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诗成:“舍生去辱”的伦理观从哪里来
2009年10月10日 08:03重庆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为一名新闻从业者,连日来看到的几条新闻,让我如鲠在喉,觉得应好好检视一下某些“社会伦理”。

10月9日《华商报》报道,陕西一个女孩,在一家浴都洗完澡后正要穿衣,突然一名男子闯入女更衣室。该女子在与浴都方一番争吵之后,服农药自尽。诚然,女孩自尽有“争吵赌气”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显然是“更衣时遭遇男子闯入”的屈辱感。我们不敢轻言指责谁,但这种屈辱感大到要以年轻的生命为代价,却也值得反思:“舍生去辱”的伦理观从何而来?

这两天,一则名为“母亲为不影响儿子参加阅兵隐瞒丈夫死讯54天”的新闻也引起热议。大多数网友向母子二人表达了敬意,也有少数网友认为儿子王震有不孝的嫌疑,母亲袁亚萍做法也不妥。而该报道的记者,意图把袁亚萍写成“深明大义”的“伟大母亲”,更是被批评为“主题先行”。

酝酿于舆论的讨论正在发酵,我们不能假装看不见。你可以不支持其观点,却该承认,这种讨论本身便是进步。它体现了社会多元化之后,在伦理层面的一些诉求。我们应该乐见通过舆论的自我讨论、自我优化,让更加凸显人本、强调人性的一些观念成为主流。因为如果任由一些不符合潮流的伦理(比如说人的生命比贞洁与屈辱更轻)肆意流淌,“舍生去辱”的事情一再发生,某种意义上讲,这不是个体化经验的“伦理吃人”吗?

尤其值得反思的是,我们是通过怎样的路径进行社会伦理教育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以媒体为代表的社会教育等,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我们是否重视了各自的角色,或者说,作为教育者本身,是否已经接受了很好的伦理教育?作为个体,似乎可以凭自己的好恶取舍,但作为社会群体,唯有建立在自由开放状态下的讨论,才能更清楚地辨明方向。重新审视带着惯性流淌在社会每一个角落的伦理观念,俨然已成为一种必要。

毕诗成(陕西 媒体从业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毕诗成   编辑: 张恒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