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谈《独唱团》时他们谈什么

揭秘《独唱团》

《独唱团》以周云蓬的《绿皮火车》为始,以韩寒的“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为结束,其间收录34位作者的34篇文章……详细

《独唱团》稿费标准

封面原创文章 普通稿件 已发表或摘录的文章
1000字/2000元 1000字/1000元 1000字/500元

强大的作者群

周云蓬 罗永浩 林少华 蔡康永 梁朝辉 欧阳应霁 石康 咪蒙 王子乔 北山 火蜥 负二 老王子 拖把 沈纹 彭浩翔 汤庭 日越 宁舟浩 韩承烨 刘丽杰 凌小童 双麟 擦主席 爻木木 艾未未 张慧俊 严明 村里人 谢鹏

《独唱团》文字抢先看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我缓缓的转过头去,珊珊依高高的然站在原地,伸出手拉着窗帘,最顶上无法严合的那个部分透出最后一丝光芒,正好勾勒了她一个金边。 详细

这个夏天你去不了

原谅我在叙述的一开始就是死亡。它黑色,忧郁,带有凶狠的气质。我无法排除面对它时浑身乏力很虚弱的感受,因我曾经目睹过一场真正的死亡。详细

周云蓬:《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

打个比方来说,《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而且他玩得很high。详细

罗永浩:《独唱团》一波三折在意料之中

《独唱团》一波三折是意料之中的,有点常识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吧。而且,我是韩寒的粉丝。详细

梁朝辉:《独唱团》最核心的价值是独立思考

韩寒很用心做的一本杂志,他的社会责任感、个人品牌和个人的逻辑观念,会影响这一代人。详细

林少华:我们都在谋求建设而非颠覆

韩寒有社会担当意识。在这一点上,和我所追求的有不谋而合的部分。所以我想他的杂志应该是这么一种倾向性的东西。 详细

周云蓬谈《独创团》:围剿的,赞美的,都走到了一起(独家)
2010年07月05日 20:30 凤凰网评论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周云蓬

周云蓬,1970年生于辽宁,曾被评为"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9岁时不幸失明,24岁开始随处漂泊,与绿皮火车有着不解之缘,他的《绿皮火车》即为《独唱团》杂志的开篇作品。当7月4日下午凤凰网连线周云蓬时,他正在鲁迅的故乡浙江绍兴演出。周云蓬对好友韩寒的《独唱团》得以问世感到由衷的高兴。他说,一本体制外的文学杂志,能引起如此大的轰动,一定会让那些作协的鞋带儿鞋垫们不高兴。

《绿皮火车》拉近的是社会距离

凤凰网:韩寒的杂志《独唱团》第一篇文章就是你的《绿皮火车》吧,这是韩寒主动邀请你写的吗?

周云蓬:是的,是在去年,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了,当时韩寒说就要一篇稿子,没有具体说什么内容,说随便拿一篇就可以,《绿皮火车》正好写完没有发表,就给韩寒了。

凤凰网:很多网友猜测《绿皮火车》是跟你的童年经历有关吧?

周云蓬:是的。我小时候到处求医看病,包括后来90年代到处旅行,那时候都是坐比较便宜的火车,就是那种绿色车厢的火车。在绿皮火车上,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这里面会有很多故事,后来就想写一篇关于火车的文章,半纪实半回忆的那种文章。

以前,我乘绿皮火车很多地方。有一次,我是从北京去银川,或者是坐那种很便宜的火车去兰州,这种火车都是到一些偏远地区,不太豪华,票价比较低廉的那种火车。

凤凰网:韩寒把《绿皮火车》放在开篇,这篇文章的内容一定很精彩吧?

周云蓬:我把一些很有趣的故事串联起来,这里还有一些关于火车的故事,还有后来的一些铁路、火车,小孩对于这些都是很有想像力的,包括在铁路上用钉子来压一把小刀之类的故事。

韩寒有一次给我打电话说,他主办的杂志,选了一篇我的稿子。后来,还做了一次访谈,他(韩寒)说,很喜欢小河版的《不会说话的爱情》。再后来,杂志闹了些绯闻,什么手枪呀,不穿衣服之类的,很是纠葛。

《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

凤凰网:韩寒的《独唱团》遭遇了很多挫折,你怎么看好友的这些经历?

周云蓬:现在,独唱团终于出炉了,实属不易,可喜可贺。独唱团,可以说是韩寒一个人的独唱。我前不久还买了一个强大的"人声效果器",可以把一个人的声音转变为二重唱,四重唱,唱诗班…….甚至是欢乐颂。打个比方来说,《独唱团》就是韩寒的效果器,而且他玩得很high。

当然,一本体制外的文学杂志,能引起如此大的轰动,一定会让那些作协的鞋带儿、鞋垫们不高兴的。可是无论是不高兴的,围剿的,欢呼的,赞美的,到今天,终于走到了一起,一起成全了这本书更加轰动的命运。

凤凰网:很喜欢听你的歌。你觉得唱歌和写文章,哪一个能更好地表达你的感情和观点?

周云蓬:我还真没有怎么比较过。我觉得唱歌是一种抒情性更多的东西,而文字是另一种东西,它更有逻辑性或者说更理性一些。其实,唱歌就像喝完酒"撒酒疯",不是很理性,它更多是直觉上的东西。

凤凰网:您今后还打算为韩寒的杂志写《绿皮火车》之类的文章吗?

周云蓬:是的,我一直在写,写博客也好,也有一些别的什么约稿之类的。(齐锐)

周云蓬:1970年出生于辽宁,被誉为最具人文的中国民谣音乐代表。幼年时的周云蓬因患眼病随母亲四处求医。9岁时失明,整个童年充满了火车、医院、手术室和酒精棉的味道。24岁时开始随处漂泊,2003年签约于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同时录制首张专辑《沉默如谜的呼吸》。在社会最底层漂泊多年的周云蓬的歌曲歌唱的正是身边的这些故事,无论是诗韵性格的《空水杯》、《山鬼》、《幻觉支撑我们活下去》,还是反映了现实窘境的《我听到某人在唱一首忧伤的歌》和《失业者》,都极具内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