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北大学生橙子:龙应台让我理解文人对“士”的追求
2010年08月05日 18:30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学生橙子听完龙应台演讲后,对她从小人物的命运着手表示钦佩,但同时也认为每个人的教育背景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橙子认为龙应台冷静批判,对自己这样完全在大陆成长起来的人冲击力很大。另外她觉得龙应台“并没有把时间精力集中到个人的事情上,而是把整个台湾当做她自己的家,我觉得这种问题应该是自古以来中国传统对普通的--也不能说文人,而是对‘士'的一个要求。”

对话主持:陈书娣

 凤凰网:当时你在现场,听了龙应台的演讲,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橙子:我觉得她受西方文化影响很深,而且一直在台湾长大,她给我们展现的是一种我们不熟悉的语境,作为一个在大陆成长起来的人,感觉冲击力还是蛮大的。

从她演讲过程里可以看出一些《野火集》的影子,这本书是20年的纪念版,她自己也写了一些反馈,过了20年再回头看当年的《野火集》,以及大陆还有港台、新加坡这些学者有什么样的评价,我觉得在演讲里面还是能看出来。她是一个斗士,从一个刚刚留学回来的年轻人,现在变成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依然对社会保持比较冷静的批判的态度。  

 凤凰网:你觉得她现在的风格有没有转变?

 橙子:她写《野火集》的年代,台湾还是国民党执政,她觉得应该对这些不平感到生气,这种现象应该也有很大的原因,是由于她个人的因素,然后爆发出来。但是我看现在作家的反馈是“台湾人不是不生气,而是太容易生气了”。她在回忆自己过去的文章时觉得,包括她那天演讲的时候也提到,这是一个必要的民主课,虽然现在台湾这个情况,并不像她所希望的那种,就是说生气之后,大家能够有所表达,能够达到比较理想的状态,而且是因为大家都生气了之后,现在面临的困难和不生气时候的困难是完全两样的,她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她觉得可能是社会进步的一个必要阶段吧。

 凤凰网:你看她的文章对你个人有怎样的影响?

 橙子:我觉得就是每个人的教育背景不同,可能在看她的文章时也会有不同想法,因为我本身是学政治学的,但是龙应台作为一个人文学者,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有着不同的背景,去看同样问题的时候不同,譬如她始终认为比体制更重要的是人,她觉得应该是“苍蝇的问题比老虎的问题大”。然后就是我们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就可能会觉得体制是更重要的,但是不应该去排斥其他学术背景的人用不同观点来看这个社会。

凤凰网:你觉得她影响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最多的是哪些方面,尤其是以大陆的知识分子为主的。

 橙子:我还是觉得她敢于说话,还是挺佩服她,当时就是《野火集》,她还怀着孕,就是一个要当妈妈的人,本来是心情很平和,但是她并没有把时间精力集中到个人的事情上,而是把整个台湾当做她自己的家,哪怕她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做这种呼吁也好,还是爱之深责之切也好……我觉得这个是她对大家,也不敢说对中国的知识分子,因为我可能还没有资格说对中国知识分子产生什么影响,但是我觉得这种问题应该是自古以来中国传统对普通的--也不能说文人,而是对“士”的一个要求。

 凤凰网:她本人让你能够联想到那些大陆知识分子,比如说大家常常联想起韩寒,你觉得她们有可比性吗?

 橙子:我觉得龙应台和韩寒这两个形象有相同的地方,我也读过韩寒的很多东西,但是他们生长环境、教育背景,包括年龄差距都很大,包括这个人文的风格。我觉得龙应台还是一个很典型的,她哪怕是写批判的文章,最后我觉得还是能读出美感。韩寒我觉得调侃和冷幽默的成份更多一些。我觉得他们可以聊得来,但是他们不是一类人。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