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谈《独唱团》时他们谈什么

揭秘《独唱团》

《独唱团》以周云蓬的《绿皮火车》为始,以韩寒的“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为结束,其间收录34位作者的34篇文章……详细

《独唱团》稿费标准

封面原创文章 普通稿件 已发表或摘录的文章
1000字/2000元 1000字/1000元 1000字/500元

强大的作者群

周云蓬 罗永浩 林少华 蔡康永 梁朝辉 欧阳应霁 石康 咪蒙 王子乔 北山 火蜥 负二 老王子 拖把 沈纹 彭浩翔 汤庭 日越 宁舟浩 韩承烨 刘丽杰 凌小童 双麟 擦主席 爻木木 艾未未 张慧俊 严明 村里人 谢鹏

《独唱团》文字抢先看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我缓缓的转过头去,珊珊依高高的然站在原地,伸出手拉着窗帘,最顶上无法严合的那个部分透出最后一丝光芒,正好勾勒了她一个金边。 详细

这个夏天你去不了

原谅我在叙述的一开始就是死亡。它黑色,忧郁,带有凶狠的气质。我无法排除面对它时浑身乏力很虚弱的感受,因我曾经目睹过一场真正的死亡。详细

周云蓬:《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

打个比方来说,《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而且他玩得很high。详细

罗永浩:《独唱团》一波三折在意料之中

《独唱团》一波三折是意料之中的,有点常识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吧。而且,我是韩寒的粉丝。详细

梁朝辉:《独唱团》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

韩寒很用心做的一本杂志,他的社会责任感、个人品牌和个人的逻辑观念,会影响这一代人。详细

林少华:我们都在谋求建设而非颠覆

韩寒有社会担当意识。在这一点上,和我所追求的有不谋而合的部分。所以我想他的杂志应该是这么一种倾向性的东西。 详细

梁朝辉:《独唱团》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独家)
2010年07月05日 21:14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梁朝辉

马龙·白兰度在《飞车党》中,身穿黑色皮夹克、脚蹬长统靴,倚在摩托车上的形象,那是曾经反叛的青春;《罗马假日》中,当格里高利-派克和奥黛丽-赫本骑着那辆摩托车穿过罗巴古老的街道时,那是经典的浪漫……摩托车,一个时代的印记,青春、反叛、浪漫、张狂,都在脚一蹬的那阵风里渐渐远去,如今,当我们怀旧,依然美好而无悔。因为那是最真实的青春。

在即将上市的《独唱团》第一期,有一篇《摩托日记》带我们找回那段青葱岁月,作者是一位70后文艺男青年、现任时尚传媒集团《奥迪》、《丰田》杂志出版人梁朝辉。7月5日下午,凤凰网对话梁朝辉,讲述《摩托日记》与《独唱团》背后故事。

凤凰网:《独唱团》第一期收录了您的一篇文章《摩托日记》,是一篇什么样的文章?

梁朝辉:写了很久了,主要是一些有关摩托车和青春期的故事。摩托车与轻狂年少总有关联,特别是在一些表达叛逆的

电影中常常会有摩托车的影子,蕴含着70后、80后一代人的成长经历和成长记忆。

凤凰网:韩寒怎么跟您约的稿子?

梁朝辉:我们是好朋友。

凤凰网:这个主题是他给您定的,还是您自己想写的?

梁朝辉:因为我们都喜欢摩托车,他认为我写这个比较合适一些。

凤凰网:自己也是有感而发。

梁朝辉:对,他约的稿子,想做关摩托车题材的话题。而我做车的杂志,有这些经验和专业的技术会好一些。

摩托车:一个男孩成长中是不可或缺的道具

凤凰网:刚才您提到这篇文章的主题:青春记忆,年少时的叛逆与轻狂等。这些东西写的是当时的自己,还是其他一代年轻人?

梁朝辉:当然也有自己的一些经历了,而且在那个年代,摩托车在一个男孩子成长过程中是不可或缺的道具。

这个道具从行为逻辑学上来说,是当时的时髦和酷。无论是叛逆的酷,还是那种炫耀,又或者时髦,它是一个成长历程必然要经历的道具。而且有很多摩托车电影,从香港到欧洲,包括《罗马假日》中都有,这些东西都是影响了一些人,我就抓住一些微妙的形态去写了。

曾经的年少轻狂是最真实的状态

凤凰网:你自己其实也有很深的情结,现在看当年的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梁朝辉:我觉得虽然是过去时,但我认为每一个时代当时的那种状态是最真实的,而且不会后悔。即使那种轻狂年少的感觉,也不会觉得自己特蠢,这是那个年代、那个年纪赋予每个人当时的心态,没有必要去后悔,或者觉得当时傻,我觉得很真实。

凤凰网:会怀念吗?

梁朝辉:挺怀念的。

凤凰网:跟现在相比,哪个时候更美好一些?

梁朝辉:我觉得就像再过十年怀念现在一样。

凤凰网:人都有怀旧情结。

梁朝辉:再过十年,可能大家觉得所处的年代再也不像2010年代那么好了;我们现在有可能觉得1990年代挺好的。因为怀旧往往会想到那时候最好的一面,而忽略了最坏的一面。

给杂志写稿是冲着韩寒

凤凰网:你跟韩寒比较熟?

梁朝辉:很熟。

凤凰网:当初给杂志写稿,完全是冲着韩寒的?

梁朝辉:是啊。

凤凰网:他哪一点吸引了你?

梁朝辉:我觉得他做事,作为他很熟悉并且很了解他的朋友,我一定非常支持他,也相信他一定成功。因为他从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棒,从内容到选择,每一个人、每一个作者的要求,我就觉得非常有特点,我当然特别要支持了。

每一个作者都有独立的价值和观点

凤凰网:现在这本书这么畅销,还没有上市已经被大家预定一空?有人认为这背后有读者和网友的期许,怎么看大家对杂志的这种期许?

梁朝辉:一定是。首先是韩寒很用心做的一本杂志,因为他的社会责任感,包括他的个人品牌和个人的逻辑观念,会影响这一代人。无论是对自己的约束也好,还是大家对他的期许也好,这些都是他正义感和责任感的反应。

每个作者、约每一个稿子,整个编辑团队付出了非常大的辛苦,远比那些畅销的商业杂志付出多很多。看似每一个都是文艺腔,其实背后的观点和内容,每一个都是有不同风格,但共同又形成一个总的大的主题。让大家都一起来,但每一个人都有核心独立的价值和观点,一定是非常与众不同的。

凤凰网:韩寒本身也被称为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所以很多人把这本书看作是公民写作,您怎么看?

梁朝辉:我觉得非常可贵的是每一个人的独立观点,和这么多人组成一个独唱团是非常吻合的,看似约了这么多人去写,但是每一个内容背后有很多策划,而不是信手拈来的。

他会根据每一个人的强项或者他的风格去约,约完了把周围价值的认同,各方面努力思考写出来,这个构成了整体的杀伤力。他一定是有很鲜明的观点。这个在杂志圈里非常难能可贵。炒作这个刊怎么样其实是非常边缘化的,别人炒作都是无关紧要的,而大家能看到这么多人有不同的声音在书里面,我觉得这个是难得的,每个人能有独立的声音,合成一个独唱团。

凤凰网:你们作者本身之所以聚集在这个地方,在文章背后其实都有一些自己的追求和对社会的思考在里面。

梁朝辉:每一个人都会有,不会人云亦云的。希望有一个好的开端,第二期、第三期能有更多这种新生力量,我们投石问路。

没必要赋予杂志过多的使命负担

凤凰网:也有一些人对该杂志会有很高的期待,能否像当年民国时期的先锋杂志那样起到启蒙作用?能在多大程度上推动社会进步?

梁朝辉:我觉得没有必要(比较),因为不同的历史有不同的创作,它特别强调独立思考。我觉得没有必要期待怎么样,只要把自己定位的东西、核心价值观传递出去,就OK了。没有什么过多的使命负担、牵绊,这种东西存在是最好的,但没有必要去向谁或者希望怎么样,因为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应运而生的一些事物。

凤凰网:我们也看到韩寒写了一篇导言,“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倒出遗憾;阅读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对于我们,理想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现在这个社会更多的是现实。这个杂志,有没有可能唤起一代人最纯正的理想?

梁朝辉:就像你说的,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特别是很高的点击率,还没销售预定都已经第一名了。读者基数大了,一定会产生很多影响,这是必然的。(晨芳)

梁朝辉:时尚传媒集团品牌杂志出版部出版人兼主编,《车道》杂志、《奥迪》杂志、《丰田》杂志主编。生于1971年,先后毕业于山西大学音乐系作曲专业、新加坡国立大学西方哲学专业,硕士学位。大学期间著有随感集《商》(1993年,北大出版社),长篇小说《盲点》(1994年,台湾尔雅出版公司)。 1995年获全国十佳大学生称号。16届东南亚国际文学节最高奖金狮奖获得者。

理智型超级车迷并爱车如命。1995年在新加坡取得国际汽车运动协会业余C组拉力赛证书,曾自驾车纵穿东南亚热带雨林。2000年初加盟《时尚》担任"车族"栏目编辑记者,曾应邀赴美、德、法等国作专业汽车评测。2001年9月自驾车横穿美国。2003年1-2月赴德国巴伐利亚汽车驾驶学院参加欧洲汽车造车文化专业培训,获得德国专业汽车评测资格认证。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