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再彼此仇恨 不要再彼此伤害
2010年05月13日 12:11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评中评第420期

一次,在看了我一篇博客后,沈宇哲对我说:“我每次看你的博客都能看到你提出一个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那篇博客里提到的问题其实早已经在评中评里提到过:为什么同样是底层的民众,却在彼此仇恨和伤害?就像那不断上演的伤害孩子的事件一样。

但其实,劳动节的那天下午,当我在县城准备坐车回家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我过了很久才想到。

当时,我和老婆站在路边等回家的中巴车。从初中开始在县城上学的我对那些中巴车印象深刻:座位被减少到十个以内。腾出大量的空间可以装更多站着的人。车厢里脏极了,座套仿佛从买车之后就没洗过,车壁上更是黄一块、黑一块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车厢里经常有人抽烟,但是没人去管。许多窗户拉不开,想透气都很困难。但就是这样的车,也很少,尤其是在节假日,学生放假的时候,更是成了稀缺资源。于是每来一辆车,人们都会蜂拥而上,拼死往上挤。

当天下午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车没来一辆,等车的乘客倒是越来越多。我打量四周,座位已经不敢奢望了,我甚至不确定能不能挤上车。

终于一辆车慢慢开了过来,停在了马路对面。一般来说司机是先把到县城的乘客卸下来,然后再掉头来拉我们。但是许多人已经等不及了,拎着包和行李就往马路对面跑。在那个小县城里,当然没人在乎交通规则。我当时一看形势不好,扭头对老婆说:我先过去,你随后跟上。

当然不能让她去挤车,于是我只好加入战团。这个时候,秩序啊、礼让啊、规则啊已经完全成了火星文,没人看得懂,也没人愿意去看。因为你脑子里一想这些词,这趟车你就赶不上了——甚至,下趟车你也赶不上。

等我快挤到车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孩子的叫声。我才扭头看看,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个子还不到我的腰部。他后面还有那么一大堆的男人女人们,满头大汗,伸着胳膊拎着袋子往前挤。如果不是他就在我身后,我完全不会看到这人群里还有一个孩子。而当时,车上还有下车的乘客没下来。

在五月一日那天,全中国、全世界发生了无数的事情。这个故事平常到不能再平常,如果我是上帝,能够站在上空俯瞰芸芸众生,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片段。它太常见了,在无数的县级城市里,在那些不被人注意到底层社会,类似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上演。这就是最基层社会的一个现实。

我不知道从这个片段里得出的结论,能否解释一开始我提到的那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是我想在很大程度上,那些互相拥挤、不再礼让的人们,和那些互相伤害、互相仇恨的民众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当然,如果与那些伤害孩子的事情对比,可能需要很长的篇幅去解释。但是与我博客中,那个认为物价上涨是因为农村人进城的观点相比,则更容易理解。

一个判断已经为人们所承认:我们的社会现在是一个金字塔的社会模型。底层民众占大多数,但是对与这些数量庞大的底层民众来说,他们可以利用的资源数量却很少。就像那天挤车的乘客一样,面对着人多车少的情况,如果你不去挤,可能一辆车都上不去——最终只能打车回家,如果那样的话,成本会高出跟多。

孙立平教授曾经提出过一个断裂社会的概念。简单用梁文道的话解释来说就是我们存在着两个社会,这两个社会是互不相干的:“上头那些人赚了钱,不会买下头这些人做的东西,这个下渗效应是很弱很弱,下头的人干什么,也跟上头的人没什么关系的。”这样的结果就是当一个庞大的人群为了能够得到只能够满足一小部分人的资源时,只能突破公平竞争的底线,挣个你死我破,甚至互相伤害以减少竞争者的数量。这样的情况在那些上头的人看来,当然是不能理解的。当他们开着宽敞的车跑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当他们坐着环境很好的动车组出门的时候,他们怎么会理解那些人为何这么没有素质?他们怎么连队都不会排?

崔卫平老师说,:“孙立平教授提出的‘社会溃败’被广泛接受了,我们还可以用另外一个词说明这种现象,就是‘人性的溃败’或者‘人性的全面倒退’,倒退到反常,这发生在社会溃败之后。”当然,溃败到杀害小孩子的地步还是微乎其微的少数,大多数人都只是像那天的我和其他乘客一样,把最基本的规则和文明社会的秩序,踏在脚下,理都不理。

对于开始是提到的那个问题,我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但是随即另一个问题就又被提了出来。现在我们这种情况当然是不正常的,我们所希望的法制社会和平等还没有实现。而这些目标,对于那些顶着大日头等车的人们、对于那些那些卖种子、卖化肥挣取微薄利润的小商贩来说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就是那被伤害了权益和权利的人群。但是为什么他们却不去挣取自己应该争取的权利,去争取更多的资源分配呢?反而是为这有限的权利挤压彼此,为了得到有限的资源,卖假种子、假化肥。

秦晖老师说,中国人应该是“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为什么?因为穷,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权利,于是才应该去“兼济天下”,应该去争取权利。达则是一个人能力很大,可能掌握着资源配置、规则制定。这时候就应该严格的要求自己,努力达到公平、公正。后者或许仅靠道德要求,很难达到。但是前者,实现起来也这么困难?

或许,是中国人都太聪明了,知其不可为而不为,知其难为而不为。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应该更用力的记住秦晖老师的那个判断。

当然,每个人有其选择的自由,当然也有做“聪明人”的自由。但是既然自己的权利都不愿去挣取,那就不要抱怨自己遭遇的不公平待遇了,更不要以这个为理由,去伤害其他人、伤害孩子了。

凤凰网评论编辑:张恒

上期评中评:人民币并不能解决秋菊的问题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恒 编辑:张恒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