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声喧哗 韩寒领唱《独唱团》
2010年07月05日 22:14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1978年12月,七个年轻人决定办一份文学杂志。他们在北京亮马河畔的一间民房里,从早到晚连轴转,干了三天两夜。在那个刚刚打破禁锢的时代,这是一份注定要被历史记住的杂志。后来,它一再被人们提及,它的名字叫《今天》。

今天,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另一本文学杂志火爆上市了。但是它并非像《今天》那样,创刊之后才引起关注。当那个叫做韩寒的年轻人只是发布了一个创办杂志的意向时,它就不断被人们提及,围绕它的话题就从未间断过。现在,它终于面世了,更大的争论还在蓄势待发。

与《今天》所处的时代不同,我们声称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文学已死”的时代。可为什么这本文艺杂志还是引起了这么大热潮?而且,当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本杂志的内容时,我们所争论的、所解读的又是什么?我们所期待的又是什么?

如果说《今天》用它的文本本身,成了一个值得我们解读和记忆的文化现象。那么,现在值得我们去深思的并不仅仅是杂志的文本本身,更是那些事先张扬的争论和关注。到底是这个社会中的哪些原因,推动我们去对一个还没有成形的东西发表评论、不断解读?当我们喋喋不休的谈《独唱团》时,我们谈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它终于诞生了,带着万千宠爱和数十万人的关注和争议。它能像当年的《今天》一样,给我们这个判处了文学死刑的时代带来一股不同的漩涡吗?人们对它的文本本身的更关注,能够超越那些事先被赋予的意义吗?

我们还在寻找着答案。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