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俗的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

众看小沈阳:低俗还是不低俗

众看小沈阳:俗并快乐着

大众审美观是如何炼成的?

台湾:雅俗交织的文化中华

小沈阳怎么成了“最低俗中国人”
2010年07月30日 20:53 红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去年,他现身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当晚虽没有“黄段子”,这名新人还是穿了一条裙子——他称之为“苏格兰裙”。于是,在这台晚会的6亿多观众面前,小沈阳一炮走红。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人气迄今不衰,更成功从“二人转”演员一跃跃至大银幕,拍电视剧、电影。但美国《新闻周刊》最近刊登文章,点名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7月28日《新快报》)

美国《新闻周刊》说,小沈阳一夜成名反映了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私底下,小沈阳很谦逊,甚至彬彬有礼,让人很难想到他会在舞台上讲下流笑话,穿着小礼服、化着浓妆、带着闪闪发光的发卡在台上蹦蹦跳跳,而且还高喊:“我是纯爷们!”美国《新闻周刊》的意思是中国社会宽容度越来越大,才产生了小沈阳走红的不正常现象,以此说明中国社会能容事了,度量大,越来越开放了,什么也不计较了。这看上去实在不像美国媒体在表扬和夸赞中国社会。

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在这件事上就有所体现,他们不像国内舆论那样讨论小沈阳,而是从他在6亿多观众面前一炮走红,看到了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当人们还在体味这个“宽容”是社会进步还是倒退时,一个结论却触目惊心——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

笔者没有看到美国《新闻周刊》的原文,不知是翻译上的简化还是西方人不懂中文的词义,总之“最低俗的中国人”这句话听起来是有一定涉及面的,“最低俗”当然是指低俗中的“佼佼者”。不过,联系这种低俗来自“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低俗也就不是个别现象了。对此,可不能自信地认为这是腐朽的资本主义在诋毁社会主义中国,因为我们本身也在讨论小沈阳现象,也在对他的表演是否低俗争论不已,只是没有想到引起了“国际影响”。

笔者不是因为听到西方人说话才重拾小沈阳这个话题,而是惊讶于国际社会已经在关注小沈阳,并用以解读我们的文化现象。我们在讨论小沈阳时,大多纠缠于这种娱乐形式的存在意义,到现在为止,支持小沈阳的观众还大有人在。而美国《新闻周刊》的评论无意中提醒我们,小沈阳的表演形式和内容是不是已经通过大雅之堂进入文化娱乐领域的主流,而不只是存在即合理的层面。

事实上,小沈阳在6亿多观众面前一炮走红已经说明了这种娱乐形式的地位,这是可以用央视的地位来绑定的。央视的认可在当前的体制下,自然会让外媒认为是社会的认可,西方人是不懂得“被代表”一词的,他们当然有理由得出“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的结论。

但这样的结论是和中国当前的政治环境格格不入的。最近中央政治局第22次集体学习时,胡锦涛总书记再次强调要精心打造中华民族的文化品牌,坚决抵制低俗、庸俗、媚俗之风。由此可见,文化在社会建设和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先进文化能促进社会的健康发展,低俗的、颓废的文化则能抑制和阻碍社会的发展。如此,我们还怎么能以“存在即合理”的思维逻辑看待小沈阳现象,还怎么能以观众喜闻乐见为借口让其任意蔓延?我们不能一方面打击手机黄段子,大唱红歌,另一方面让低级庸俗的东西登上大雅之堂。对一个国家的文化来说,就娱乐而言,不是小沈阳说的“我不知道什么叫俗,反正观众都愿意看我的表演”就能成为主流,观众愿意看、偷着看的东西还有很多,难道我们也去宽容这些黄色低俗吗?现在,当我们还在争论小沈阳现象的时候,外媒已经认为“中国社会宽容度远超西方想象”,如果小沈阳继续像他获得的五一劳动奖章那样闪闪发光,还用什么去大力弘扬优秀的先进文化,坚决抵制低俗文化?这个问题才是关于小沈阳现象的关键。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