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培云:有权者如何“与百姓接轨”
2009年10月10日 07:50青年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我曾经批评那些手握垄断资源又无视民意的人,一方面,他们在理屈词穷时“言必称国际”,另一方面,当民众因为某种正当理由要求他们“与国际接轨”时,这些人又会以“国情何其特殊”等缘由义正辞严加以拒绝。这样的时候,你真不知道他们此前的“与国际接轨”究竟接的是“第几国际”。

还可援引的例子有,为有效防止腐败,大多数国家都实施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20多年来,许多有识之士也一直努力促其在中国早日确立。2009年的两会,这一制度设立与否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然而一些负面信息还是让人看到了一些傲慢的阻力。几天前,《财经》网登了一篇记者手记。两会期间,记者询问某省一位高官“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以及“是否会提这样的建议或者议案”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这位官员的反问:“不会。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私营)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

此真可谓“史上最牛的反问”。众所周知,设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本是一个国家走向政治文明的标志性事件。为了让社会和监察部门对从政者的“政治性收入”一目了然,核查有据,许多国家或地区早已设立了这一制度。而且,这一切本应成为官员获得权力与政治信用时需要交付的成本,与社会财产数目并无干系,更不存在只有先公示老百姓财产方能公示官员财产之逻辑。

当说,上述反问及其夹带的傲慢或多或少解释了为什么官员财产申报制20余年来在中国一无所成。在水性杨花、三心二意的“与国际接轨”之后,“与百姓接轨”终于横空出世,从此对外对内,接轨合璧,所向无敌。面对这样的诘问,老百姓或是既喜又愁了。喜的是,一不小心自己倒成了有些官员拒绝财产申报制度的“保护伞”。愁的是,若非自己不肯公示财产,官员财产公示哪会拖到今天?都怪你们不积极,把官员们给带坏了。

财产公示要“与百姓接轨”,让人们看到的不只是逻辑上的荒谬,更有公开的蛮不讲理。值得追问的是,就算公众承认一部分人在经济上先富起来,不主张让官员与老百姓接轨贫穷、接轨读不起书与看不起病,但就公务员拥有的特权来说,是不是该放下来与老百姓接接轨了?比如,和老百姓接轨同一体系的社保,在同时候涨工资,不再享受几乎占中国财政收入1/3的“三公”消费?

致力于推动中国转型的人,是该好好研究一下“接轨政治学”了。综上,当下中国有两个接轨的学问,一是与国际接轨,另一个是与百姓接轨。它们的共同点是,有权者有利时就接轨,无利时就脱轨。归根到底,这都是不受约束的权力在越轨。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熊培云   编辑: 张恒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