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龙应台:中国文化输出不该落伍
2010年08月05日 17:39 中国青年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龙应台在北京 季彬/摄

想听北京话,想执教北大

有人把龙应台最近在大陆出版的三本书——《目送》、《亲爱的安德烈》、《孩子你慢慢来》合称为“人生三书”。在海峡两岸的经济态势及文化态势都发生微妙变化的当今,人到中年的龙应台似乎也从青年时代的强势文化批判者退还成悲悯知性和偶尔示弱的女儿与母亲之身,在纸页中尽展人生况味。难怪有人把她的新作《目送》形容为“21世纪的‘背影’”。

日前,龙应台到北京来参加《目送》的“新书见面会”。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时,她说,自己很想在北京住上一年半载,一点一滴地去感受胡同、平房和杨树等构成的“唐诗宋词的中国”,很想听听字正腔圆的北京话。“如果我有在中国内陆的、真正脚踩在泥土上的生活经验,再来写一些题材会写得更好。否则就不容易知道这片土地上真正的情感和痛之所在。”龙应台说,“我也很想来北京大学讲学一年。说不定北大愿意我来,我绝对愿意!”

中国的文化输出有点落伍

龙应台先后在法兰克福住过11年,每年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今年也以台湾出版商代表团成员身份参展。

“其实书展就是思想展,它不同于汽车展等一般的商展。各个国家借此展示自己最有潜力的作品,它是各个国家文化输出的竞赛,是思想竞技的场所。100多年了,中国才轮到做主宾国的机会。”龙应台很为中国是这届法兰克福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而高兴,也很为中国图书在装帧设计等领域的微观进步而欣慰。

但她认为,“中国在大国崛起的趋势里,相较于其他领域,文化输出这块是比较落伍的。中国作为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其实接受了一个刺激:在文化输出上,与国际的差距那么大。”在龙应台看来,中国出版在全球化态势下需要奋起直追之处有很多。“中国的展台上有很多很多书,但这些书能被国际社会认可的比例是不高的。”

龙应台给“中国出版走出去”开列了两个基本条件:首先,输出之前,要去了解什么样的书才能打入德文、英文等国际图书市场,所谓知己知彼;其次,出版物乃至文化商品无论在思想深度、对世界认知的广度和文字艺术的高度上,本身品质要好。“一个社会的文字作品,不仅仅是文学,要达到最高境界,社会一定要给它最宽广、最大的自由创作环境。”她认为,“法兰克福书展表面上是在比文化产品,实际是在比哪一个社会有最丰沃的土壤,有最自由的空气和独立的精神。”

“文化”其实就是“生活”

龙应台曾提出“文化就是生活”、“文化就在巷子里”等主张。她认为,“所谓文化,不是停留在水晶灯装饰的大歌剧院上演的歌剧上,它是城市里的居民如摆路边摊以糊口的老太婆的文化权。城市居民有权追问官员:我有文化权,我和那些穿着华服去听歌剧的人的文化权的差距在哪里?”

“决策者一旦有了人文涵养,他在修路时会为一棵400年的老树转个弯,会保护对历史积淀有贡献的人的老房子,会在最新潮的建筑里融进古代的建筑元素。”龙应台说,“决策者从下到上界定什么叫文化,什么值得保存,什么要拆掉,才是多元社会所需要的。”

龙应台认同“文化中国”的概念,“当我想到北平的时候,我马上想到梁实秋”。但她追问:“当代中国有这样的人吗?我们这个时代又会被后人怎么样地记住?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新中国成立60周年,这是一个该思考的问题。”

青年人可以质疑,可以颠覆

有“刁钻”的读者向龙应台提问说,假设龙应台那温驯的次子飞力普是“同性恋”怎么办。龙应台回答说:“这和他跟我说‘妈,我是个左撇子’一样,没有任何差别。比他跟我说‘妈,我吸毒’好多了。我会跟他一起去同性恋的酒吧”。

龙应台1970年代初就读于台南成功大学外文系时,也曾因为“好玩”而懵里懵懂地加入过“青年救国团”。直到留学美国、接触到英文世界的国民党历史,“才颠覆我所有前面相信的东西”;也是到了美国,才从头读鲁迅。所以,龙应台现在最关注青年问题。

她对年轻人的最大期待是:“挑战自己。”心中原有的价值观都是可以被挑战的,那才是真正的年轻的中国人、下一代中国人最有志气的表现。

“其实,大陆学生来台湾和台湾学生到大陆,是两岸最好的思想交流方式。两岸和平很重要,实现和平有千百万种方式,但互换学生是其中重要的一种,它会奠定下一代的和平。”龙应台说。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