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保平:复活集体的记忆
2009年10月10日 08:13长江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总的来说,国庆假期的新闻淡得出鸟来,评论也谈得出鸟来。也好,大家都全心过节,沉浸在欢乐祥和之中。

在欢乐祥和之中,国庆阅兵是茶余饭后的必谈,无论网上或是见面,总会有人问我,“国庆阅兵看了吗?”“觉得怎么样?”……虽然有一眼没一眼地看了,感觉嘛,差不多被大国、大典的评论所涵盖了。阅兵式第二天,甚至很多报纸当天的号外纷纷出笼,对此都有评论,归纳起来有几个议论的向度:一、天安门见证中国的步伐;二、阅兵巡游是中国国力的生动展现;三、向父辈以及那些默默无闻的奉献者致敬;四、政府继续“赶考”让人民满意的回答。也有一些媒体作了60年专题评论,比如《中国青年报》以“新中国60年青年的代状变化”为选题,从不同侧面反映不同时代青年的深刻变迁,也很有意思。

额外的想法是,如果没有把那么多人、那么多的军事武器往天安门、长安街上一堆,弄出那么大的场面,而且,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武器都整齐划一,评论中所下的判断就不成立吗?我看还是应该成立的,并不一定要靠大场面和整齐划一才能体现,凭大场面和整齐划一有时也未必能下以上的结论。

这样说有点居心叵测似的,不管怎么样,这些评论一下子将人们的集体记忆激活了,60年风雨历程,30载大胆求索,每一个人从书本上获得的知识,从人生的变迁之中经历的体验,从生活中看到的改变,一下子扑面而来。

记忆这东西也是很怪的,当大家都有共同的记忆时,这记忆也会成为一种粘合剂,“70后”的人会觉得自己是一拨的,“90后”跟你没有共同记忆,就会主动跟你划清界限。而中华民族的历史是咱们的“共同记忆”,于是咱们还是一伙的。因此,当“共同记忆”被唤醒时,我们很容易团结一致,亲如一家,尽管当“共同记忆”沉睡的时候并不防碍彼此尔虞我诈。这样想,不禁渴望天天过国庆,天天过国庆,不就天下太平了。

国庆过后,又有几个新闻是不能不说一说的:一个是一年一度的诺贝奖开奖,有“诺贝尔情结”的中国人自然年复一年地关切,何况都建国60年了,至今无人获奖,这样的集体记忆,多少让“阅兵巡游是中国国力生动展现”有点黯然,连续几天都有评论提意见出主意。

为什么中国人拿不到诺奖,你可以说人家的规则有偏见,也可以说中国教育沦落,我撰文指出,中国人创造的自由得不到充分的尊重和保障,“如果每一个人天然的创造力得到自由地发挥,只怕我们会拿诺贝尔奖拿到手酸。”

另一个要说的新闻是总书记用起方言流行语“打拼”,令时评家们很兴奋,看看这些评论:“一起打拼的草根表述胜过千万标语”,“总书记用起方言流行语也精彩”……天啊,总书记又不是外星人,他也是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他也生活在网络时代,他也在说汉语,你们懂的他也懂,你们不懂的他懂,说出一个“打拼”值得如此惊讶吗?而且,“打拼”一词已打拼多年了。

此前,记得“不折腾”这样的口头语进了总书记的书面报告也令时评家们大为惊喜,继而也是一哄而上大加赞赏。在我看来,这样的文章都是马屁文章,而且是拍到马蹄上的马屁文章——你这大惊小怪的,不是明摆着说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不能与时俱进,不够亲民嘛。

再一个要说的新闻是隆平院士的财富观,近日,袁隆平在回中学母校时对此回应说:“用财富衡量科学家价值太低级、太庸俗。”为此一些人对袁隆平的财富观大加赞扬,说什么“学学袁隆平院士的财富观”,有一个叫洪信良的作者就持这种观点,认为“在各种财富榜令无数英雄竞折腰的今天,在拜金的细菌侵蚀社会肌体各器官的今天,‘中国第一农民’袁隆平的一句大白话真像秋天刮过的一阵凉风,激浊扬清,令人神清气爽,继而又感慨万千。”

这意思是说为财富竞折腰是错误,且这种观点还很有市场,简直荒唐可笑。要不是因为邓小平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竞逐财富),带动大家共同富裕,我们还在忍饥挨饿呢,我建议那些喝彩者不妨复活一下这方面的集体记忆。

袁隆平高风亮节就让他成全其为君子,但不要拿这种标准来要求人人都“君子固穷”。五岳散人说得好,“我们的社会之所以能够进步,很大的原因就是追求这种低级与庸俗的财富所带来的副产品”。而我认为,将财富作为成功唯一的标准是危险的,同样,视财富如粪土甚至仇视财富也是危险的,健康的财富观是取之有道,为富而仁。

作者系本报评论部主任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廖保平   编辑: 张恒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