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夸大的医患矛盾和被扭曲的就医观念
2010年06月10日 12:08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评中评第441期

前两天,老婆做美容的时候被忽悠着做了次足疗。然后做足疗的指出她哪里哪里不好,然后说做一年的足疗绝对能给你调理过来。

下来她给我说这事儿时,我就纳了闷了,怎么着一个做足疗的,不但会看病,还会治病呢?我不是对他们有歧视,而是我觉得看病不得找医生吗?

好奇心顿起,于是第二天非要跟着去探班。到了店里,在前台查预约时间时,我扭头看了看他们的营业执照,上面的营业范围里,特别标明了“非医疗”。

老婆做足疗时,我就在旁边一边看,一边跟足疗师聊。他则一边说这个穴位主管哪个器官,这里疼是哪个器官有问题。一边回应我的问题。他说他们这里做足疗的,基本不用什么专业和经验,一般培训两三个月就能上岗。当然,做的时间长了,经验足了,肯定能分出好坏来。

当时我特想问,你们又没有医疗资格,而且也没有专业背景,两个月的培训,怎么就能给人看病呢?怎么就还说能给人治病呢?最终还是隐忍未发,想问未问。主要是想反正我也不信这个了,让你好好的做完这一单就行了。不过,我把这些问题发在了微博上:“现在好像所有人都会看病治病了。张悟本如此成了神医。做足疗的也如此,不但知道你有病而且他还能治病。看病治病不是要找医生的吗?”

不久,有人回复“因为找医生成本太高,所以才会找山寨医生。”更有人说:“找医生风险更大。”

成本到底有多高?媒体上确实整天能见到那些动辄一个感冒花了上千的新闻,一个肚子痛被要求做了上百项检查的报道。我相信媒体的报道确实属实,但是我也纳闷的是,为什么我就没遇到过这些?

以另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为例吧。

去年年底,在H1N1流感的恐慌仍未消散的时候,我不幸开始发烧。当时就怀疑自己中招了。虽然没人愿意去医院,但是这个病不是小病,于是我不得不请假去了医院。当时大夫给我检查之后(之前还验了血),感觉我的症状很像。于是就让我自己居家隔离,然后给我做了咽粒子测试,并且给我开了一堆药。当时记得那堆药一共花了五十来块钱,再加上之前的挂号和验血,一共也就花了不到八十块钱

隔离三天后,我去拿化验结果。被告知确实是甲型流感,但不是H1N1型的。可以上班了。当时我的烧也退了,嗓子也不咳了。症状完全就消失了。

今天的许多评论中,都提到了另一个例子:常州一位市民近日在市内一家医院给孩子看病时,仅花了一毛钱,孩子的病就痊愈了

我是先看到众多的评论,才产生看看新闻的好奇的,因为虽然我不相信所有的医院都动辄“宰客',但是我也不相信,只花一毛钱就能看好病,这个事情有违常理啊。我们时评界不都一直在呼唤常识吗?我得去找详细新闻,看看是不是我的常识出了问题。

找到了,果然不止花了一毛钱这么简单:患者去这家医院看病前,已经在另一家医院去做了检查——这个检查不花钱?而且,“徐医生在病历上写了三种药,知道家里已有两种后,徐医生便在处方单上只开了“痢特灵”一种药。”——家里的另外两种药,不是花钱买的?(我患甲流那次,医生给我开药时,也曾问过我家里有没有退烧药,得知没有后,才给我开了一盒。)

那把之前的检查费和另外两盒药加起来,这个患者到底花了多少钱?新闻报道里没有说明——要是说清楚了,“一毛钱处方将病人治愈”的新闻点就不成立了,而这个新闻点要不成立,这个新闻就没有价值了。

新闻记者不关心这个问题,时评作者就更不关心了,于是他们将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一毛钱”这个点上,并且通过这个“一毛钱看好病”的戏剧化案例,来哀叹民生之多艰,看病贵贵于上青天。

且看今天的一些评论:

“一毛钱”不动声色地羞辱了天价医药费

一个好医生打败了一个病体制

“一毛钱处方”的偶然与不偶然

“一毛钱药方”是个美丽的医德神话

“一毛钱处方”的乌托邦寓言

“一元钱处方”顺利荣登今天的热门话题行列。但是就我所看的几篇评论中,没有人去质疑这“一毛钱看好病”的判断是否成立。人们无一例外的都将矛头指向了医疗市场化、天价医药费、医德不古、看病难、看病贵……等话题。也不管自己评论的事实基础是否成立,反正先抒发了心中之不快再说。

这些话题都已经被说得烂掉了,一次又一次的说。每当出现一个新的话题的时候,就会被拎出来说一次,腔调和姿势都与上次一般不二。但是,有多少人能认真的去了解一下真实的情况?现实社会中医患矛盾,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药价贵、看病难是不是存在于所有的医疗领域?是不是所有的医院都这样?

从那家美容院出来的时候,我和老婆继续聊这个话题。当时我们剑指医院和医生时,那个学医的同事的焦虑感。忽然就想通了一些,对于新闻媒体来说,正常的事件——你花了正常的价格治好了病,医生没给你开天价药——永远不会成为新闻。能在媒体上刊登出来的,只有那些不正常的新闻:千元看感冒,一毛治好病。而从一个正常思维考虑,前者的新闻肯定会多一些。但是,这些新闻,这种事情,在人们看病时,到底占到多大比例?

我回顾我从小到大所经历、所听说的,并没有太多看病贵、看病难的经验。我舅舅做手术时,我曾陪在左右;大伯去医院时,父亲曾数次开车去送;远文也经常讲他家生孩子时的住院经历……

要是按照看感冒就能花上千元的基数算,这些动手术的、生孩子的,不得花了数万数十万啊。但是,没有。

当然,我写这了这么多,并不是为医疗领域粉饰太平、歌功颂德。我想现在人们抱怨这么大,肯定是有问题存在。但是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总得通过认真的调查,扎实的研究进行。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出在哪些医院、哪些科室?到底是医院的问题,还是做为管理者的政府的问题?哪方问题更大?

不要一味的总是追求那些耸人听闻的新闻点,到时候连核实也不核实,就直接套用一些被重复了太多次的,毫无味道的词汇和语句。说多了,人们也就疲乏了。到头来,老问题没解决,新问题又产生了。

现在,连一个足疗师都声称自己能看病了。而且,人们也宁可相信足疗师、相信张悟本也不相信医生了。这难道不是新问题吗?

凤凰网评论编辑:张恒

上期评中评:如果我们对意外事故毫无准备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恒 编辑:张恒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