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川普会栽在古巴上吗

作者:林达
2016.10.27

卡斯特罗在对岸又发表了一些力挺希拉里,赌咒“川普哪怕在正常时期,也应该进精神病院”之类的讲话。消息传来,“被力挺”和“被赌咒”的两位候选人,欢喜,恼怒,效果怕和卡斯特罗的愿望正相反……

最近,美国大选两个候选人车轱辘转一样,轮番去佛罗里达州集会演讲,全因今年大选选情的跌宕起伏。民调总的来说是希拉里占上风,但是也不乏有川普民调数字上升的时候。而且,不同来源的民调数字也常常受质疑,我有时怀疑连两个候选人自己都搞不清,到底即刻的民调是什么?哪个数字反映了实情?

以往,越是选情对峙、双方民众情绪激动,我生活的佐治亚州越是家家草地上插牌子,汽车后面都是贴纸,写着自己支持的正副总统候选人的名字。今年的选情对立是大家公认的,双方竞选牌子却明显少了很多,尤其是汽车贴纸,我只看到一次。在我看的几次选举中,也算是最诡异的一次了。

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有了艾尔·戈尔的前车之鉴,都怕只差个几百票、几十票,甚至几票,就输了一个关键摇摆州。

可是有时候,一个议题会决定一大把选票,比如说,古巴。

美古关系牵涉91万古巴裔美国人

在共和党初选的时候,这已经是个大议题。初选时,就有很多历来支持共和党的民众,不肯支持川普,他们的理由,也是其它共和党初选候选人时时不断提醒民众的理由,那就是:川普根本不是个共和党人,他是民主党的。

并不只因为川普过去曾经偏向民主党,捐款支持过一些包括希拉里在内的民主党人竞选,还因为他今天的理念,和传统共和党竞选的观念不尽相同。所以,他在一些共和党的上层和一些民众眼中,是个“左派”。美国的公共台好几次找了这样的共和党民众来采访,以证明川普被本党人反对。问到反对理由,常常是说他的观点是民主党;而在民主党口中,他常常被看做“极右”甚至希特勒。反对川普的理由和结论,常常是相反的。

回到古巴这个话题。它和大选到底有多大关系呢?

作为一个大杂烩国家,如果大致分类,会分出白人、黑人(说非洲裔美国人其实不对,因为大量黑人不是非洲裔)、拉丁裔、亚太裔,等等。美国的拉丁裔基本来自墨西哥和中南美洲人,偏偏其中有一群古巴裔。

这个大杂烩特征,给美国大选带来额外的复杂。比如,一些华裔美国人,会理直气壮宣布,决定他们的投票理由,是哪个美国总统候选人上台,能对他们的母国,即中国,更有利。问题是,对于究竟什么才是“有利”,华裔美国人之间都有严重分歧,假如放到一起讨论,都可以打一架的。其它族裔的美国人,更不知道你们说的是啥,不知道你们的诉求和美国大选到底有什么关系。要争取这部分选票的双方候选人,更是很晕。

这个古巴群体,是几十年来从古巴逃亡过来的,总共有91万人。他们正是当年不满卡斯特罗的政变和统治,才跑出来,当年的猪湾战役偷袭者,就出自他们中间。他们大多数都住在距离母国只有百多英里的对面,心结至今散不开。这个古巴裔美国人群体,历来在国会有强大游说能力,其历史根源当然来自冷战时期。当时两大阵营在美洲门口的最前沿对峙,就是美国和古巴了。冷战结束后,美古迟迟没有恢复邦交。在老卡斯特罗向弟弟劳尔·卡斯特罗交权之后,这位小卡斯特罗表现了扭转方向、改革开放的强烈意愿,谁都可以预测,美古恢复邦交就在眼前。但是,并非没有阻力,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古巴裔美国人群体的坚决反对。

2014年底,奥巴马总统终于宣布和古巴恢复邦交,这是顺应了历史潮流。但是这个议题却远没有在大选中过去。这个古巴裔群体还坚实存在,在恢复邦交时,他们抗议示威了很久。而这次大选两党激烈竞争,佛罗里达又是关键摇摆州,偏偏他们相当集中,70%住在佛罗里达,那就是61万多。

在回应美古建交上,川普最“软弱”

共和党在佛罗里达初选时,鲁比欧是最坚决抨击恢复美古邦交的,表达得很自然,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个群体的后裔,他还很年轻就成为佛罗里达州众议员,又成为派往国会的参议员。也许,与他明确地和该州的古巴裔群体观点一致有关,所以,他在初选时,在迈阿密大学明确表示自己反对已经建立的美古邦交,受到听众热烈欢迎,掌声不断。克鲁兹也作出了同样的坚决表态,他只是遵循了共和党的传统做法。

在美国这个大杂烩国家竞选,必须承认,难度很高,它的族裔五花八门,很多人还都有母国情结。涉及个人利益、群体利益等不论,外交议题都会牵涉到国民的母国利益,这个叫候选人太崩溃了,实在是应付不过来。所以,总统候选人说话必然是有不同保留的。在美国看大选,要说看门道的话,就是对候选人实际上是怎么回事有个较准确的判断,对他们的个人状况、性情,以及他们对各种议题的真实想法,要有个判断,而不是完全从字面上理解他们说的话。也就是说,你得看得出哪些话是肺腑之言,哪些话完全是虚假的,哪些是必须说、但是只是应付局部选民的。

初选轮到川普回答的时候,我真的很好奇。因为能看明白点的人,早就看得出来,论他的思路和风格,根本不可能反对美古建交,但是,现在是站在佛罗里达的迈阿密大学里,你要佛罗里达的选票,你怎么办吧。

他最后给出的回答,是共和党几个候选人里最“软弱”的,显得非常勉强。意思是,如果让我来做建交,我会要求更好的前提条件。算是勉勉强强过关,而不是硬邦邦摔在这个古巴议题上。不过,只要是冷静的旁观者,都知道他只是在应付。

竞选中,拉开距离观察的选民,面对竞选者们分裂的内在和外部表现,自相矛盾的言论,必须有一个清晰判断能力,也循这个判断去了解候选人的真实想法。这个古巴议题,对川普的古巴态度,似乎只是个人判断,类似诛心之论,但是很快就歪打正着地得到验证了。

川普是以企业家视角看古巴

初选过去,到了大选第三次辩论前的白热化阶段,佛罗里达又是两方民众的人数摇摆不定,古巴议题就又冒出来了。

按说,美古恢复邦交是奥巴马总统的决定,和希拉里无关。但是,现在希拉里的竞选局面是和奥巴马政府捆在一起的。拉开距离判断,你会知道,他们大致理念是走同一个方向,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差别,有很多未来政策并不完全相同。但是,眼下希拉里必须做出权衡:奥巴马总统有一个庞大的黑人选民铁票仓,奥巴马总统有一个进步派民众的支持群体,这是现成的利好。

希拉里肯定是支持的建交的。同时,她也很容易判断,川普在这点上和她看法相同。但是,因为佛罗里达,她必须尽量回避她自己对奥巴马政府美古建交之举的支持,而要去揭露和抨击川普对美古建交的实质支持态度。

川普在这个议题上是心虚的,为了拉拢佛罗里达的古巴裔选民,他一度宣称“巴拉克·奥巴马授予卡斯特罗政权的所有让步,都是通过行政命令完成的,这意味着下一任总统可以扭转”,“如果卡斯特罗政权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我就可以扭转这些政策。”媒体立即报道说,“如果古巴不允许古巴人获得更大的政治和宗教权利,川普可以再度关闭重新开放的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但是,媒体其实都知道,这个言论和未来的美古关系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只是被佛罗里达选情逼急,说说而已。但是,在媒体宣扬推广的川普“疯言疯语”上,又加了一条“他上台会逆转两国建交,重新散伙。”这再一次让国际社会看到他视建交为儿戏,确是“疯子”。

川普是在权衡他说这句话对大选的效果是什么。他判断自己的非古巴裔选民能够看懂,会忽略过去,而对于很可能是关键选民的几十万古巴裔选民,则满足了心理上的强烈失落,有了安慰。对他不说有好感,也至少不坚决拒斥了。

照中国说法,川普是个企业家,与政界无涉。他以前和政界的关系,局限于一些竞选公职的政治人物,谁都希望他能慷慨解囊,给他们捐钱。他和美国的大量顶层富人一样,也有那份虚荣,也以和政治人物频繁社交为荣。对于古巴,川普的视角首先是一个企业家视角。和所有脑子清楚的商界人士一样,他知道美古建交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刻很快会到来。

曝光川普旧事,希拉里的关键一击

古巴是一个旅游国家,酒店业是一个大头。而在错过建交的这些年里,美国已经失去了大量商机,也就是说川普们已经失去了大量商机。于是,欧洲和加拿大的企业家们捷足先登。但是,川普还是想尽早去探路,一旦时机到来,他至少可以在美国同行们中先行一步。大选正热,《新闻周刊》突然爆出,在1998年,川普酒店的高管曾经前往古巴,在那里花了六万八千美元。一时引出轩然大波,说是川普违法去给古巴的卡斯特罗政权投资了。后来才查清,这六万八千美元,只是那个高管回来报销的差旅费。

依照一份民调显示,35.5%的古巴裔选民支持川普,31.4%支持希拉里。如何扭转这个局面也是希拉里的首要任务之一。所以,《新闻周刊》报出这笔六万八千美元差旅费,就成了一件大事。

为此,希拉里竞选阵营专在佛罗里达打了一个竞选广告,分别用英语和古巴移民使用的西班牙语播出,其它地区的选民是看不到的。广告称:“佛罗里达的古巴裔美国人社区,看看唐纳·川普的两面派嘴脸,当你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在古巴之内和古巴之外,与卡斯特罗政权战斗时,川普却在寻求中饱私囊,更糟的是,找的还是卡斯特罗兄弟。”

同时,希拉里本人表示,川普是在跨国寻求业务。她说:“我们国家有自己的法律,川普努力进入古巴市场,是把他自己的商业利益凌驾于国家法律、以及制裁古巴对企业的要求之上。”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受访者说,自己的父母就是古巴移民。他们听了这个,绝不会再给川普投票了。

为此,川普的竞选经理出来解释:一,川普本人从未到过古巴;二,他对古巴有批评;三,他对卡斯特罗也有批评。

古巴离美国太近了。卡斯特罗在对岸又发表了一些力挺希拉里,赌咒“川普哪怕在正常时期,也应该进精神病院”之类的讲话。消息传来,“被力挺”和“被赌咒”的两位候选人,欢喜,恼怒,效果怕和卡斯特罗的愿望正相反……

民主程序只是最不坏选择

一直有人质疑,说这大选最后其实只是少数人的游戏,你看,大多数州已经有了自己选择,也就集中到几个摇摆州,最后还可能是摇摆州中的少数一些人,决定了谁当总统,这个太荒唐了,是民主的虚假性。

这个意见就像一个看足球的故事一样,说是一个人迟到了,最后一分钟来到球场,前面正好是平局,点球决定胜负。那人又喜又感叹,喜的是,觉得自己看球来晚了,但啥也没耽误。前面比赛的全部细节,既然没有决出胜负,就可以忽略了;他感叹的是,原来足球只是一个人决定胜负。如同前面对大选的批评,大选中,社会对整个国家现状和未来的再三讨论,都被忽略过去了;每个人在选举中的参与、选择,也被忽略了。

看大选中的这个古巴情节,总是会想到“民主程序只是最不坏选择”这句话。这个过程一直在不断检讨和修正,也还是会有新时代的新问题,不断冒出来。

再看美古关系,说简单了,两个候选人的实际看法,没有任何本质差别。两个人都是赞同建交的,甚至都认为应该更早就做。他们二人对卡斯特罗政权的缺陷有共同看法,他们二人对美国企业家应该早点进去发展也想法一致。但是,依然发生这样的错位,而且在媒体的放大下,局外人也以为这里存在着天差地别。

[责任编辑:熊志 PN024]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林达

凤凰评论首席评论员,著名旅美作家,已出版“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历史深处的忧虑》、《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有一个梦想》以及《历史在你我身边》等书。

往期回顾更多
扫描二维码
凤凰评论微信公众
关注政能亮微信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