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邱震海:今日中国有公共空间 无公共讨论

2012年02月03日 09:59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时事开讲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针对近期的方韩大战,还有孔庆东对香港人爆粗事件,邱震海认为,我们已经产生了公共的空间,但没有形成一种公共讨论。

凤凰卫视2月2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蒋晓峰:各位好,欢迎收看《时事开讲》,我是蒋晓峰。最近媒体上有几场大战,如果您经常上网浏览网视的话,或者说经常看电视,或者是浏览报纸,这些传统媒体的话,您应该对韩寒、方舟子以及孔庆东,这三个名字呢不会陌生,那三个人呢应该说分成两件事情来看。我们知道韩寒应该是,他是一个青年的偶像,但是最近被所谓的“打假斗士”方舟子,他说是抓住了辫子,说韩寒以前的作品有代笔的成分,也就是说是有伪造的成分,但是那个韩寒又反唇相讥,说方舟子拿不出证据来,所以你现在有诽谤的成分。而北大教授孔庆东呢因为最近发表了,对部分的香港民众有一些不太尊敬的言论,引起了大陆和香港两地民众极大的一个关注和讨论。究竟应该怎样来看这几名公众人物,在公共的平台上进行一个讨论,这些事件我们来请教时事评论员邱震海先生。邱先生我们现在其实过年,春节过得很热闹。

邱震海:很热闹,对。

蒋晓峰:我们一直在围观这些事情。对于这几名公共人物最近发表的一些言论,或者说是产生了一些社会的风波,您是怎么看的呢?

邱震海: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刚才你用了围观这两个词,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当时大家没有现代化的手段,电视也没有,只有广播,当时更没有微博,马路上看人吵架,基本上很多人就会围在一起进行围观,现在呢这种随着人们的文明水准的提高,这种物理上的围观现象相对比较减少了,但是网络上的围观越来越多了。

蒋晓峰:虚拟世界。

邱震海:对,大家无论是抱着好奇还是八卦,想知道后面事情如何发展。

今日中国:有公共空间,无公共讨论

邱震海:就像方舟子这个事情,我们知道方舟子是一个打假英雄,你刚才说了打假斗士,他基本上是所向披靡,矛头指向谁谁就一定倒下,他曾经成功的拉下了打工皇帝唐骏,也成功的拉下了另外一个中科院的院士,都是因为学历的造假、学术的舞弊。这次他把矛头指向了韩寒,想不到韩寒他也不吃素,不但是反唇相讥,而且据说还要动用法律手段,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很多人会围观、很好奇,因为双方都是公众人物,而且双方公众人物在反唇相讥的同时使用的手段,坦率的讲如果我们从我们网络上的一些专题来看的话,很多是不太理性的,孔庆东更是如此。孔庆东一方面是北大的教授,另一方面呢我们知道去年下半年他曾经对他很不赞同的南方报系集团的记者曾经出言不逊,用辱骂的风格。

这次由于一个大陆的游客,他的小孩在香港的火车上吃东西,然后遭到一个香港男士的一个劝阻,然后双方游客之间,游客和香港男士之间产生纠纷。然后孔庆东在他的节目当中,再次发表一些出言不逊的话,说香港人是走狗等等,虽然后来他自己予以澄清,他说我没有说香港人是走狗,我说的是部分香港人是狗,凡此种种其实同样也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但是撇出这个事情的是非曲直于一边,我想从这两个事件当中抽离出来看,我想谈这么几个观点。

第一就方舟子打假这个本身的背景而言,打假当然无可非议,但是我们要考虑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打假的斗士,我们且不说,有人说方舟子可能是神经有毛病,有人说方舟子可能是人格有毛病,这些都不在我们讨论之内,为什么会出现打假的背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的被他所向披靡,矛头指向就应声而倒,我想这后面有一个很大的社会背景在那里。与此同时包括孔庆东他的很多言词出言不逊,现在很多朋友说,用很多俗话来说叫话糙理不糙,很多人说虽然他的语言风格是不可认同的,但是他说的话是有一定的道理。这个在去年下半年孔庆东这个事件出了之后,我记得11月11号我在《时事开讲》节目当中,我曾经说过,我说这个其实某种程度上是折射了中国改革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是左右分裂,共识分裂。

但是与此同时人们还是会有一个基本的想法,为什么会有一个大学教授会如此的斯文扫地。所有的这些我想说的是,今天的中国我们我们有三个概念,可能我们大家需要思考,第一个我们已经产生了公共的空间,公共空间来源于两个,第一个来源于我们的财产、私有制的一个发展起来之后,我们大家都会有一个公共的空间。比如说你有你的财产,我有我的财产,我们大家每个人都在我们的私有领域里,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源泉,然后我们许多的源泉都会有一个公共相交的部分,这个相交的部分,其实就是以前孙中山所说的政治就是众人之事,每个人共同的事情。

以前英国的哲学家洛克曾经说过,人有三大权力,生命权、自由权第三个就是财产权,当人拥有财产需要保护的时候,他自然就会觉得我的公共空间里面有一些东西是我不满意的,于是我要出来参政、要议政要参选,这就是公共的空间,当然这个是从西方以前古典意义上的公共空间产生的渊源。从现在最近几年随着网络,尤其随着双向的微博开始产生之后,人们发现物理上的围观可以不进行了,可以到网络上去进行,很多的平台都在网络上展开。所以在今天的中国,当我们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市场经济随着邓小平南巡到现在也已经二十年了,其实我们很多的公民的私有财产在建立,同时我们的公民言论空间赖以生存的手段也在发展之后,我们公共空间已经形成了,由于公共空间形成自然就会有许多的公共事件,许多名人的八卦,名人的被打,或者是名人的打别人,名人之间的争拗就会产生。于是呢物理上的围观从街头就走向了网络。

但是有没有形成一种公共讨论呢?我认为没有。当然这个有没有公共讨论,我们等一下见仁见智我们可以谈,因为一个社会当你公共空间开始形成,这本身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公共现象形成它的来源刚才我说了,来源于利益的分布,来源于利益的博弈,来源于自己的私有财产需要得到保护,公共空间政治的氛围开始形成了。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一方面大家是看热闹本身,韩跟方到底是两个人谁对谁错,孰是孰非,但是与此同时大家下一步就会很自然的去思考,这个问题的背景到底是在哪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会导致方舟子这么一个被人称之为有一点打引号,不是我的观点,“神经质”一样的打假的斗士会产生、会所向披靡,剑指向谁谁就会倒下,这背后有一个很大的社会背景在里面,这个很多人是没有去思考。

那么至于孔庆东一个大学教授斯文扫地,话糙理不糙,但是为什么,他的理在哪里。作为一个即使你拥有很多的道理之外,你一个大学教授,要不要,可不可以应该跟人家用这种非常出言不逊的口气、风格来表达,哪怕你是拥有百分之一百的道理,所有这些其实我觉得都已经是涉及到社会价值观的一部分了,这一部分需要大家随着看热闹本身,这个热闹要慢慢的升华,要慢慢的梳理,慢慢提炼,它需要有一个更高的境界产生。所以中国的公共空间已经有了,公共事件越来越多,看热闹都看不过来了,在网络上,但是真正的公共讨论我认为没有形成。

蒋晓峰:就像邱先生您说的,现在中国的公民我们已经有了私有财产,也有了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里面怎么来进行一个公共的表达呢?这里面应该是有学问和讲究的,我们先休息一下,广告回来之后我们继续来请邱震海先生,给我们进行一个点评。

 

 
[责任编辑:PN019] 标签:方舟子 韩寒 孔庆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