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的狂热与社会的期许

还未发售,就已热销

《独唱团》50万册。一位网站人士透露,像《独唱团》这样预售就如此火爆,过去只有《哈利·波特》和《小团圆》。详细

话题连连,争议不断

一家媒体耸动的表示要选韩寒做市长;麦田发文章要“警惕韩寒”;许知远认为他被热捧是“庸众的胜利”……详细

芒克*封新城谈《独唱团》

期待韩寒对年轻人的影响

现在的社会过于围着钱转了,几乎所有人都追求大房子、高档车。韩寒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大,社会还是非常需要文学的。详细

未必就能启蒙一个时代

一本杂志不好说就能起到启蒙作用。事实上,韩寒也好作者也好,他们也并不希望社会和读者对该杂志寄予过多的社会担当。详细

黄集伟:精神追求需自由土壤(独家视频)

每一个创刊号都是一个努力,《独唱团》或许最后并不成功,但我都是报以希望。因为它不是物质的,它还是精神的东西。详细

芒克:从《今天》到《独唱团》 社会在进步(独家)
2010年07月05日 20:34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诗人芒克

1978年12月20日,在北京亮马河畔的一间民房中,北岛、芒克、黄锐等七个年轻人拉上窗帘,围着一台又旧又破的油印机,激励一代人的文学刊物《今天》就这样诞生了,这与韩寒的《独唱团》颇有相似之处。

7月5日下午,当凤凰网拨通芒克家中的电话时,他正在和孩子游玩。电话里传来芒克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当年朦胧诗人般的冲动与锐利,而增加了更多的理性与平和。芒克不无感叹地告诉凤凰网,与过去相比,韩寒的《独唱团》能够得以问世,而且销量还很好,就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凤凰网:韩寒的《独唱团》快上市了,您能介绍一下当年您和北岛共同创办的文学刊物《今天》的情况吗?

芒克:那是1978年12月的事情了,还是改革开放的前夜。当时在北京亮马河畔的一间民房里,也就是好朋友陆焕兴家。北岛、黄锐等七个年轻人拉上窗帘,围着一台又旧又破的油印机,从早到晚连轴转,干了三天两夜,《今天》就这样诞生了。

我们还把《今天》贴到北京当时重要的场所,包括西单、中南海、文化部,还有《诗刊》杂志社、《人民文学》杂志社、社科院、人民文学出版社。

凤凰网:韩寒的《独唱团》销量很好,当年《今天》杂志的销售是不是一出刊也很火爆?

芒克:《今天》没有那么火爆,从1978年底到1980年底,一共出了九期,每一期篇幅从60页到80页不等,内容有诗歌、小说和评论,每一期的印量为1000本左右吧。

凤凰网:就当时的政治气氛而言,出版《今天》杂志很敏感吧?

芒克:那时候,刚经历文革,言论自由、写作自由、出版自由都受到限制,出版这本杂志的风险很大。

《今天》出版后,“地下文学”一下搬到了台面上,十年潜伏期积存的大量诗歌得以出世,北岛、芒克、舒婷、严力、顾城、江河、杨炼这些青年文学人物都在《今天》上发表诗歌,这些压抑已久的声音,一经释放,产生了巨大的能量,感染并激励了无数年轻人。

在过去,各种文学刊物都是挂靠在官方背景的机构上的,韩寒的《独唱团》能够得以问世,而且销量还很好,就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凤凰网:当下文学类刊物的销售一直处于低潮,您觉得这个社会还需要文学吗?

芒克:当然需要。现在的社会过于围着钱转了,几乎所有人都追求大房子、高档车。韩寒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很大,我们的社会还是非常需要文学的。(齐锐)

芒克:诗人原名姜世伟。1950年生于北京,1969年到白洋淀插队,次年开始写诗。1976年返京,两年后与北岛共同创办文学刊物《今天》。1988年与杨炼、唐晓渡创办"幸存者诗歌俱乐部"并民间诗刊《幸存者》,1991年与唐晓渡等创办民间诗刊《现代汉诗》。著有诗集《心事》、《阳光中的向日葵》、《芒克诗选》、《今天是哪一天》;长篇小说《野事》;随笔集《瞧,这些人》等。作品被译成多国文字,并先后应邀赴美、法、意、德、日、荷兰、澳大利亚等国交流访问。现居北京,从事绘画事业。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