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之别在问题意识,而非价值观

作者:秦晖
2016.10.26

假如你认为中国文化很优秀,你批判西方,说西方这儿不行,那儿不行,可是你会发现这种批判很奇怪,我们往往是用中国圣贤之言去批判西方的社会现实。

自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开始打开国门,走向世界,在此过程中,体用之争一度成为政治正确的关键选项。时至今日,中国仍处在现代化的转型之中,中西比较是转型讨论的常规话题。中西之不同到底在哪里?如何看待西方价值?在中国怎样当一个合格的左右派?近日,著名学者秦晖对此作出了自己的解读。此为系列之一,之二为《晚清出了一批“毕福剑”》,之三为《在中国怎样当一个合格的左右派》。

有些人批判西方的姿势很奇怪

自从中西有交往以来,就有不少人做中西比较。做这种比较有一件事情挺有意思,假如你认为中国文化很优秀,你批判西方,说西方这儿不行,那儿不行,可是你会发现这种批判很奇怪,我们往往是用中国圣贤之言去批判西方的社会现实。比如说西方自私自利,资本主义唯利是图,我们就引孔子讲的仁者爱人,说西方现实社会很糟糕。如果人家也用他们的圣贤之言,来比较我们的社会现实会怎么样呢?其实真正有效的比较是圣贤之言比圣贤之言,社会现实比社会现实。

有人说西方是个自私自利的社会,尔虞我诈,而中国有圣贤之道。西方人是崇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我们应该了解,西方文明又叫基督教文明,基督教崇拜的是耶稣。大家也许不相信有这个人,但是信基督教的人会相信这个人,他为了拯救人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吗?当然有个人是,那就是出卖耶稣的犹大,可是西方没有人崇拜犹大。如果西方崇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耶稣就是个大傻子,只有犹大才是圣人。所以,说西方人崇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根本就是胡说。

传说美国西点军校都有雷锋像,后来抚顺的雷锋纪念馆专门派人去看,没有找到。去过西点就会知道,那个地方占地非常之大,哈德森河西边一大片森林,里面有好多房子,里头油画雕像几千个,里面是不是会有雷锋像?也有可能。这些人说雷锋精神把西方人感动了,有没有这回事不知道,但是基督感动西方人已经几千年了,这是我们知道的。在基督教传入西方之前,他们不也感怀这些为大家而奉献的人吗?比如说普罗米修斯等等,那都是前基督时代就有的。所以一个民族崇尚那些有献身精神的人,是个普遍现象。

崇尚那些有献身精神的人,不等于可以以此为理由逼你去献身。耶稣值得崇拜,但是把耶稣钉上十字架的人,大概没有哪一个民族会崇拜的。以所谓伟大的理想为理由去牺牲大家,这样的人哪个民族都有,无论在哪个文化中都是败类,不值得崇拜。我们现在有些人扮演的角色不是基督,而是把基督钉上十字架的那些人,这样的人如果被认为是伟人,肯定是宣传造成的,没有人会在正常状况下把这些人当作伟人的。

研究西方的人都知道,他们内部差异很大,大而化之的那些说法都是不太了解情况的。比如说以前西方人刚刚到北美,就说北美人是印第安人(印度人),实际上根本就是错误。不管是北美和南美,美洲原住民肯定不是印度人,而且更重要的是,美洲那些土著本身差异是非常大的,如果按照语言分类学的讲法,仅仅确定的语系就有十几个。也就是说,那些人不仅不是印度人,而且内部差异非常之大,但是为什么西方人都把他们叫做印度人,或者说印第安人呢?道理很简单,西方人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他们不知道就认为是一样的。我们所谓的西方文化,把西方看成一样,实际上是因为我们不太了解。

中国、西方内部的价值观都有差异。一个人不见得为他人献身,如果有人为他人献身,大部分人觉得这是个好人。有没有人觉得这是个傻子呢?当然会有的,人类社会发展几千年,不同民族,人与人之间是有竞争的,如果有这么一个民族,别人做出了奉献,被讥笑为大傻子,这样的民族是没有凝聚力的,在竞争当中早就被淘汰了,能够活到现在的,都是有凝聚力的民族,有凝聚力的民族对乐于奉献的人还是钦佩的。

当然,钦佩乐于奉献的人,和捍卫个人自由并不矛盾。捍卫私有制,就是保障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你的财产别人不能抢走,这一点不妨碍你拿你的财产去做奉献。越是保障私有产权的国家,这种奉献精神越会得到尊重,越会得到赞赏。道理很简单:只有在你有决定权的时候你把它奉献了,那才是真的奉献;如果你的财产本来就是大家可以随便抢的,能叫奉献吗?利他是好的,舍己为人是好的,前提是舍己为人的权利是你的,是你做出的选择。这个基本的是非观,不存在中西之别。

孔子不是中国文化的全部

中国人提出的哪一种价值观和西方有区别呢?不要说民主自由,就连忠君爱国,忠孝,人家都强。这里真正的区别不是价值观的区别,而是人家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价值观,你表达不了你的价值观,你的价值观是什么,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就像刘锡鸿和陈兰彬,他们的价值观到底以什么为标准?是以他们私下的话为标准?还是以官场话为标准?如果以私下讲的话为标准,他们的价值观和西方价值观有什么区别?

有些人说,中国人是一个尚贤的民族,中国人存在善意,崇拜善人,而西方人不重视道德,崇拜能人。如果真的要做这个判断,只有在一种条件下,也就是说中国人和西方人有同等的选择权,比如说两个国家都实行民主选举的制度,西方人选举出来一些本事很大,但是道德是有瑕疵的人,中国人选出一个正人君子但是比较窝囊的人,你才可以说中国人偏好道德,西方人偏好能耐,中国人和西方人价值观的确不一样。

假如君主是一个贤良之辈,就可以说中国人重贤吗?其实重贤不重贤,和他当皇帝有什么关系呢?很多人说中国皇帝是坏蛋,比如说黄宗羲就说,唯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中国很多皇帝是暴君,是昏君。这能不能说明中国的价值观是崇拜暴君和昏君呢?当然也不能。

如果真的要讲价值观有什么区别,只有在大家都有同等选择权的情况下。选择什么,这是文化;能不能选择,这是制度。它体现的是野蛮和文明的区别,专制和民主的区别,而不是东方和西方的区别。所以如果要讲文化差异,有些实证研究还是可以做的,现在有人说中国文化如何,西方文化如何,都比较虚,因为不能用经典做比较。说孔子怎么说,仿佛那就代表中国文化,问题是中国有几个人像孔子那样做事的?你如果真的要比较两个民族,就要有统计学意义上的分析,现在的确有人搞这种问卷调查,通过大样本问卷调查反应所谓价值观的区别。我觉得,最简单的问卷调查就是投票,从投票中的确可以看出价值观区别。

从实证的角度来讲,哪两个民族的价值观差得最远?我觉得不是中国和所谓的西方,甚至也不是苏联和所谓的西方,而是瑞典和美国。因为瑞典和美国都有同样的民主选举制度,通过选举,美国人几乎每一次选举出来的,都是比较偏重于自由放任的那些派别,当然美国也有比较左的像奥巴马,但是美国最左的那些人放在瑞典都算最右的。瑞典每次选举,那些政党都会主张福利国家,瑞典也有自由党。但是瑞典自由党比美国的民主党还要左。因此,如果说瑞典人和美国人有很大的文化差异,我倒觉得可以接受,这的确是他们自由表达出来的差异。可是,孔子和谁的差别,不代表中国和谁的差别,中国有几个孔子啊?(注:文章为秦晖于北京东书房大讲堂的发言,凤凰网主笔张弘整理)

[责任编辑:熊志 PN024]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秦晖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田园诗与狂想曲:关中模式与前近代社会的再认识》、《问题与主义》、《共同的底线》等。

往期回顾更多
扫描二维码
凤凰评论微信公众
关注政能亮微信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