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俗的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

众看小沈阳:低俗还是不低俗

众看小沈阳:俗并快乐着

大众审美观是如何炼成的?

台湾:雅俗交织的文化中华

台湾:雅俗交织的文化中华
2010年07月30日 22:49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特约撰稿人:李杨

那些打动人心表演的就是优秀的艺术,死磕高雅或者低俗的定义,意义实在不大。——张嫱  

在北京从事文化产业工作的台湾眷村女儿张嫱,在接受凤凰网的专访时,回忆自己在祖籍地沈阳看小沈阳表演时的情景。“那是几年前,我在刘老根大舞台看小沈阳的表演,我觉得很有力量诶,这真是很打动我的表演,也非常好笑,”张嫱在电话里笑起来。接下她说,那些打动人心表演的就是优秀的艺术,死磕高雅或者低俗的定义,意义实在不大。

张嫱还站在词源学的角度向凤凰网解释美国《新闻周刊》的用词:“the dirtiest”,最脏?最低俗?但是也有它的衍生义:乡土的、草根的。她说,小沈阳的表演是草根艺术走向殿堂;而在台湾,则有云门舞集这类哲思甚浓的现代舞团,从殿堂走向露天的公共场所。一个自下而上,一个自上而下,高雅和低俗的边界,似乎真的已经模糊?

另外一个台湾人,资深时政评论员胡忠信,这样提到台湾的“小沈阳们”:“台湾的有一类昵称‘543'的八卦节目,就是天南地北的聊天,其中就会有低俗内容啊。比如说”猪哥亮“这样的主持人,在八卦节目里是黄腔连篇的,费玉清也曾经上节目大讲荤段子。”

胡忠信对这样的艺人显得很豁达,“中国有13亿人口,从最高雅的文化到最低俗的文化,种类太丰富多彩了;对小沈阳现象,反应不要过度。”他认为《新闻周刊》用“the dirtiest”来形容小沈阳,很可能是记者笔下的噱头,“这也无需太过较劲,一笑置之即可。”

而作为创意文化研究者,张嫱在一笑过后,提出了更多建设性的方案。她希望台湾文化在撇开【雅|俗】这个二元分野后,应该追求更多、更好的原创性的文化。“原创文化就台湾本土而言;我们看到台湾文化有平面化的亮点,比如说云门舞集、表演工作坊,但是还没有系统化、产业化的发展。”或者,张嫱的构思,能给大陆的文化生态规划些许启迪?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