”等有回旋余地的判断来展示成果,急匆匆地用“确认”等板上钉钉的字眼,一旦真正认定的结论与此有所差池时,难免会将自己置于相当被动的地步。

尽管河南省文物局副局长孙英民一再表示,“曹操墓”不会用作商业开发,但“曹操墓”的匆匆认定还是让公众感觉到,它的社会效应远远大于学术效应。“曹操墓”被发掘后,大众媒体热切关注,当地文物考古部门亟不可待地展示他们的考古成就,对于学界的质疑他们不是虚心请教而是竭力反驳。他们为何对自己的考古成绩如此肯定,“政绩冲动”有可能是一大重要原因。

考古应是一项严肃且“耐得住寂寞”的事业,如果不幸也沾染了时下的浮躁,那么伤害的恐怕不仅仅是当下的世人,还有长眠于地下的古人以及绵长的历史。所以说,发掘“曹操墓”其实也在挖掘学术的品格。轻佻一些说,“华南虎”的教训我们总还记忆犹新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陈方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