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对意外事故毫无准备
2010年06月09日 19:46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评中评第440期

我的家在科尔沁,小时候每天看着草长花开,日子过得很放羊。经常坐着父亲的车去市区,路过城外的一片不大不小的牧场,草滩和牛羊年年月月悠闲,我也会每次经过时打开车窗闻闻窗外清香的混着牛粪味儿的青草气,因为记忆里牛奶的味道和这种味道一直是共生的。

大学毕业回家的时候,草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好大的厂区,我没等打开车窗已经闻到了刺鼻的化学试剂的味道,很是恶心,父亲说,这是给了市政府好多钱建起来的味精厂,我只能关着车窗捂着鼻子怨艾。

说起这段,是因为昨天的自由谈。25年前,位于印度博帕尔的美国化工厂发生有毒化学原料泄漏事故,造成了8000到1万人死亡,而受影响的人群更是数以万计,可以说是人间惨剧,看着掩埋的在灰土中的婴儿的尸体,我很难过,也怕这样的事情那天会发生科尔沁。

和此时我的家乡一样,当年的印度是为了经济的发展才允许有污染威胁的美国化工厂落户到博帕尔。想必当初美国的工厂也一定给了印度政府很多钱,承诺了很多就业指标和税收上缴,才能在那样人口密集的地方建毒性如此致命的化工厂。难道印度政府就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危险吗?也许是,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认真地考虑过。

因为25年过后,在这个案子终于结案的时候,当时发生事故的化工厂也仅仅是关门大吉,当初残余的有毒化学物还是埋在附近,没有清理,一如既往地毒害着当地人们的生活,当地人民忍受这样的侵害,已经有25年。虽没去过印度,是小时候一部《大篷车》的电影刻画了我心中的印象,那里的人们应该都是能歌善舞,长着清澈美丽的大眼睛,更有很多环佩叮当的异域女子婀娜着腰身在佛寺林立的风景中对你合十敬礼。可是,博帕尔悲剧的图片却是一个埋在化学污染后的灰土里的婴孩,如果,他没有在那场意外的人祸中遇难,他/她会出落成什么样子呢?想到这里,真的,接受不了。

对于我这样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愤怒的人,一名网友说出了我的心声:“我感到更多的是愤怒,一个国家不能一味盲目单纯地去追求经济上和军事上的发展,更重要的因是积极保护好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现在我们可以不断地声讨惨剧,谩骂当初的责任人,可是于事无补,因为有些灾难,是无法赔偿的,夺去的生命、污染的水源、被消失的美丽环境和对许许多多幸存的人造成的创伤,拿什么来赔?

更加气不过的是,当初毒物泄漏灾难来临,竟然没有人告诉这些身处险境的人怎么逃跑,而且事隔20多年了,才刚刚宣判,8名责任人最多才判了两年,就算是当初化工厂泄漏是过失,可那是千千万万的人命啊,怎么能拖了这么多年,两年的监禁就草草了事!就算是美国的公司,有着各种看似合法的借口、也要追查到底啊!连这些都做不到,还怎么做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守护者?

做这个专题的时候,最大的感觉还不是郁郁和愤怒,是震惊,因为25年过去了,一如当初博帕尔灾难一样的事故和人祸还在世界各地以各种形式不停地上演着。前几天,我们做了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自由谈,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同样的问题,为了经济的发展、为了对资源贪婪地攫取,对英国石油公司BP的监管不力,事故发生之后美国政府低估事态,4月份发生的漏油事件时至今日还没有堵住。奥巴马勃然大怒,斥责BP石油公司的老总说很想知道“该把谁狠揍一顿”。在这之前,奥巴马也公开认错,承认自己对事态的估计不足。

至少,奥巴马的态度、甚至是他愈加渐长的脾气都是值得认可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的愤怒背后是否能做出教训的反思,但希望他能像陈宇所说的那样真正意识到环境的破坏可能在朝夕之间,而修复环境却可能需要数十甚至上百年时间,做到“一分预防胜过十分补救”,堵上自律与监管之漏。

现在,我依然担心家乡城外的味精厂,我不知道味精厂用的什么化学试剂,也不知道是否致命或致病,但如果哪天那里发生了什么化学泄漏,附近的居民怎么办,我们的政府知道该怎么做吗?他们想到了这一点吗?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最后借用一句网友的评论结束我的文章:“前车之鉴,中国当心”,不吸取教训,不控制贪婪的发展欲望,不做好危机预案,不知哪一天,这样的灾难就会发生在我们的面前,真的不是说笑。

凤凰网评论编辑:霍默静

上期评中评:格调敌不过恐惧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霍默静 编辑:霍默静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