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的狂热与社会的期许

还未发售,就已热销

《独唱团》50万册。一位网站人士透露,像《独唱团》这样预售就如此火爆,过去只有《哈利·波特》和《小团圆》。详细

话题连连,争议不断

一家媒体耸动的表示要选韩寒做市长;麦田发文章要“警惕韩寒”;许知远认为他被热捧是“庸众的胜利”……详细

芒克*封新城谈《独唱团》

期待韩寒对年轻人的影响

现在的社会过于围着钱转了,几乎所有人都追求大房子、高档车。韩寒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大,社会还是非常需要文学的。详细

未必就能启蒙一个时代

一本杂志不好说就能起到启蒙作用。事实上,韩寒也好作者也好,他们也并不希望社会和读者对该杂志寄予过多的社会担当。详细

黄集伟:精神追求需自由土壤(独家视频)

每一个创刊号都是一个努力,《独唱团》或许最后并不成功,但我都是报以希望。因为它不是物质的,它还是精神的东西。详细

商人韩寒
2010年07月06日 17:51 《商业价值》杂志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当时代和媒体给韩寒顶上了很多头衔,畅销书作家、公共知识分子、最具社会责任感的公民、成功的赛车手……而韩寒自己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扮演的角色。他是焦点、旗帜、领袖,也同样是大时代变化中的一个棋子,就如同他的插科打诨和嬉笑怒骂既是性格也是方法一样。

他要办杂志,有盛大文学的支持,他进行了理性的计算,他说要给作者最高的稿费,而他自己也是受益方,在这个层面上说,他是商人韩寒。

他很清楚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他是焦点、旗帜、领袖,也同样是大时代变化中的一个棋子,就如同他的插科打诨和嬉笑怒骂既是性格也是方法一样。

特约作者 罗赟|文

27岁的韩寒,最近正在成为横跨文学与体育、商业与社会责任的焦点人物。

不管他愿意接受几个头衔,反正他正顶着畅销书作家的头衔,身负振兴我国赛车运动的重任,还被人赋予了当代“公共知识分子”代表以及最具社会责任感的公民。

而12月初,韩寒与盛大文学合作的杂志《独唱团》即将面市,内容将涵盖小说、杂文、时评、散文、人物、新闻、记事、诗歌等多种体裁;随后,他还要出版另外一本名为《合唱团》的杂志。虽然从他宣布准备做杂志到下厂印刷,半年时间过去了,但是大家对于他要出版的杂志的热情却从来没有削减过,这仿佛成了一个公众事件,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

写小说的韩寒、写博客的韩寒,是不是可以从一个作者变成一个媒体人?从一个自由的独行者变成一个有事业牵挂的领导者?

商业,对于韩寒来说,将是一种兼容还是一种冲突?他将会改变商业?还是被商业改变?

“对读者负责”

虽然韩寒是因写书而成名的,但人们却总是习惯把他和互联网放在一起。归结起来,或许是因为有很多人认识韩寒、承认韩寒,是因为他的博客。

从2006年11月,韩寒开始在新浪博客上写杂文,通过博客表达自己对于社会问题的观点和态度。两百多篇文章,访问量高达2.8亿人次。

在那个虚拟的平台上,他说作家必须拥有独特的文字技术和文字风格,文字的魅力不应该被思想正确和意识形态所替代;他说老百姓经常打着政治和青少年幌子上纲上线,在通往民主的道路上,最大的阻碍是人民;他劝大家不要赶民族主义的集,因为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汶川地震发生后,他说捐款不是喝喜酒送红包,舆论环境应该宽容。今年9月,因为他在博客中披露了上海闽行区交通执法大队的“钓鱼执法”行为,让这种诬蔑好人、执法犯法的行为引起全社会的关注。

渐渐地,人们已经习惯在那个虚拟的平台上看韩寒就社会问题发表意见,甚至有人说他开始在对舆论走向和舆论氛围产生影响。正因为这样,一些人对《独唱团》这个杂志的期待非常扭曲,甚至希望它通篇都是批判性的,都是在指责和埋怨社会不公的。

对于这个事情,韩寒很是清醒,态度也非常清楚。“我知道在做什么,我要做的是一本杂志,就要从杂志的角度出发,要对读者负责。”他觉得如果读者看1-2篇批评还觉得不错,看100-200页都是满腹牢骚,则会烦死人,会导致精神崩溃。这对杂志的阅读快感和商业价值都是很有影响很恶劣的事情。这样的杂志,不但不能起到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作用,而且毫无意义,顶多是一个个人发泄的渠道。更关键的是,没有可以持续发展的商业价值,这种个人发泄也长久不了。

在业务流程的设置上,可以看到这本杂志的编辑精神体现在选择而不是雕琢上,杂志没有自己的记者,只设一个主笔,主要的稿件来源是接受投稿和约稿。其流程是文字编辑把所有投稿约稿甄选过一遍以后,交给作为主编的韩寒来做最后抉择。对于所有媒体最担心的内容质量问题,韩寒却显得非常自信。他坦言现在的外部稿质量不高,他知道需要动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去约一些好稿子,在这方面,他一点也不担心。

相对来说,为了能让杂志更好看,韩寒对很多细节倒是研究得非常认真。例如为了缓和严肃的话题气氛,增强阅读享受,他在杂志纸张上花的功夫一点也不比约稿少。这段时间,他不断通过身边的朋友和专业人士去调查,反复征询意见,最后发现其实所有的女性都不喜欢“光彩照人”的铜版纸。“时尚类杂志那么做,只是为了广告效果。”他觉得作为一本以字为主的杂志,应该以阅读效果为导向,所以最终选择了克数很重的蒙肯纸,以增加杂志的质感。

韩寒做事的认真程度有时候是令人吃惊的。据说为追求最佳效果,他自己到印厂一次次调整克数,而且总是希望再厚重些、再有质感些。以至于最后印刷厂的人警告他,不能再调了,再调就成草纸了。

做中国稿费最高的杂志

韩寒为什么对杂志的内容一点也不担心?这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有自己的圈子和名声的支持,还因为他真准备把内容的市场价拉上去?

2009年5月1日,韩寒在自己的博客里为新杂志征稿,给出的是高出国内其他杂志几倍到几十倍的稿费,原创文章每千字2000元,摘录文章每千字500元。有人投稿的时候直接就在邮件里贴个几十万字的小说,第一句话就写:韩寒,我买房子的首付就靠你了。

这么高的稿费,当然会被人质疑杂志的运营模式能否持续。对于这个问题,韩寒说自己不是没有想过,他当场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笔账。

他把杂志定价16元。他说即便做到在全中国文学杂志中印得最好的,印刷成本大概是每本5元,渠道费用差不多每本5元。他说自己算过即便每期稿费发掉50万元,再加上每期行政费用10万元,只要卖掉10万册就能持平。

虽然从媒体专业视角,这种计算方式中漏洞不少,而且非常不精准,甚至让人担心韩寒的杂志社到底有没有做个真正的预算出来。

不过韩寒很自信,他说根据他10年来出书的经验,只要跟所有的图书和报刊发行商说是韩寒出的杂志,他们都会争相预订,10万册是绝对有可能的,他甚至觉得至少都能卖30万册。毕竟他出任何一本书,不做宣传的情况下,都可以卖到50万本以上,而他给任何一本杂志写小说连载,这本杂志就可以多卖十几万册。

正是因为算过这笔账后,韩寒拒绝了一些对他有所限制的投资,他说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支撑得起。既然不可能亏,那么多卖出去的都是收入,广告没有无所谓,能够有,也很好。现在的杂志社只有一个五六人的编辑团队,有些人是他从其他媒体挖来的,有些是欣赏他主动投靠的,用他的话说:“都是些情投意合的人”。

韩寒一直在强调,他做这本杂志不是为了赚钱,当然,也不是为了赔钱的。事实上,从现在对杂志的预期来看,他也确实不需要投资,只需要垫些钱等待卖杂志的回款就可以了。他将负责杂志的编辑和制作,而合作方──侯小强领军的盛大文学旗下的公司将负责印刷、发行等事宜。

韩寒期待这本杂志从第一期起就是持平甚至盈利的,他显然对自己的编辑水平和合作方的渠道能力都充满信心。

作者的未来

如果不在乎赚钱,那韩寒做杂志的目的是什么?是给作者发稿费?

他在博客中写道:在收入合理的国家,顶尖作家一年的收入应该可以轻松购买200台法拉利,而在我们国家,只能购买大约半台。这说明我们的文字太不值钱了,一个文人,如果在这样大压力的社会里不能够衣食无忧,我认为,他就不太可能有独立的人格和文格。虽然我们的杂志暂时不能让你致富,但是希望可以改善一下供稿者的生活。

韩寒的经历几乎是一帆风顺的。1999年,17岁的韩寒写了篇《杯中窥人》的千字小文,获得了新概念作文大奖赛一等奖。也正是这一年,高一的韩寒数理化三门功课考试总成绩才80分,因为严重偏科,他办理了休学。2000年,他的长篇小说《三重门》出版,成为当年最畅销的图书,他也随之少年成名,步入百万稿酬俱乐部。

有了互联网之后,韩寒没受到什么冲击,反而是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表达方式。通过博客,他可以不用再推到出书的时候就把文章发表出来,这倒是很符合他有话就说的性格。

但是对于互联网这个平台,韩寒并不像所有人想象的那么热衷。他说即使平面媒体和书籍已经是夕阳产业,那也是夕阳无限好。博客对于他来说,跟写书办杂志没有本质区别,都是自己写的文章,只是载体不一样,一个在互联网上、一个在纸质媒介上。网上是免费的,很多人看,大家也都很开心。但是精选他博客文章的杂文集《杂的文》首印就30万册。所以他也并不担心博客会影响新杂志的销量,他认为买书是读者对作者的一个肯定。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他那样把互联网当成影响力平台,而面对国内盗版横行的状况,无数作者的成果都被吞噬,而互联网也是帮凶。

韩寒认为,作者跟歌手不一样,歌手的歌可以有很多的传播方式,出名以后,歌手可以演出或者代言,CD对于歌手来说赚钱不赚钱并不重要。但是作家不能,如果出版没有回报,没有产权保护,很有可能颗粒无收。他说:“如果作者没有生活保障,没有人写字,将来中国就会没有读书资源,大家也就都不读书了,这个事情永远都不该发生。”

有意思的是,韩寒并不执著于平台的形态,也不排斥未来多种平台的传播。 他说过去很多传统文人文笔很差,网络上很多短平快的东西出来后,那些人优势就不在了,这些对于文学的发展其实是个好事,因为给了更多人公平的机会。他还说,如果有一天平面媒体灭亡,他也会很高兴,至少能少砍些树。也许以后代替书本的东西可能我们根本想象不到,未必是我们想象得到的阅读器,甚至连电脑都能替代掉。

他唯一坚信的是“内容永远是值钱的”,正是抱着这个信念,韩寒即将开始他的杂志征程。你甚至可以这么理解,关于杂志,韩寒没有任何前景规划,但是对于发稿费,他却信心十足,立了一个要发出去1000万元稿费的目标。

当然,韩寒的身边还有一群人在忙碌。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表示,对于韩寒,盛大文学有整个一揽子的计划,各个旗下的子公司都会跟韩寒有合作,韩寒的新小说也被盛大文学签下全版权,杂志只是整个合作中的一部分。

很多人猜测,这其中也不排除资本层面的合作。也就是说韩寒有可能像冯小刚持股华谊兄弟一样,成为盛大文学的股东,等到公司上市时一跃成为亿万富翁,虽然这不一定是韩寒心中的目标,但对他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总不是坏事。

有人说韩寒很多随性的话并不能随性地听。他是个聪明人,跟韩寒交流你会发现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时代、这个商业领域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他是焦点、旗帜、领袖,也同样是大时代变化中的一个棋子,就如同他的插科打诨和嬉笑怒骂既是性格也是方法一样。

作为车手,在今年11月4日结束的鸟巢“王中王”比赛中,韩寒获得了中国车手第二的成绩。在CCTV5每天现场直播、全国人民的瞩目之下,韩寒轻轻松松地证明了自己的赛车实力。

迎战舒马赫之前,韩寒说:“玩玩看呗,这世界没有一定的。”

对话韩寒

一些“成熟人群”和主流商业群体存在的对韩寒的抵触,与另一个庞大群体对他的痴迷,这大多都是源于他身上释放出的一种颠覆的气息。

韩寒的博客一直是犀利的、随性的,再加上他博客上一直写着: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看起来似乎是个比较自我、高傲甚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标准名人。

但是一旦你见到他,你绝对不会再这么想。韩寒接受《商业价值》采访的时候自己是否轻松不知道,但是让采访者的确觉得很轻松。他拍照很有镜头感,会摆POSE,聊起天来也很随和很开放,属于特别有能力让人认可的那种。甚至有一次遇到他没有想好答案的敏感问题时,他还会话题一转打岔说:“哎!你看地上的飞蛾,像不像美军飞机?”

你不得不承认,韩寒是敏感而严谨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性格是什么,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所以令人赞叹的不是他的随性,而是他的才智。

一些“成熟人群”和主流商业群体存在的对韩寒的抵触,与另一个庞大群体对他的痴迷,这大多都源于他身上释放出的一种颠覆的气息,如梁启超笔下的:惟行乐也,故盛气;惟盛气也,故豪壮;惟豪壮也,故冒险;惟冒险也,故能造世界。

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他的确已经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了社会精英,成了国家、人民和资本都争相团结的对象。所以,了解这个偶像身上的影响力基因,对了解未来主流人群有着重要的意义。

问:你在博客上的文章会不会有的时候也是在为自己出书做宣传?

答:不会。这其实是我特别避免的一个事情,比如有打笔仗的时候,如果有新书要出,我会往后延。有的时候因为这个要损失一些钱,因为书期已经定了,没有办法改,我就要赔钱给出版商。我并不觉得这个时间多上上报纸对书的销量会有什么帮助,这个都是对文化市场了解很肤浅的人的想法。

问:你的博客很多人看,现在微博的形式正在流行,你将来会写微博吗?

答:不会。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本身是不应该让自己的文字免费让大家看见的,这样就失去神秘感了,应该更少出镜,文字更少。我现在文字已经够多了,我只能对我的生活相对保密,我不能一会儿吃饭了写一句,一会儿喂猫了写一句,那我的商业价值会直线下降。

问:你会在付费的文学网站上创作吗?

答:在起点中文网,我也连载过,看的人很多。但是对于传统作家来说,还是要靠出书的。我前几天看到一个报道,作者20多岁,也是在起点中文网写东西,一年可以赚200万,我觉得也非常不错,相当于我们畅销书作家的收入了。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两年来他写了1000万字,对我的概念就是100本书,我每本书大概10万字,如果这样写,我可以赚2亿元。这个钱赚得太辛苦了,我受不了。而平台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除了上市,很难真正盈利。

问: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1年能赚多少钱?

答:版税、比赛都有。如果1年出一本书,版税收入应该是200万元左右,赛车收入比这个略少一点。杂志无所谓,没想到把它做成一个发财的事情,但是我讨厌亏。

我对赚钱不是特别感兴趣。有很多钱当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如果要付出很多代价的话,我是不愿意的。我没有经纪人,实际上“韩寒”这个名字的无形资产也开发得不好。很多厂商来找我代言,但是我要求很高,一是要真正喜欢这个产品,二是代言费要比国内一线明星都高,因为我不缺这个钱。

问:对今后的事业有什么规划?

答:会有,但是我不是一个喜欢说的人。因为做一件事情之前,我一定要有把握,世界上排不上号的话,国内至少要数一数二的,因为我喜欢享受吹牛的过程。而且这个牛不是真的吹牛,是说到做到。人家觉得你在吹牛,其实你都做到了。所以有事情的时候我得先累积一段时间,等我能胡说八道的时候再公布。

问:总是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你有安全感吗?

A你仔细想想,我并不觉得我说过什么不能说的。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你向父母要钱,你一块块要,发现你父母的钱最后都给你了,如果你一开口就要10万,肯定是一个大巴掌。在我看,很多人心态是有问题的,应该先循序渐进,没有必要去图一时之快。很多时候口头之快之后最后什么都没有,反而让事情倒退。其实我心态很好,很有安全感。

凤凰网评论频道基于传递新闻价值之必要,特补发《商业价值》杂志2009年12月8日标题为《商人韩寒》文章,以飨读者。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立场无关,本文、图仅供凤凰网评论频道用户独家免费阅读、欣赏,原作者享有完全的著作权。使用作品内文字需经作者同意,并支付相应报酬。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刊用、出版上述作品。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