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谈《独唱团》时他们谈什么

揭秘《独唱团》

《独唱团》以周云蓬的《绿皮火车》为始,以韩寒的“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为结束,其间收录34位作者的34篇文章……详细

《独唱团》稿费标准

封面原创文章 普通稿件 已发表或摘录的文章
1000字/2000元 1000字/1000元 1000字/500元

强大的作者群

周云蓬 罗永浩 林少华 蔡康永 梁朝辉 欧阳应霁 石康 咪蒙 王子乔 北山 火蜥 负二 老王子 拖把 沈纹 彭浩翔 汤庭 日越 宁舟浩 韩承烨 刘丽杰 凌小童 双麟 擦主席 爻木木 艾未未 张慧俊 严明 村里人 谢鹏

《独唱团》文字抢先看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我缓缓的转过头去,珊珊依高高的然站在原地,伸出手拉着窗帘,最顶上无法严合的那个部分透出最后一丝光芒,正好勾勒了她一个金边。 详细

这个夏天你去不了

原谅我在叙述的一开始就是死亡。它黑色,忧郁,带有凶狠的气质。我无法排除面对它时浑身乏力很虚弱的感受,因我曾经目睹过一场真正的死亡。详细

周云蓬:《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

打个比方来说,《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而且他玩得很high。详细

罗永浩:《独唱团》一波三折在意料之中

《独唱团》一波三折是意料之中的,有点常识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吧。而且,我是韩寒的粉丝。详细

梁朝辉:《独唱团》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

韩寒很用心做的一本杂志,他的社会责任感、个人品牌和个人的逻辑观念,会影响这一代人。详细

林少华:我们都在谋求建设而非颠覆

韩寒有社会担当意识。在这一点上,和我所追求的有不谋而合的部分。所以我想他的杂志应该是这么一种倾向性的东西。 详细

揭秘《独唱团》
2010年07月05日 20:50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内容推荐]

韩寒说:“虽然作者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文章,但它终究只是一本文艺读本,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从本质上,他都无法承载很多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善社会的 期望。我们总说,这个社会需要常识,需要启蒙,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十年,该启蒙的人已经被启蒙了,有常识的人一直有常识,大家其实都知道美和丑,好和 恶,只是我们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我们在台面上要扭曲和违背一下自己。要改变靠自己,现在不是旧年代,资讯毕竟对我们开放了七八成,我们也已经了解了这个 世界七八成。而一本文艺读物,除了能提供好的文艺作品以外,能量有限,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

[发行火爆]

韩寒杂志《独唱团》从筹备之初就备受关注,因为种种原因杂志上市日期一拖再拖,其间各项消息也一直密不透风。今天,杂志出版方盛大文学华文天下图书有限公司终于发布了官方消息:7月6日《独唱团》全国统一上市,首印50万册绝不掺假。

预售10小时卓越销售总榜第1位 7月6日全国统一上架

据出版方介绍,卓越昨天已经开始了《独唱团》的预售,预售上线不到10小时,《独唱团》就已经凭借预售量登上了卓越销售总榜的第1位

关于杂志的实际销售,出版方表示,为了内容的保密和保证杂志上市后的销售秩序,《独唱团》的发货采取了两种不同于以往图书发货的方式:

1、指定时间,签约物流公司全国统一配发,直接送货到客户。本次《独唱团》配送,华文天下与物流公司签订了专门的保密协议,所有杂志将于7月5日子夜到达物流公司各地的分公司,由物流公司封存至指定时间,然后统一发货,保证7月6日早上9点准时到达各客户手中。

2、每本杂志黏贴特殊的区域归属码,防止串货。由于杂志首发量大,所以每本杂志上我们会贴上特殊的区域归属码,每个地区的数量是根据经销商订货的数量是一个固定值,所以对于每个地区来说,平装杂志也是限量的。

《独唱团》第一辑首印50万册平装限量版杂志正在制作中

据华文天下官方数据,《独唱团》第一辑首印50万册平装,限量版杂志正在制作之中。至于限量版杂志的印量以及与平装版杂志的区别,发行方表示还不便透露。

[作者介绍]

主编 韩寒:赛车手、作家、青年意见领袖。1998年“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杯中窥人》获一等奖,其文笔老练,语言犀利。2008年12月接受公盟法律中心颁发的“公民责任奖”;2008年12月19日韩寒与孔庆东、黄健翔、金晶等荣获年度十大博客;2009年《南方周末》2009年度人物;2009年12月《新世纪周刊》2009年度人物;2009年《亚洲周刊》2009年度风云人物;2009年中国赛车风云榜年度冠军;2009年时代周报“时代100人—2009推动中国进步100人”; 2010年1月9日,当选为“全国中小学生最喜爱的当代作家”;2010年4月入选《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一百人”排名第二得到近一百万投票;2010年4月28日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正式公布的“中国首届心灵富豪榜”中,与曹德旺、陈光标、王菲、范伟等一同入选“心灵富豪风云榜”十大人物。

[引言]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写作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让作品不像现实那样到处遗憾,阅读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用眼睛摸一摸自己的理想。世界是这样的现实,但我们都拥有处置自己的权利,愿这个东西化为蛀纸的时候,你还能回忆起自己当年冒险的旅程。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