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秦枫:卡扎菲或许就躲在记者居住的酒店里

2011年08月24日 09:17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锵锵三人行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窦文涛:卡扎菲内心世界可能只有查韦斯明白

窦文涛:非常有意思的是卡扎菲那边是查韦斯,查韦斯不是到古巴吗,古巴是卡斯特罗,卡斯特罗现在也写微博,卡斯特罗每天用语录的形式写发表,他都已经退了,但是他用这种方式,他写的东西,每天写的微博有个总题目,叫菲德尔的思考,就菲德尔每天在思想,当然都是国家民族他的一生,每天就这么写,你说这些人都成微博控,跟马家辉似的。

马家辉:我到是想到拉辛在这个念头做情报工作安全得多,坐下来在off里面看不同的独裁者写的微博,微博里面透露的那种讯息,不用再跑出去到处找情报。可是问题是这些人写微博我们可以了解,我们都了解感受到微博的魅力,问题是有人看吗,除了情报人员,除了他的支持者,有没有反对他的人去看他的微博。

许子东:我觉得比较悲哀,眼看现在这个世界这样变化,利比亚是最新的事情,但是我看不出文明时代进步,我只看到它在重复,我为什么这样讲,十月革命结束以后,尼古拉二世,最后那个沙皇跟他的七个孩子,就被送到西伯利亚去,其实没有命令,没有命令就把他们打死的,打死以后要在一个地方烧掉他们的尸体。现在俄国就有很多传说,他们当时倒了汽油,用了什么东西,怎么弄都烧不掉,最后他们的遗体,你知道九几年的时候又重新挖处理,现在他们的遗体葬在彼得堡,跟所有历代沙皇在的教堂,叫彼得堡罗教堂,这个是俄国的民族精神,所有历代沙皇都里边,尼古拉二家庭人、子女。

窦文涛:这一家人太可怜了,当时被灭门,全家连小孩都杀了。

许子东:现在你知道当人家讲这个事情的时候非常奇怪,他们就觉得烧不掉,灭不掉,始终还会回来,当时革命肯定需要这样,杀皇帝。虽然历史上尼古拉二世是一个比较仁慈,比较不那么残暴的沙皇,但是的确革命是要这样来处置他的。但是搁了很长时间,从人类发展来看,我今天在想象像卡扎菲这样的人,我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现在这种严厉的惩罚包括像穆巴拉克。

马家辉:比方说穆巴拉克,他是因为老,你说他是老了、病了或者他的策略装可怜,希望博取同情,躺在那边,我们把他送到法院里面来审判,包括把他的儿子也送到法庭,用法律来审判。现在不是说把穆巴拉克拉出来,把汽油倒在他身上点火,没有这样做,叫做转型正义,转型期的正义要讨回,甚至有些地方整个街道会改名。

像伊拉克以前几乎每一条街都跟侯赛因·萨达姆他们有关系,要改名用法律来解决,我觉得那个部分是最起码的,假如你过了法律的程序,过了法律这一关,你说灭门也好,什么年代诸九族,那个当然是不对的,总有一天就像你说的,时间拉长了就会回来重新用人道的方法来对付,我觉得法律是最起码的。

窦文涛:反正我就希望甭管怎么着,把我们这个记者的生命保住,你不能说拿我们记者,我们记者多可怜呢客观报道,我们也没倾向谁。

[责任编辑:魏巍] 标签:卡扎菲 秦枫 酒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