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的狂热与社会的期许

还未发售,就已热销

《独唱团》50万册。一位网站人士透露,像《独唱团》这样预售就如此火爆,过去只有《哈利·波特》和《小团圆》。详细

话题连连,争议不断

一家媒体耸动的表示要选韩寒做市长;麦田发文章要“警惕韩寒”;许知远认为他被热捧是“庸众的胜利”……详细

芒克*封新城谈《独唱团》

期待韩寒对年轻人的影响

现在的社会过于围着钱转了,几乎所有人都追求大房子、高档车。韩寒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大,社会还是非常需要文学的。详细

未必就能启蒙一个时代

一本杂志不好说就能起到启蒙作用。事实上,韩寒也好作者也好,他们也并不希望社会和读者对该杂志寄予过多的社会担当。详细

黄集伟:精神追求需自由土壤(独家视频)

每一个创刊号都是一个努力,《独唱团》或许最后并不成功,但我都是报以希望。因为它不是物质的,它还是精神的东西。详细

黄集伟:精神追求需自由土壤 我对《独唱团》抱以希望(独家视频)
2010年07月06日 11:14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我羡慕90后能和世界同步阅读

著名出版人黄集伟,在90年代所著的《孤岛访谈录》等一系列作品中,体现了当时知识分子的精神追求,和社会的独立思考,影响了几代文化人。聚焦当今文坛上出现的一系列标志性事件,黄集伟就感慨,他羡慕现在年轻人拥有的更自由的阅读空间。以下是原文实录:

黄集伟:我个人觉得,今天的阅读比那时候的阅读更自由,更多元,因为那个时候读者能够看到和选择的图书还是比较少的。我觉得今天的,尤其是80后,或者是90后,我觉得他们的资本会比他们的前辈更为好,意思就是说,很多人都甚至不是一门外语,多门外语,然后加上介质的变化和成长,包括Kindle或者是iPod,这种终端阅读器的出现,他们经常是可以和世界真正能同步阅读,找到自己喜欢的内容,所以我觉得我作为一个老年人,我挺羡慕这些年轻人,因为他们无论是从自身的气质、品质,还有能力,还是从他们今天所处的多元相对自由的空间而言,我都觉得他们是生活在一个挺幸运的年代。

精神追求要建立在自由之上

黄集伟认为,现在年轻人很幸运,因为他们拥有更宽的自由度和更多的平台去施展才华,他认为精神上的东西不能建立在封闭的基础上,中国的进步也更需要精神上的东西来推动。以下是原文实录:

黄集伟:自由度宽了,主要是自由度,我觉得精神上的东西,都不是建立在一个封闭的状态下,自由,我的意思就是说,它可以多选,不一定非要怎么样。打个比方说,比如说我现在选择当一个花农,如果我是被动的当一个花农,我是挺悲哀的。如果我能够自由的去,我自愿,我心甘情愿就愿意做这件事,和你被动的完全不是在一个层面上说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说,80后也好,90后也好,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他们自身的能力和才华,包括介质和媒体环境的变化,他们都比他们前代人,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借用,有更多的平台,可以去施展他们的才华。

凤凰网:7月6号的时候,《独唱团》要上线,您此前有没有关注过,为什么一本文艺类的杂志,会在当前产生这么多,可能超出文艺范围的影响?

黄集伟:我没有特别特别关心,我是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所谓好的事情,我也同意您刚才的判断,它其实有点超越一本文艺杂志被关注的超过。可能因为韩寒是一个80后的符号吧,一个很重要的意见领袖,崔老师管他叫什么,我忘了,叫什么什么主义者,反正意思就是说,他个人的魅力和个人影响力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其实就算是没有他的个人影响力,他受到这种关注,或者他能够出版,我也都觉得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理由是,不管它是文艺类的,或者是什么,一定涉及到人的精神层面的追求或者是消费的东西,我一直觉得中国这么多年,要市场经济以来,或者叫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对物质层面的关心,远远的超过对精神层面的关心。所以我认为一个小说也好,一个文艺杂志也好,或者是一本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回忆录也好,它都是跟精神层面相关的,我一直觉得,中国人要想更好的进步,其实不能更关注物质的东西,所以我有朋友告诉我说,中国每天会有1.5本杂志诞生,会有两三本杂志死去,可能一年下来,会有很多新的创刊号出现,但是我还是觉得每一个创刊号都让我觉得它是一个努力,它虽然最后并不成功,我个人对这种新杂志的诞生,我都是抱以希望。其实理由很笼统,就是因为它不是物质的,它还是精神的东西,一个没有宗教,没有信仰,或者没有价值观的民族其实挺可怕的。

一个只会买LV的民族是让人难堪的

“一个只会买LV的民族是挺让人难堪的”,著名出版人黄集伟表示,文化财富的创造需要几代人的积累,接下来在人们的生活中,精神追求应该比物质追求占有更重要的地位。以下是原文实录:

凤凰网:今年,发生了很多标志性的事件,包括一些民生类的事件,这些事件我可能说中国的社会转型,不是一天两天,或者是一年两年发生的,它是一个慢慢的积累,但是今年因为这些事件的发生,反而让它变成了一个转型的标志,而让人印象特别深刻,您认为会不会由这一次,虽然是一本文艺杂志,但是会鼓励更多的,尤其是年轻人,更多有精神上的追求,而不是简单的被物质上的,房子,或者更多物质上的东西束缚,就像温家宝总理提到说,每个人应该要过有尊严的生活,从今年开始,今年是一个标志,精神上的需求,会比单纯经济上的发展占有一个更重要的位置。

黄集伟:你说的特别好,一个个体而言,他可以不去附庸风雅,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比如说我不想读小说,我就想看托福得分指南之类的,这个无可厚非,但是作为文化人或者是一个有使命人,他应该还是对文化建设发挥自己的力量,像韩寒这样的人站出来,他说我要编一本杂志,我觉得这个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我原来说过一句话,一个在全世界的名声,就是只会买LV那个包的民族,其实挺没面子的,你要说我这儿有特别多的小说家,有好多的历史学家,或者有好多对人类的精神财富做出贡献的人,这个民族就挺有面子了,如果我们这儿老是说,我们这儿就到了,一人买十个LV,这个说多了挺难堪的。

黄集伟:是,我觉得精神层面的东西,有一句话附庸风雅三代始成,一代人都不够,好几代人,风雅才附得上,才攀附得上,因为他跟精神层面,或者文化财富的创造,历史的规律都告诉我们,他不是同步的,一个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头积累自己的经济上的财富,但是文化的财富是需要一代又一代,或者三代以后可以会看出一点样子来。一代人基本上像我们这种人,比如说我们是看不见有什么结果的,没有什么令人欣喜的结果,但是可能再过两代人,或者三代人,这个民族看得有,其实我们也曾经有五千年,挺可以炫耀的东西,但是慢慢就腐蚀了,或者没有了。

我觉得个人可以不附庸风雅,但是民族不能不附庸风雅。

凤凰网:我最后一个宏观的问题,就是您觉得其实中国接下来,在文化的复兴上,再走一个向上坡路,它会向一个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现在能看得出来吗?

黄集伟:我觉得看不出来,我没看出来。

凤凰网:但是能看到有很多人在不停的努力?

黄集伟:我一直对年轻一代抱有最大的希望,因为我前面说了好多他们自身的才华和我们环境的变化,因为我看有好多人,像Kindle可以在亚马逊读第一章,我看好多人都在读第一章,我有好多年轻朋友,他经常跟我分享,怎么怎么样,我觉得羡慕的要死。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