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梦:龙应台北大演讲

龙应台在北京演讲前后

风从哪里来:谁是龙应台

启蒙者:我读龙应台

直言者:士人龙应台

龙应台,也请你“相信”中国梦
2010年08月06日 08:30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龙应台

核心提示:龙应台的经历和背景注定她有太多的“不相信”。她从小蒙受了被“教育”欺骗的阴影,而整个台湾也在1979年,也突然从“海棠叶”的梦想走向“我是谁”的疑问。希望龙应台能够相信,我们对于国家发展的未来,有着和所有同胞一样的憧憬。我们对于人类可爱的美好的价值追求,有着共同的认识。

特约撰稿:曾宪楠

8月1日,获选“中国梦践行者”的中国台湾作家龙应台应邀在北京大学百年礼堂发表演讲。她还是我去年见她时的装扮,白色衬衫,简款西裤,习惯性的将短发向耳后捋一捋后,将一只手插在裤兜。她莞尔的神情流露着台湾人身上说不清的气质,当你看到时,才能很快分辨出--气场是硬的,但是一言语,一低头,无论对谁,满口的敬语,你就知道那种柔。

为龙应台设置“中国梦”为演讲题,是有些尴尬的。一个在1949年被迫移居台湾的大陆人的后代,一个在台湾出生、成长、受教育的湖南人,一个时常听到家人满口湘音,却在2004年才捧着父亲的骨灰第一次回到家乡的人,要怎么去讲述自己的“中国梦”?难怪龙应台会说:“我接到这个题目的时候,真是惊讶。我真的在北大演讲了,是不是?”

这个“惊讶”离龙应台出生的那个1952年,整整过去48年。她也在这48年里和很多有着相似经历的台湾人一样,追寻着大陆的情怀,试图理清各种渊源,充满好奇、不安又急切的心情在历史轮轴上找到一个个相应坐标点,可是现实与历史的距离有时就像是海市蜃楼,虚虚实实,遥遥相望,即便看得真切,内心却已留下无法抚平的伤痛。1979年,当龙应台去纽约之后,开始阅读历史资料,才知道此前所受的教育是会“撒谎”的,台湾那么根深蒂固的“礼义廉耻”的价值基座就在那一刻变得摇摇欲坠,对于“身份”的自我认同也做出友好的回避。她变得“不相信”--对权威的不相信,对政坛的不相信,对掌权者的不相信,对曾读过的历史的不相信。

作为一个前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长,她对于这片养育过她的土地的深情是不言而喻的。正因为爱的深切而恨其不反省。1986年,《野火集》在风声鹤唳中出版,龙应台进行了一场令人“惊恐”的演讲之后,前往欧洲定居。

直到这次的演讲,她依旧会问去年问过我们的一个问题:你们知道我的作品里,在海外流传最多和大陆流传最多的是什么?海外流传最多的是《目送》,大陆流传最多的是《不相信》。对于阅读过龙应台绝大多数作品的我来说,我很清楚这个现实后面的逻辑,可惜任何事情的真相都可能像无底洞的那个底,我们能触碰到的往往是深深的漆黑。谁又比谁离得更近?

龙应台的经历和背景注定她有太多的“不相信”。她从小蒙受了被“教育”欺骗的阴影,直到在欧洲接受西方价值体系。而后,在1979年,整个台湾也突然从“海棠叶”的梦想走向“我是谁”的疑问。你要知道,这样的心灵煎熬,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于是,龙应台怀揣着煎熬,扪心自问。“对于这块土地上的农民、社会,我怎么会没有梦?这个地方是我的父亲的故乡,我母亲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台湾的好跟坏有多么巨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或者祸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和平有多大的影响。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当然有。我肯定的说,我是真的希望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文明力量的来崛起。

你怎么来衡量文明这个东西?我有道尺子。我看一个城市的文明,就看这个城市是怎么对待它的精神病人的,看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我看这个城市对它城里的孤寡妇孺照顾到什么程度。我看这个城市对于所谓的盲人和民工是怎么对待的。这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个文明的尺子,很清楚。当我看一个国家的时候,我看这个国家怎么样对待外来人入住。我看这个国家怎么样对待它的少数民族。我看这个国家如何去对待不同政见。我看它的多数如何去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括了13亿人如何去对待2000万人。”

正因如此,我也希望龙应台能够相信,我们对于国家发展的未来,有着和所有同胞一样的憧憬。我们对于人类可爱的美好的价值追求,有着共同的认识。在中国发展的近三十年里,它的惊人变化和潜力已有目共睹。当手秉尺子的时候,也请相信这份心心相印的中国梦。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