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俗的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

众看小沈阳:低俗还是不低俗

众看小沈阳:俗并快乐着

大众审美观是如何炼成的?

台湾:雅俗交织的文化中华

朱四倍:小沈阳的“绿色”与大众文化的“低俗”
2010年07月30日 16:20 新民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新民网评:小沈阳以男扮女装及低俗喜剧为卖点,两年前突然爆红,成为娱乐圈人气明星。但美国《新闻周刊》日前刊登文章,却指名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成都商报》7月28日)

被美国《新闻周刊》冠以“最低俗的中国人”的“帽子”,从小沈阳的反映来看,似乎显得很委屈。小沈阳回应说:“我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我只知道观众喜欢我的表演……现在表演者都实行绿色表演。那是一种健康的喜剧。”一番说辞似乎把“低俗”的“帽子”挡了回去,可又在不经意间把全体国人拉入了“低俗”的迷雾之中——其言下之意是:我在“绿色”表演,奈何你们用“低俗”的眼光来看待!

笔者赞同“小沈阳一夜成名反映了中国社会宽容程度的变化”的判断,但是,是不是这种宽容造就了小沈阳——“最低俗的中国人”,在笔者看来,实在有深究的必要。当下社会多元化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此带来了娱乐的多元化乃至泛化,对此,应加以重视。小沈阳本身就是大众娱乐化的产物,但是,这种娱乐化有一个界限,否则,就很容易陷入低俗。

在小沈阳自我认定是“绿色表演”的背后,在笔者看来,同样隐藏着危机。可以说,即使抛开是否低俗的争议不谈,小沈阳的表演本身就是一种无须强调真实和深度,而仅仅是在着力表现日常生活的世俗、庸俗的表演,甚至已经偏离了娱乐的本义,而成为媚俗、低俗的代名词。

小沈阳现象是商业文化作祟的产物,是大众文化狂欢的必然。商业文化以利益为导向,收听率、收视率、上座率决定了其在商品社会中是否能够生存。于是,最有效、最常用的策略就是最大限度地刺激人的视听感官,对赤裸裸的欲望进行渲染。笑声弱化或流于虚假,身体成了自我抚摸与唤起公众欲望的对象。狂欢成了堕落、低级的遮羞布,享乐主义的挡箭牌,这与其原本的解构、反抗精神可说是南辕北辙,天壤之别。趣味低俗化,狂欢沦为享乐、感官欲望的满足。之所以把小沈阳称之为“最低俗的中国人”,就是大众文化仅仅停留在解构、调侃阶段的折射,是缺乏深度的表现。

更进一步说,小沈阳潜在地迎合了特定人群的娱乐需求,是在无限制地取悦公众,是在以文化的名义进行“消费”。不过,娱乐文化中取悦、迎合大众的娱乐因子,对任何社会来说,过或不及,都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要知道,通俗和恶俗,世俗和低俗的界限不但容易打破,更容易引起混淆。也就是说,在所谓贴近公众的名义下,却有可能把娱乐文化变成“劣质的文化”,并且,当轻佻、浮夸的成分突破艺术的追求和人文的底线时,就意味着低俗和恶俗的来临。在笔者看来,“小沈阳”被美国《新闻周刊》冠以“最低俗的中国人”是对整个社会的一个善意提醒。

也就是说,“最低俗中国人”小沈阳或是一个当下社会的文化命题。在充满商业、经济话语的社会里,社会应谨防文化沦为公众消遣娱乐的快餐化商品。美国批评家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惊呼: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 毫无怨言, 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在赤裸的利益厮杀和粗鄙的世俗追求已成为人们生生不息追求目标的前提下,再次审视隐藏在小沈阳成“最低俗中国人”背后的文化命题——不能以文化的名义消费“低俗”,就成为我们的课题。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