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爽:但愿《新拆迁条例》不是无望的等待
2010年10月28日 07:29燕赵都市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饱受社会关注的《新拆迁条例(草案)》征求意见后已过8个多月,至今仍停留在“草案”阶段,引发京城学者高度关注。26日,北京大学宪法和行政法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中心召集了北京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学者坐在一起,为促进《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废旧立新举行学术研讨会,力图促进“拆迁变法”的早日实现。(本报今日 版)

从今年1月29日国务院法制办在其官方网站全文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起,《新拆迁条例》就一直没有远离公众关注的目光。但是,各界起起伏伏的争论、民间断断续续的研讨,还有期间不时发生的暴力拆迁事件,都没能促使《新拆迁条例》尽快面世。经历着漫长的等待,民众最初热切的期望现在或许已经淡定,只不过,只要暴利拆迁不止,《新拆迁条例》草案曾经带给民众的希望是不会泯灭的。

《新拆迁条例》到底有没有希望出台?不止民众心中没底,就连专业学者也摸不清政府的“心理”。在这近乎漫长的等待中,自草案征求意见后,其后的修改进程“密不透风”,甚至完全“无声无息”,这并不符合常理。

一般情况下,政府发布关于某项政策的征求意见稿后都会在一定时间内公布意见征求结果。比如前几天阶梯电价征求意见稿在民间引发争论,有媒体报道“九成民众希望发改委尽快公布阶梯电价民意征集结果”,而在之后的两三天内,“有三成民众对阶梯电价存有异议”的征集结果就被发改委公布出来了。相比之下,无论民间掀起多么大的动静,政府部门对《新拆迁条例》的征求意见结果一直三缄其口。

联系当下国情,中国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又过于依赖,暴力拆迁时有发生,《新拆迁条例》确实过于“敏感”。但无论多么“敏感”,一起起地方拆迁悲剧的发生都不应该被漠视,房屋拆迁和土地征收所引发的矛盾无疑成为当下中国社会最为冲突的社会问题。这种情况下,《新拆迁条例》还经得起等待吗?《新拆迁条例》草案中所确定的公共利益和相关程序界定,将改变现有的地方政府在征收不动产时的主导权,现有的政府主导模式会被彻底打破,这是在现有财税体制下和城市化过程中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这也是《新拆迁条例》难产的重要原因,民众可以理解政府的难处,但是政府部门到底是如何想的,具体修订讨论的细节又是怎样的,在草案研讨的过程中,政府部门还是有义务出来澄清的。“密不透风”的修订程序,不仅有违《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而且还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在京城学者举办的这个民间研讨会上,有一个细节值得品味。主办方邀请了英美等学者对国外土地征收情况进行介绍,本来也邀请了相关立法部门的官员或专家与会,但这些官员和专家均没有出席此次研讨会。这样的回避又给民众留下了什么样的信号呢?民众会不会以为,《新拆迁条例》已在地方政府压力下“偃旗息鼓”,是否已“胎死腹中”?

我们需要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应该给公众一个信息,关于拆迁什么时间废旧立新,如果不准备废除,要解释为什么停止立新。《新拆迁条例》到底还有没有希望出台?困难再多,它的孕育过程也不至于长达5年甚至10年吧?等中国城市化进程已经差不多了,《新拆迁条例》再面世还有什么意义吗?

但愿,这不是一个无望的等待。□殷爽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殷爽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