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许子东:曾荫权深圳住宅月租8万并非廉租

2012年02月29日 09:34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锵锵三人行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曾特首这个事儿,让我觉得什么呢,你看咱们是搞说话工作的,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一个人,在碰见某种境况下,他怎么聊天,我开始就认为香港人不会聊天,怎么有一种越聊越多的趋势。一开头说,不就是上了澳门一个游艇吗,怎么主动一说,说我上次坐游艇的时候,我给了500块钱,然后说我那年从泰国坐了趟私人飞机,我按照经济舱的价钱,我也给了钱,我说这玩意儿还带主动交代的。

许子东:曾荫权深圳住宅月租8万并非廉租

凤凰卫视2月28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著名的马后炮节目又开始了,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马后炮有好处,在这个新闻天天变的社会里,我们能够看尽一周以来的变化,再给大家做个结案陈词,当然现在这案子也没发结。你记不记得上个星期三,我们录像讲的还是唐英年,香港最近新闻比大陆好看多了我认为,讲的是唐英年那个地下挖地洞。

梁文道:不小心挖深了。

窦文涛:违章建筑的这个问题,记得那天节目咱们说到结尾,都放音乐的时候,咱们说今天录像之前又起一个新闻,怀疑特首曾荫权好像在澳门玩,上了私人的游艇。

许子东:在游艇过夜。

窦文涛:好像被人揭出来,咱们淡淡这们一提,没想到从那天到现在,我觉得曾特首这事儿,实际把唐英年的事儿有点压下去了,有点转移了对唐英年事情的,至少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梁文道:对。

窦文涛:我一个星期以来,我是天天看,有的新闻我好翻回去看?

梁文道:你爱看啊。

窦文涛:对。

梁文道:你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窦文涛:我觉得人性恶的里头是不是有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当然往好的地方来讲是同情心。

梁文道:这个好像分别很大,同情或者幸灾乐祸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你到底是哪一种?

许子东:可以混合。

窦文涛:很奇怪。

梁文道:你一方面同情,一方面很高兴。

窦文涛:我这几天老在想,我想曾特首现在在家里怎么过啊,这算同情呢还算幸灾乐祸呢,我想这玩意儿怎么过日子啊!

梁文道:你想的还是像我这么好,是吗?

窦文涛:没错,私人游艇,现在就看出来了。

许子东:窦文涛肯定这样算,他那6000尺相当于500多平方,我把几个房子加起来好像也差不多了。

窦文涛:什么6000尺。

许子东:我怎么就没事啊,心理就很开心了。

窦文涛:你可以看看这个照片,我们给大家看看有他坐的,这多像狗仔队的角度。

梁文道:就是狗仔队的角度。

窦文涛:所以我一项的路线就是,我认为香港可以有狗仔队,但是北京不该有狗仔队,你知道吗,因为人家香港的媒体就做到了这个。

梁文道:跟踪特首。

窦文涛:北京有什么理由有狗仔队呢。

梁文道:跟踪你啊。

窦文涛:你看看这个,这就是同种型号的游艇。

梁文道:豪华游艇。

窦文涛:然后你再看下边,我曾经在深圳住过这附近的一个地方,每天我又长达3、4个小时的时候,许老师我的窗户正对着这个楼顶,我望了有3、4年不止。

许子东:你跟曾特首遥遥相望。

窦文涛:深圳东海花园吗,没想到是曾荫权租下了这个地方。

梁文道:可是我觉得这事儿最有趣的,用香港人的角度来看,你可以说他这些事儿,比如说他坐豪华游艇,房子可以廉价租到那么好的装修,而且是量身订作的装修,有鲤鱼池,他养鲤鱼大家都知道,然后又去布吉岛,然后又坐私人飞机旅游还很划算,给经济舱的价钱,坐私人飞机,香港人都说我们都想要豪华旅行团,有没有这么便宜的。

但这些事加起来你会觉得很感伤,感伤什么呢,虽然说他的新闻盖过了唐英年,但是加起来看,这叫做香港特区的第一、二把手,唐英年是辞职了几个月,原来政务司司长仅次于他,他是特首。第二把手家里头不小心挖了个违章建筑还掩盖,最后把老婆推出来,我们的特首牵涉到种种利益输送交换,说租东海花园的房子,说为什么要那么大那么豪华,他又把太太推出来,因为我太太节省,没嫁时候的衣服都还存着呢。

窦文涛:中国人的太太真的是有用。

梁文道:真是好,中国人娶太太负德

窦文涛:而且曾特首这个事儿,让我觉得什么呢,你看咱们是搞说话工作的,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一个人,在碰见某种境况下,他怎么聊天,我开始就认为香港人不会聊天,怎么有一种越聊越多的趋势。一开头说,不就是上了澳门一个游艇吗,怎么主动一说,说我上次坐游艇的时候,我给了500块钱,然后说我那年从泰国坐了趟私人飞机,我按照经济舱的价钱,我也给了钱,我说这玩意儿还带主动交代的。

梁文道:还不止,包括深圳这个房子也是他主动交代的。

窦文涛:对。

梁文道:他是有趟说着说着,其实我是一个很廉洁的人,我退路都想好了,我退休之后,我就到深圳,我租了个房子。

窦文涛:你要这么说这人他是算诚实还是什么?

梁文道:叫傻。

许子东:但是法理上并没有什么大错,我觉得在民众的心理上,他们香港因为房子挤,大家住几百尺的,所以一听有6000尺,就激起了民愤。

梁文道:不,我觉得是犯法的。

许子东:怎么犯法了?

梁文道:是会犯法的,今天已经最新消息廉政公署立案调查了。

窦文涛:那也不证明犯法啊?

梁文道:不是,是有机会犯法的,为什么呢?在香港公务员,你收受礼物是有个价钱规定的,我忘了是多少,大概是500块以上你就要报,500块以上你报了之后要批,往往过了500块的礼物都是你不能收的,他现在收了这个东西。

第一、叫不叫礼物,比如说拉这个顺风游艇,顺风私人飞机,然后租房子这么廉价,而且这个廉价招待在香港公务员里面是犯法的,他现在不是公务员了。

第二、假如被查出来,因为现在深圳租这个房子还有个什么问题,那个物业的老板,是香港现在已经开台的数码广播电台的老板,当时大家就说,这个数码广播电台的牌照,你为什么会给他,是不是就跟你在深圳拿了他的便宜的房子住有关系,假如这些东西都成立的话这是犯法的。

许子东:NO,你不能把这些东西混起来,我虽然没有任何好处,也不认识曾荫权,但是我们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他批那个数码电台的时候,还没有决定要租那个房子,这个事情你不能这么找因果关系。

梁文道:你反过来,我批了给你了,你感谢我,你懂吗,在香港这都是犯法的?

许子东:第二、1百万的港币一年在深圳租这样的房子不是廉价,深圳的房子是不能跟香港比的,深圳的大房子一般200多平方的房子,租金不超过2万,他现在每个月8万租这个房子,这个根本不算廉价,这个是以香港的概念。因为香港很容易煽动民众,在香港如果有这样的房子,真的价钱不止,第一、他是不廉租,应该说除了装修,你是个官员,我为你装修的特别好,但是这个租金是市值的,假如他正常付。

梁文道:租金是正常付,但是现在大家针对的问题是装修,现在大家针对的是装修,不是租金。

许子东:香港现在有点平民造反情绪。

梁文道:你为什么可以为了特首,比如说我来租你房子,租你那个房子给我,我一个月给你租金是市价,你会不会说,文道,咱们这么好的哥们儿,是好朋友,我为了你爱住我这个房子,我给你花几百万先去装修一下,这叫做什么呢?

窦文涛:我觉得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个特别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里边值得谈的事情,我觉得特别多,比方说站在曾荫权的角度上讲,其实咱们说吧,我也没有什么根据,但是我基本上相信他也不是什么贪官,也没到那个程度。可是我现在要说的就是你这个行为,咱们大家现在说的,行为适当不适当,对吗?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好比说文道,我送你一个小金人,也不能说明我一定从你这儿拿什么好处。

梁文道:当然了。

窦文涛:咱们可能是哥们儿,我愿意对你好。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我不求你什么,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问题在于,如果你是一个高官的话,瓜田李下,你要不要有一个适当的理由。

梁文道:没错。

窦文涛:但是这个适当我就觉得,在没有明确成文规定的情况下很烦人,我现在就想咱们朋友,那天我听香港电台(英文)这个节目有个市民就讲,这个市民讲的也很有意思。像他们这些达官,交往的朋友咱们也应该理解,他绝不可能跟个普通的地盘工人去交朋友,人是有他的阶层的,他打交道的人多半是非富既贵,这些人就有这样人的消费水平,他有个游艇,咱们大家一块儿去玩,曾荫权也都算想到了。

许子东:还给钱。

窦文涛:我还给钱,给500块钱,他说你要这样的话。

许子东:要说他不给钱,朋友请他坐游艇,这犯法吗?

梁文道:犯法了,这就绝对犯法了。

窦文涛:是吗?

梁文道:我刚刚不是说吗,你收礼都不能收超过500块的礼。

许子东:假定说你出去旅行,到朋友家里,在朋友家里过一夜,这个也犯法?

窦文涛:对啊。

梁文道:在朋友家里过夜不犯法。

许子东:游艇不是他的私人财产吗?

梁文道:现在这个是可以争论的。

许子东:开玩笑。

梁文道:现在这就是何柱国的讲法,那个富豪的讲法。

窦文涛:何柱国,我觉得要听一听,他讲的也很有意思,咱们大家可以看一段。

记者:你是否请过曾荫权坐你的游艇?

何柱国:是,有什么错,第一件事,我在香港除了报馆之外,没有做地产,没有做生意,只有一张报纸,这是一件事。第两件事,我的船回来(香港)时不是为了他开,我的船怎样也要回来,我见到你请你搭顺风车,是不是犯法呢?我特别为他开,你可以这样说,怎样船都要回来,所以我不认为利益输送,我与他可以有什么利益输送,你可以给我什么。香港一个营商环境,是一个商业城市,商人与政府官员有交际不是犯法。

 
[责任编辑:李洁琼] 标签:许子东 曾荫权 窦文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