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入土难安 北伐名将叶琪的身后故事

2012年05月27日 07:24
来源:南方周末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朱晓佳 实习生 王磊发自:梧州、广州最后更新:2012-05-26 09:12:58

1928年,叶琪(右一)、李宗仁(右二)、白崇禧(右四)与法、日军官合影。叶琪墓的“拆”与“不拆”,使这位北伐时最早攻入北京城,却因早逝而被人遗忘的将军,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受访者提供/图)

1928年,叶琪(右一)、李宗仁(右二)、白崇禧(右四)与法、日军官合影。叶琪墓的“拆”与“不拆”,使这位北伐时最早攻入北京城,却因早逝而被人遗忘的将军,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受访者提供/图)

北伐名将叶琪在梧州白云山入土近八十年了,尘世的喧嚣却从没放过他。墓园几经损毁和修复,他和活着的人一起浮沉。

被列为梧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的叶琪墓最近一次被“折腾”从2011年开始。因为“整治三冲工程”(当地政治山体自然灾害的工程),墓园周围的民居和梧州卫生学校被统统拆除,白云山到处成了建筑工地,剩下叶琪墓园势如危卵。4月,山脚墓道大门牌坊上蒋中正题字的“儒将风猷”坊额牌匾莫名消失,仅存几块灰雕散落在地。热心网友为此奔走呼号,叶琪之女、曾做过中共梧州市委副书记的退休干部叶肇盅和她的亲友也开始担心:墓园要是被迁了,怎么办?

2011年9月,当地媒体报道:“有关部门明确表示,叶琪墓不会拆迁”。叶氏一家悬着的心刚刚放下,园内黄旭初(1931-1950年任广西省主席)题字的“忆翠亭”(叶琪字翠微)牌匾,又悄然失踪。园中的石凳也被破坏。

2012年3月,负责拆迁的部门还是找上了叶肇盅家,劝她同意叶琪墓迁址,理由之一是:“反正现在周围的房子都被拆了,风水也已经被破坏了。不如搬到我们找的一个风水好的地方。”

此后,关于叶琪墓的问题,一直在“拆,还是不拆”中博弈,直到2012年5月,叶琪家人收到的最新回函是:“请统一意见”。事实上,叶家的意见一直非常统一:不搬不拆。

“文物不能炸”

叶琪是新桂系早期的“四巨头”之一,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总参谋长,叶琪去世的时候,大女儿叶肇盔11岁,二女叶肇盈才两岁多,小女叶肇盅还怀在母亲腹中。她们对父亲的印象,大多来自母亲的只言片语。

母亲说:“你父亲小时候很用功读书,能把《孙子兵法》从头背到尾,然后再倒过来背。”母亲说的另外一句是,“你父亲对人很好,宁愿人负我,不能我负人。”

第三句就是父亲是怎么死的:

1935年7月8日早6点,叶琪骑着李宗仁的大黄马赶往第四集团军总部。半道上黄马受惊,一个腾跃把叶琪甩出去好几米远,叶琪正面坠地,顷刻血流如注,随后在医院咽气。

实际统领广西的二把手白崇禧听到消息失声痛哭,“如失右臂”;一把手李宗仁匆忙从广州赶回南宁,通告全省停止娱乐、宴会,下半旗志哀一天;《南宁民国日报》接连一个多月用大半个版刊登“叶公翠微”的丧讯、挽联。

叶琪遗体顺水路从南宁运到梧州北山下葬,“沿江都有人拜祭,到梧州更是全城轰动”。

蒋介石派晏道刚(时任委员长侍从室主任)送来题字“儒将风猷”和一副挽联:“北定中原,忆当年智勇兼雄,屡以神奇成伟绩;西临蜀会,冀此日艰危共济,那堪驰骤失元良”,后来被国民政府治丧委员会分别镶在了山脚的牌坊和墓后的石碑上。

吊诡的是,叶琪多年反蒋,直到死前一个月,还曾受白崇禧之命,前往广州、长沙、武汉、重庆、成都等地游说,希望各地“以地方均权来反对蒋介石中央集权”。谁想死后的功名柱上,却不得不刻上蒋氏的题词。

那次游说,大胆的叶琪本想通过晏道刚见蒋介石一面,面谏蒋介石。谁想对方非但不见,还让晏道刚把叶琪“扣起来”。原因是“据香港线报,叶琪是来用缓兵之计的,将煽惑四川将领”。考虑到叶琪在桂系的地位,晏道刚最终没有扣人,转而劝告蒋介石别和桂军对峙。叶琪终于平安回到南宁,却难逃厄运。(晏道刚《蒋介石追堵红军的部署和失败》)

叶琪死后,国民政府从优抚恤家属,给了叶家一笔抚恤金,并在梧州为他们建了座三层白色小洋楼“翠庐”。叶氏姐妹小时候就住在这里。

近代史上,国民党将领的家族中,有不少人投入了共产党一方。叶琪后人也不例外。

叶琪的大女儿叶肇盔(后改名叶新),在父亲死后到处求学,颠沛流离中加入了共产党,在南京读书时,成为中共南京市委情报部的成员。此时,她住在“世伯”国民党国防部长、总参谋长白崇禧家中,假“男友”是她的上线,经常双双出入白家,后来,连地下情报部的会议也公然在白公馆召开了,她的假男友也成了真丈夫。这些秘密,白崇禧至死不知。

二女儿叶肇盈194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年后,妹妹叶肇盅成了梧州市第一批少先队员。“土改”开始,她急着“改造世界观”,坚决要求下乡。16岁的小女孩肩膀没吃过重,只好每天早早起来半桶半桶地担水。“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1954年,叶肇盅申请入党。接着是日复一日的审查、交代、表决心。组织上让她揭发“大官僚”父亲的“罪恶”,从没见过父亲的叶肇盅无言以对,只好跑上北山抄碑文。

对这位反共的“北伐名将”的墓园,新中国成立后,一直没有遭到破坏,直到1966年6月。叶琪的花岗岩圆穹墓顶在“文革”中被砸,墓后石碑上蒋中正题词,也被胡乱凿掉。

破了穹顶的叶琪墓里是一个大铁窟,棺材在铁窟深处。普通工具砸不开,红卫兵们找到当时的市委副书记还寄萍,要求用炸药。还寄萍没同意,“文物不能炸”。后来,因为被指为“叛徒”,还寄萍经历了各种猛烈批判,最终他把自己吊死在一棵很老的木瓜树上。

红卫兵最终没来得及炸墓,就匆匆冲向社会去武斗了。墓顶的窟窿就一直那么敞着。

之后十几年,叶肇盅再没敢到墓上去。

叶琪墓在“文革”时被掀去墓顶,直到1985年才得到修缮。  (南方周末记者 朱晓佳/图)

叶琪墓在“文革”时被掀去墓顶,直到1985年才得到修缮。 (南方周末记者 朱晓佳/图)

“政府修墓,我才知道父亲也做过好事”

1985年,梧州市政府主持修缮了叶琪墓。事别二十年后,叶肇盅终于又能站在父亲墓前,扫墓,上香,看人修补碑文。

那一次,碑文修补完毕,“蒋中正”三个字却没有恢复。叶肇盅当时并不在意,几年前,她们几姐妹凑钱重新整修墓园,才把“蒋中正”三个字补上。

1992年,叶琪墓园被列为梧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市政府为其立了保护牌匾,叶琪墓成为梧州市一个重要的人文景观。

“政府修墓,我才知道父亲也做过好事。”叶肇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85年之前我都只知道他是大官僚。”

叶肇盅开始“寻找”父亲。桂系中将冯璜的《叶琪传略》是她最早看到的史料,之后是《李宗仁回忆录》。

2008年,两位梧州当地作者合著的传记文学《北伐名将叶琪》出版。虽然虚构了许多细节,但叶琪的一生,终于第一次被完整地摊开在后人面前。“北伐名将”也自此成为叶琪最重要的身份。

作家白先勇曾经不无自豪地写道,父亲白崇禧从广州一路打到北京、山海关,是北伐先锋。实际上,首位率军进入北京城的北伐将领,是白崇禧麾下的叶琪。而在北伐之初,湖南军阀唐生智之所以能够加入革命军,后来攻克武昌城,也和叶琪不无关系。

关于叶琪的功绩,南方周末记者结合《北伐名将叶琪》一书,同时翻检了包括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民国史》、中国文史出版社的《中华民国大事记》等书籍,梳理出了大致的脉络:

1925年冬,叶琪在湘军第二师中任旅长,时任湖南省长赵恒惕看他是广西人,又和桂系高级将领白崇禧、黄绍竑是保定军校老同学,就派他到广西来游说“联省自治”——劝广西保持独立,不要和广州国民政府合作,至少湘粤开战的时候,桂军别动手。

叶琪在湖南听说广州“国共合作,共产公妻”,便对李、白的“亲粤”很不屑。到南宁一看,各种农民协会、工会、学生会,排山倒海。李宗仁请叶琪讲话,话音刚落,欢呼声、掌声雷动。这些仿效苏联的广场造势,使叶琪一时颇受感动,对此种“革命”不再拒绝。

李宗仁看准这点,进一步试探:“你看赵炎午(赵恒惕)会不会加入革命?”叶琪摇头。“唐孟潇(唐生智)呢?”“唐胡子倒很有野心!”叶琪答道。唐生智当时是湘军第四师师长,除赵恒惕外湖南最大的实力派。

1926年1月26日,广州政府汪精卫、谭延闿约桂系诸将在梧州一晤,叶琪被李宗仁劝服同行。谭延闿曾是叶琪手下败将,叶琪颇瞧不起他。不料欢迎晚宴上,汪、谭却对叶琪吹捧有加,叶琪也只好投桃报李,双方相谈融洽,“奠定了唐生智等日后加入革命的契机”。

在多数历史资料的记载里,这次会议最终确定了两广统一,并准备北伐。但按照李宗仁的说法,这次会晤只是汪、谭前来看看广西方面统一的诚意,“也可能因为叶琪到桂,不无疑虑有此一行”、“其实并未举行任何会议”,更无所谓“决定北伐”。

梧州会晤后,李宗仁劝叶琪到广州看看:“纵使广东真搞共产共妻,你去看看无妨。”叶琪到广州,参观了黄埔军校,拜会了蒋介石,回到湖南。此间,国民政府派白崇禧到湖南劝说唐生智革命。6月,唐生智正式接受广州国民政府改编,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叶琪为第五师师长,参与北伐。

1927年宁汉分裂后,唐生智“讨蒋”兵败,叶琪部被李宗仁收编。李宗仁改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叶琪任十二军军长。

1928年8月,叶琪率十二军连克唐山,进逼山海关。此时张学良因为担心日军趁机进攻东北,又担心蒋介石仍有蚕食东北野心,屡次推延“易帜”时间。10月下旬,白崇禧派代表叶琪出关交涉。

叶琪孤身一人来到沈阳,和张学良、蒋介石代表一连开了数十天的会,恢复交通、关内撤防等问题都很快谈拢,唯独“易帜”时间和东北几省省政府人选的任命,张学良始终不让步——很明显,省政府是谁的人,地盘就是谁的。

10月29日叶琪回到北京,向白崇禧汇报的时候一针见血:“张学良因为有杀父之仇,故立志服从国民政府,对关内野心确已放弃,惟对东三省及热河地盘仍图掌握。”两个月后,张学良易帜,国民政府任命的东北三省和热河省长,都还是张学良的人。

1929年,蒋桂战争爆发,桂系兵败,蒋介石通电全国,对叶琪、夏威撤职查办。叶琪随后南下香港,并于1930年重返南宁,任第四集团军总参谋长。

历史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拆迁部门的人找叶肇盅谈过“风水”以后,叶肇盅打算写封信,请一个“用计算机才算得清楚”关系的亲戚转交自治区主席马飚。

提起笔来,她不放心,打电话给《北伐名将叶琪》的作者杨彦:“你这书史料怎么样?”她担心的是,“叶琪是不是有这么好的身份”。

“这么好的身份”,最重要的一点是,叶琪对共产党怎么样?

在《北伐名将叶琪》一书的叙述中,北伐军汀泗桥、贺胜桥血战,全歼吴佩孚主力,“大批共产党员敢于牺牲的精神起了决定性作用”。叶琪清理战场,“被共产党员这种敢于牺牲的精神深深地打动”,感慨地说:“要是我们部队连营骨干有这种精神,就是一支打不烂的队伍!”

在另一段叙述中,唐生智部下叶琪,曾在“四·一二”政变的时候去电白崇禧:“为什么北伐尚未成功,北伐军就要自相残杀?”白崇禧复电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你不懂政治!”

杨彦承认,作为“记叙文学”,自己的作品中有一些“文学想象”,但“主要事实还是清楚的”:“我查整个事变,叶琪确实给白崇禧挂过电话。他这个人对政治不是很注意。”杨彦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事实上,从北伐前对广州政府“共产公妻”的偏见开始,叶琪对共产党就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就在“四·一二”政变后不久,第三十五军副军长叶琪参与了军长何键主导的一系列反共军事政变部署,之后,他随唐生智赴河南进行“第二期北伐”。

1927年5月21日,正当何键、叶琪在河南与奉军酣战的时候,第三十五军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湖南发动“马日事变”(因当天电报代日韵目为“马”而得名),大举逮捕、杀害共产党员。

据事件亲历者魏镇回忆,事后叶琪赴长沙善后时,曾私下对许克祥“大加赞扬”,说他“有胆有识”。魏镇在叶琪手下做事多年,后来还被叶琪推荐进入桂系服务。(魏镇《“马日事变”亲历记》)

另据曾在“马日事变”前担任叶琪师政治部主任的共产党员胡允恭回忆,叶琪对共产党和农民运动都极为仇视,因为政见不合,他每次与叶琪相见都“横眉怒目”,气氛十分紧张。(钱丹、王磊《王基永失踪之谜》)

1930年后,叶琪在南宁主持军务。此时桂系的报纸上正连篇累牍宣传倒蒋。叶琪对士兵们训话,说:“蒋在江西‘剿共’,经已失败……我们并不希望蒋给‘共匪’打败,但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就要增加勇气来讨蒋,以便完成‘剿共’责任。”——“反蒋”固然重要,“剿共”仍是第一位的,当时的桂系,都是这个想法。(1932年《南宁民国日报》)

叶肇盅现在做好了接受父亲“反共”的思想准备:“历史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对他的评价,也应该和李宗仁、白崇禧这些人放在一起考虑吧。”

她写给马飚的那封信,后来有了回应。2012年4月底,他们收到自治区统战部的回函。回函中说,“儒将风猷”消失,是“年久失修,自然风化脱落所致”;又说,因为叶家人对迁还是不迁,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所以梧州市方面还会继续与叶家协商。

叶肇盅很生气。当即给梧州市统战部长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我们意见是统一的,就是不迁。”

“黄花岗周边的许多座民国名人墓园,不也是多年来保护有加,与周边民居相安无事,甚至成为难得的人文景观吗?为什么梧州仅有的一座有蒋中正题字的叶琪墓园,就如此大费周章呢?面对一个文物保护单位,一个有法律保障的历史陈迹,大拆迁的挖掘机,难道真比‘文革’红卫兵的炸药还有威力?”面对叶琪墓的拆与不拆,叶氏家族惶恐不安,叶琪的后人、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吕雷说。

网络编辑:方亚责任编辑:袁蕾 实习生 周鑫 何歆

“为什么我家的财产我不能知道”

2012年4月6日,民国教育总长傅增湘之孙傅延年等人状告北京市文物局信息不公开行政不作为一案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开庭。意外的是,官方的代理人承认“东西就在我们这里”,但仍拒绝公开。

北京暂不拆鲁迅旧居

即将被拆的鲁迅旧居有望得到保留。北京市西城区政府近日已决定暂不拆除鲁迅旧居,并考虑依据历史照片进行原貌修复,其所在的砖塔胡同也将同时得到完整保护。

千年城墙的一波三折

沉睡千年的古城墙昭然醒来,迎接它的是“中国顶级豪宅”建筑项目和湘江防汛风险的双重压力。古人的遗产,成为现代城市的难题。

 
标签:琪墓 梧州 肇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