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新干部财产申报试点的反向效应
2010年06月21日 07:52燕赵都市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19日,北京市696名局处级公选干部候选人资料在网上进行一周的公示。组织部首次要求候选人如实填报包括名下房产、婚姻状况、从事哪些投资项目等10项个人情况。一旦发现不实“交代”,将取消任职资格。(6月20日《京华时报》)

这是有关官员财产申报试点的最新消息。值得注意的是,试点依旧是适用于新人。上个月江西黎川县纪委出台《新任科级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办法(试行)》,规定全县新任科级领导干部必须如实申报个人财产。两起试点无一例外都是针对新选拔的干部,公众自然要问,为什么不要求所有官员进行财产申报呢?

解释当然会很充分。不过,我们不妨回顾下江西黎川县的试点。根据黎川县公示的结果,我们被告知,多数被公示对象的年收入在2万至3万元之间,其中有10人各拥有2套房产,2人拥有私家车;存款额多数在6万元以下,最高的10万元,而且绝大多数有房贷压力。对此结果,公众不够满意。不仅仅因为公示的地点,仅限于县城广场——这事实上导致不少黎川县公民,难以获知这些官员的家庭财产情况,有悖于公示的初衷;更在于申报只拿新人“开刀”,而且财产普遍偏少,被疑走过场。

出于本能,官员自然不会把自己的不明来源财产“申报”出来。但就此不能断定,申报是没有价值的。其实,有没有申报是关键一步,这是揪出官员贪腐问题的基础条件之一,哪能寄望于官员自己“申报”自己有问题。至于申报之后的效果,有赖于基础制度的完善。对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来讲,申报的最大前提是公开,不公开的申报没有价值的。只要足够公开,价值都是不容否定的。

而仅仅止步于广场的公示,或导致部分公众公示结果都难以获知。因为只有看到申报结果,公众的不信任才能消失;或者继续不信任,且有线索,可以向相关部门举报。这方面,黎川县新任科级干部既然已经公示财产,不应该将公示止步于广场。同样,北京的试点,不应该止步于网络。更值得关注的是,大部分公众对干部候选人的关注程度,其实要远远小于对现任官员的关注。

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是全社会对久治不愈的腐败问题,幻化出的新期望和寄托。权为民授的现代政治原则,早就证明,对公权力的制约,不需要什么花样,不需要新提法、新口号,之于权力的监督和制衡,即在于落实诸如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样实实在在的基础性制度。所以,我们依旧要问,为什么只要求新任科级干部申报财产,县处级干部为什么不可以?而且,黎川县以及更多的地方,会坚定地碎步前进,还是倒退?比如北京的试点,甚至没像黎川县出台正式的办法,没有任何的法规做保障,或许明年根本都不会试点了。□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