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双面龙应台
2010年08月05日 17:42 深圳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小时候的安德烈仰望着妈妈。

龙应台与菲力浦在读书。

长大的安德烈与妈妈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的想法。

龙应台似乎一直有两面,而且这两面在她身上“相处”得十分融洽。她那像利剑一样正中要害的《野火集》、《百年思索》,让我们看到的明明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大男人”;而温柔如羽毛的《孩子,你慢慢来》、以及那爱的能量大到儿子哀求“饶了我吧”的《亲爱的安德烈》,又让我们看到了一位深情的母亲。

“我很少崇拜女性,但我真的很尊敬龙应台。”这是很多读者,包括男性读者最常说的一句话。在中国大陆、台湾、欧洲三个文化圈中,龙应台成为一个罕见的公共知识分子。这个1952年生于台湾高雄县一个偏僻渔村的女子,自称为“一个难民的女儿,在台湾地区的穷苦乡长大,是最底层最底层的人”。因为这种经历,龙应台曾说,自己所有的作品都在找一个核心的东西,就是对人的关怀,对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深切的爱。

无论是激烈的一面,还是柔情的一面,这种对人的关怀,也许才是龙应台的心灵底色。

刮了“龙卷风”的龙应台

“那‘愚昧无知’的渔村,确实没有给我知识,但是给了我一种能力,悲悯同情的能力,使得我在日后面对权力的傲慢、欲望的嚣张和种种时代的虚假时,仍旧得以穿透,看见文明的核心关怀所在。”龙应台在给儿子安德烈的一封信中这样说。

从小渔村走出来的龙应台,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后来赴美深造,1982年获得堪萨斯州立大学英文系博士学位后,在纽约市立大学及梅西大学外文系任副教授。1983年龙应台回到台湾。当年的龙应台刚刚三十出头,“不敢相信人们对于不公不义没有尊严的环境可以如此忍受,如此‘苟活’”,于是写下了一篇名为《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的文章,用投稿的方式寄给了中国时报,龙应台至今仍然记得当时自己“用钢笔蓝色的墨水写在四百字的格子稿纸上,放进信封里,走进邮局,丢进邮筒。” 这篇文章很快发表在1984年11月20日的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上。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迅速从个人投书演变成为一股燎原野火。1985年龙应台在时报副刊上的专栏“野火集”结集成书出版,短短二十一天里就再版了24次,四个月卖出十万本。据说,当时的台湾家庭几乎家家户户的客厅里都有一本《野火集》,不是兄姐,就是弟妹中的某个人买回来的,作家余光中称龙应台为“龙卷风”。《野火集》成为上世纪80年代对台湾社会发生巨大影响的一本书。

《野火集》是人们认识龙应台的开始,大陆读者甚至认为《野火集》写的不仅仅是台湾,也映照了整个华人世界。20多年过去了,《野火集》仍然受关注,被喝彩,成为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