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愤怒和不负责任的娱乐
2010年06月08日 12:45 】 【打印共有评论0

评中评第437期

1、

从仅有的几篇新闻中,我努力拼凑起这个家庭的细节。

他姓木,河南人。当记者发现他们一家八口时——他、他的妻子、两个女儿和四个儿子——他们正推着三轮车在北京丰台区的路上走着。三轮车被改造成了一个笼子,“谁走累了才能进笼子休息。”当《京华时报》的记者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两个孩子和一条狗被锁在笼子里,“笼子上放满了脏黑的被褥和衣物,笼子里垫着一块已经发黑的布垫,孩子没有穿裤子。”

同事看到了这则新闻,和我讨论这件事情,语气中带着愤怒。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和感觉,她去年做了母亲,对孩子的新闻本就非常敏感,尤其是当“孩子”、“笼子”、“流浪”几个关键词冲进视线时,我想很少有人会无动于衷。

我们讨论这件事时,我被她批评太过冷静,她说,这无助于解决问题。我其实不是冷静,而是我没有找到一种合理的情绪。坦白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这样的新闻。这个时候愤怒或许是很理所当然的情绪,做为父母,怎么能让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但是,我们应该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那些孩子的父母吗?

当记者问他们为什么流浪时,那个父亲、那个丈夫、那个男人回答说

孩子们以前也上学,后来家里遭遇一些事情,孩子没法上学,在老家没生计,我们拿上所有家当,流浪到北京。

遭遇了什么事情?在最新的一篇报道中,一家8口户籍所在地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许先生告诉记者“因为超生问题,他们不敢回老家,流浪在外9年。”

另一个同事,在群里说,在他们老家,许多超生的人家,房子都被拆了——这样的事情,对在农村长大的我来说,并不罕见。

对于这样的家庭,我们难道找不到其他的途径来解决问题吗?非得让他们带上妻子和孩子,离乡背井、颠沛流离?非得让他们朝不保夕,就是为了降低超生率?

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小品《超生游击队》吗?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事情还在发生。而这仅仅是被媒体报道出来的一例,还有多少我们所不知道呢?你又知道吗?

在最新的那篇报道中,当地政府部门许诺“给他们一家盖上新房,上4个低保,并送6个孩子上学。”但愿他们能从此过上安稳的日子。

不忍看任何一个孩子受到痛苦的想法或许过于理想,但是我们真的不忍再看那六个孩子继续住在笼子里

2、

在近期不断被人们提及的名作《娱乐至死》中,尼尔·波兹曼曾经讲过一个故事:

我认识的一个女士把她所有狄更斯、福楼拜和屠格涅夫的书都放在21英寸的威斯汀豪斯牌电视机上。这是电视机的第三个用途--书架。

他说他举这个例子是为了嘲笑那些妄想利用电视机来提高文化修养的人——我就曾经是他嘲笑的那一类人。不过如果他要是看了现在我们流行的那些电视节目之后,恐怕连这个例子都不会再举出来了。因为,我们早已经不再妄图利用电视机去提高文化修养了——不止是波兹曼,这已经是人人可以嘲笑的想法了。

以现在流行的电视节目《非常勿扰》为例,“那只是一个娱乐节目而已”这样的论调已经让我听的多到厌烦了。而且,一旦你对这类节目表示出批评、鄙夷、不屑的观点或者神情,一定会被人批评、鄙夷、不屑的说你是精英思维——在一个所谓自由化的时代里,精英思维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词汇。

某个周末,我曾经有幸看到过一期《非诚勿扰》,当时就被节目中所展现出来的人性恶和无所顾忌的欲望所感到厌恶,极度不适。

要说每个人都有恶的一面,每个人也都有其欲望。就像许多人所批评的拜金主义一样,逐利与拜金,是许多人或许都存在的一种冲动。从古老的圣经里,我们都可以找到对金牛犊的崇拜原型。对于个人来说,拜金并不需要过度指责。但是对于媒体而言,夸大和无所顾忌的展示这些欲望,就太过不负责任。

在许多人之间,流行这样一种论调。认识媒体不应该承担教化社会得责任,不应该承担太多的道德束缚。因为人们觉得社会总会尤其发展规则和方向,不会受到太多的媒体影响。具体到《非诚勿扰》这个节目上,他们会认为,如果造成拜金主义的潮流,也只不过是人们释放了自己的原始欲望而已,与节目和媒体无关。

可是,真的没有关系吗?要知道,一个社会的思想和行为总是受到一些潮流和观念所左右的,当一个社会发生变化的时候,总是以思想观念风气的变化为先导。而在观念的传播和变化的过程中,媒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之前有个同事是学医出身的。他对于社会上人们对医生和医院的不信任感非常焦虑。以他的亲身经历看,其实医患间的关系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般紧张。但是为什么人们一想到医院,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些负面的医疗事件呢?媒体在当中起到的作用至关重要。媒体自身所存在的放大作用,会把一些问题夸大到超乎现实的程度。

而之前受到人们热烈追捧的张悟本,不就是媒体夸大出来的一个产物吗?

当然,把医患紧张问题完全归结到媒体有失公允。我只是想说明媒体在传播一种观念过程中,所起到作用非常大。在影响社会风气和传播观念的过程中,媒体处于很关键的一环。我们不断的赋予(或者希望能赋予)媒体嘹望者的称号,不断赋予(或者希望能赋予)媒体无冕之王的地位,不断赋予(或者希望能赋予)媒体巨大的批判权和信息自由权之时,也必须明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中所传递出来的意思。

一味迎合人们人性中的恶、展示人们人性中的恶,当然会得到很多人的追捧和肯定。因为人性恶是人们所共有的,在许多时候,碍于社会道德和共识的压力,于是不得不自我限制和纠正。但是一旦看到媒体上能够赤裸裸的、光明正大的将这些恶给呈现出来时,一定会给人一种心理暗示:原来这是可以接受的。既然他们能够在媒体上展示,我们在生活中又为何不能?

杨耕身在他的评论中,引述了波兹曼的另一段文字:

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之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

这个过程,或许非常缓慢,甚至会有媒体或者人们试图挽住这下落的过程,以至于人们总是会相信,这样的过程似乎永远不会到来。可问题在于,真的是这样吗?

凤凰网评论编辑:张恒

上期评中评:年少时,宁可裸奔也不要跪谢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恒 编辑:张恒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