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中国需要再进行人的解放
2009年10月10日 07:34上海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作者:邓聿文

对于中国盛大的国庆庆典,海外有一种看法认为是在强化中国政府的威权统治和集体主义元素,他们并把中国过去的成功,看作是威权体制加集体主义混合作用的结果。这种看法是带有意识形态的偏见在内的。在我看来,庆典所表现出的集体主义只是一个表象,中国在过去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里取得巨大成就和进步的真正原因,恰恰是在威权和集体主义包裹下的个体自由和权利的解放。威权体制虽然在这一过程中也起到重要的作用,但它的作用更多体现在维护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

改革开放的起点,即是“解放思想”。就改革初期的情形而言,“解放思想”实质是“人的解放”,它包括三个层次:思想解放、利益解放和权利解放。思想解放使人从“两个凡是”的旧观念和旧体制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破除迷信和狂热,回归正常生活;利益解放则意味着承认和尊重人的私利,人们可以正当地、大胆地追求个人利益;权利解放则是利益解放的必然要求。没有对权利的解放,就不可能有对利益的保障。它的具体内容是放权,党向国家放权,国家向社会放权,政府向单位放权,单位向个人放权,这种放权使得社会和个体获得更大更多的自主权,以及较多的独立自由的空间。三者的关系是,思想解放是前提,利益解放是基础,权利解放是保障。

实行市场经济更要求冲破旧的人格依附关系,使个人在社会中日益独立和分化出来,并在获得经济自由和经济权利的基础上进一步要求获得政治自由和政治权利,通过对公共事物和公共政策的参与更好地保障个体的自由和人权。今天中国所遭遇的腐败盛行,贫富两极分化,个体的经济自由被收缩,群体事件频发,国家认同被削弱,价值观的日益空洞化以及改革正当性在民间受到的挑战等各种矛盾和问题,根源就在于改革中形成的利益关系不断固化新的利益集团挟持国家政策,从而阻扰人的不断解放。

应该说,中国政府充分意识到了这种危险——这在十七届四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决议中已有明确表述——并试图通过科学发展观的推行和先党内民主,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的方式来化解民众日渐不满的情绪,以及对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要求。一些西方媒体并没有明白这点,因此才会得出中国政府举办国庆庆典是要继续强化威权统治的结论。

然而,正如胡锦涛和温家宝在国庆讲话中相继表示的,待建国100周年时,要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文明、民主的国家。换言之,基于过去60年的发展经验,中国政府清楚,要实现这一“宏图伟业”,靠威权统治是不行的,必须最大程度地给予社会和个体发展的自由和权利。这就需要在价值观上,将人作为一切发展的中心。当然,这会是一个艰难的决策,因为这涉及要既得利益者放弃部分既得利益的问题,因此,在过程上,可能还会有反复,但就大的方向而言,我认为已经很明确,中国会在保持必要的、最低限度的威权管治的基础上,尽可能还权于民,还利于民。从这一角度看,这其实是回到了当初改革的原点,所不同之处在于,第二次人的解放,重点在于保障个体的民主权利,特别是通过建立一个法治国家,使人的民主权利的解放走向制度化。

总的来说,下一个甲子,中国应该以保障民权为中心来增进民生,因此,本质上,中国模式并非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在重复别人已经走过的道路。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拿出改革开放初期拨乱反正的勇气,清除既得利益集团的羁绊,进行第二次人的解放。(作者系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邓聿文   编辑: 张恒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